【曹郭AU】山鬼 (一发完)

* 背景应该是清朝中末期,曹郭+双荀

* 可能有微恐怖因素,速成向,可能有BUG

(一)

    曹操敲荀彧家铁门的时候,便嗅到了淡淡的茉莉花香。

  “文若,文若啊!” 还没看到人,曹操便先叫出了声,他天还没亮就赶了过来,被朝露沾湿的衣服黏在身上,显得有些狼狈。

  “来了。” 荀彧从不慌不忙地从内宅走了出来,穿戴整齐地将曹操迎了进屋。

    曹操看见那半开摊在荀彧伏案上的画卷,知道自己是打扰到他了,便杵在那儿尴尬地甩了甩袖子。

   荀彧吩咐了管家去倒茶水后,才关上门,领曹操入座。

  “怎么了?这么急来找我?” 可能是发现了曹操头发上也湿漉漉的,荀彧递给了曹操一条帕子。

  “唉,不瞒你说,我其实是来找你和公达帮忙的,可是公达又没个固定去处,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先到你这了。”

  “公达……” 荀彧伸手摸了下身边的画卷,“这几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大当家有事不妨先和我说说。”

  “也好。”

   曹操点了点头,眯起眼睛,缓缓开口道:“我觉得,我可能撞鬼了,恐怕还是个山鬼。”

  “你一向不信这些鬼神之说。”

  “起初确实是不信的,” 曹操的眼睛盯着荀彧手上的佛珠手链,叹了口气问:“难道是和你还有公达待了久后,我的天眼也开启了?”

  “开天眼倒是没这个缘分了,沾染点晦气还是有可能的。” 

   荀彧见曹操拉下了脸,就催他继续说下去。

  “前几日我要压一批货,正好要路过那灵山,因为这货挺重要,我就亲自跟着了。你猜怎么着,我们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时间都没出去,最后我让大部队先休息,我一个人去探路。”

    曹操喝了口茶,轻轻喉咙,神神叨叨地接着说:“我沿路做着记号,就怕自己把自己绕晕了,可是你知道吗?我半路中走了一条死路,然后便打算原路折回,回来的时候我搁在石头上的丝带不见了,不,应该说我一路挂的丝条都没有了。”

  “你确定你绑紧了?没有风?” 

  “当然,当日并未刮风,你听我接着说。因为没有找不到我做的标记,所以我很快就迷路了。最诡异地方的来了,我发现回来路上的风景和我来时的不一样,虽然只是些小细节,但是我很清楚,不是我来时的那条路。我当时就慌了,刚一调头,周围突然一片船火连天,我就站在江边,本应该感到恐惧的我那时心中却只有悲愤,无奈。”

   荀彧皱眉,指间点着下巴思考,“可你说了这么多,和山鬼有什么关系?”


(二)

   “因为有人在和我说话。” 曹操心有余悸地回忆道:“就在我感到悲叹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我旁边,不知道什么样子,只能隐约看到绿色的衣角。我听到他喊我明公,吾主,孟德,声音一阵阵的,很轻柔的男声,然后我一下子就平静了。等我再睁开眼,我就回到原来的地方了,最后仅用了之前一半不到的时辰就出去了。”

   “你命倒是够硬,要是真遇上什么恶鬼,现在坐我对面的也不知是人是鬼。” 荀彧冷静地分析道,“大当家,听我一句,你就当此事是南柯一梦,不要再去多想。”

   “你以为我不愿这样?我曹孟德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意这种事,只是……” 曹操咬了口手边盘中的芙蓉糕,含糊地说:“只是,我觉得那山鬼可能跟着我了,我的意思是,他现在怕不是在我府上呢。”

  “噗,你怎么不说他现在就在你身后呢?”

    曹操愣了一下,沉吟着回过头,身后空空如也,只有荀彧点着的熏香,飘在空气中,散不开。

  “说不定真的在呢……” 曹操低声回应了句。

   窗户突然“砰”地一声被吹开了,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外头却并不见大风。

    曹操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咒骂了一句,倒是荀彧却依旧淡定,起身去关了窗子。

  “大当家,别慌,一般的鬼神进不了我的屋。” 他栓紧了窗户,又回到了曹操的对面,为曹操添了些茶水。“你告诉我,你为何会觉得有东西跟着你。”

    曹操大方地一口气将茶水饮尽,啧着舌道:“这个,也就是我的感觉吧。比如我那囤了好几年的酒忽然没了。”

  “……你别是招惹了个酒鬼。”

    曹操自己比谁都清楚,他的身边一定是多了什么东西。他有头痛的老毛病,有时候忙起生意来别说熬药了,就是连饭都顾不上的,但是自从上次灵山回来后,他的药和爱吃的饭菜总能及时地出现在他的房内。

   还有和他一直不对盘的袁绍,来他府上话不投机地吵了几句后,一出门便摔断了腿。

   以及那子承父业,意气风发的孙策......

   他将这些告诉了荀彧后,自己便陷入了沉思。

  “………”

    荀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曹操其实是来他这边夸耀的。

  “所以你想让我们,嗯,帮你除掉这位…….” 荀彧斟酌了一下措辞,“田螺少年?”

  “不是的,谁让你们动手了,” 曹操一拍桌子,震得茶具都放出了声响,“我只是,想看看那个小鬼。就觉得,我应该看看他。”

   荀彧很认真地看着曹操,最后还是放弃了,他一向不擅长拒绝人。

   他来到身后的橱柜里,拿出了一包蓝色的小瓶子,交给了曹操。

   “大当家,在傍晚的时候喝下这瓶水,效果只有一个时辰,运气好的话就能看到他了。”

    “运气不好呢?”

    “那你就会发现你家里到处都是东西。”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靠谱呢......”

     荀彧耸耸肩,安慰着说:“没办法,这是你自己选的。不过幸好你八字够硬,死不了。”


(三)     

     曹操从荀彧家回来,一回到他的别墅里,就有些做了亏心事后的惴惴不安。

    况且,他在明敌在暗,万一被那东西发现了,提前下手干掉他,曹操可能都不会察觉。

    不过他是个很实在的人,这几日又因为和袁绍抢单子的事让他烦恼不已,所以他立马就转身投入到了生意中。

    再次回到家中,时辰已经不早了,喝了点酒的曹操脱下衣服交给管家陈群就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他本来就是个睡不深的人,脑子昏昏沉沉的时候,就听见耳边窸窸窣窣的声音。

    曹操突然想起,这几天陈群生病早回去休息了。那,那个接下他衣服的是谁?除了管家外,其余的下人并不住这。

    曹操一下子就酒醒了,一股子寒气从头上蔓延到脚心,激得他一下子坐了起来。

    灯关了,也许是跳闸了。

   曹操是不信邪的人,他从兜里拿出荀彧给的小瓶子,摸着黑喝了下去。不就是个小鬼嘛,今天就得逮着你,曹操这么想着,就关掉了所有的照明,在他自个儿的别墅里乱晃。

    那家伙爱喝酒,说不定还在酒窖呢。曹操跑去张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他有些失望地离开了,忽略了脚边被打开的酒瓶。

    曹操今日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除了自个儿房间,其余的地方他都找了个遍,却仍一无所获。

  “也许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呢?”曹操问着自己,可他又觉得不对,那个山鬼绝对是跟着回来了,他有感觉。

   他猛地回头,漆黑的走廊空无一物,曹操叹了口气,进了自己的房间。

  “明公,你是在找我吗?” 

   声音是从曹操旁边传来的,毫无征兆的就在房间里响起。

   曹操僵硬地转头。

   嗯,青绿色衣裳,看样子不是这个年代的。披散的黑发,衬着那惨白的脸更加没有生气,也对,本来就不是活的。清秀的五官,挺有灵气的,如果嘴唇不是青紫色的那就更好了。

  “文若!!!!!!!” 曹操拉开大门,大叫着跑了出去。

    

  “大当家,捉鬼我不擅长,” 荀彧跟在曹操身后,手搭在腰间的画卷上,“我最多帮你判断他是不是会加害你,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去送他转世比较好。”

  “要是真有什么,” 荀彧停顿了一会儿,想了想,便继续和曹操说:“我会立马让公达来收了他。”

  “哎呀,你可千万别伤害他。你想,要是他真想害我,我现在还能跑出来见你吗?早就成个冤魂了。”

  “.......那你半夜别来扰我清梦。” 

    荀彧侧头打量着曹操,他觉得要说曹操现在是鬼迷心窍了也没什么不可以,可是他的气色却没有受到迫害,反而脸上比以往都有精神。

    如果不是要人命,那便是有求于人了。荀彧不信什么无求无欲地陪伴,能找上个活人,多少都是有理由的。

   

 (四)

  “文若,怎么样?”

    荀彧一进曹操的别墅,就皱起了眉毛,他没有搭理曹操,径直沿着楼梯一路跑进曹操的房间。

     曹操跟在后头,没有药水的他是看不见的,所以就算他跟着荀彧到了自己的房内,他还是干瞪着眼睛,不知所措。

  “大当家的,” 荀彧在和曹操说话,但是他却直直地看着曹操的床榻,“你能先在外头等着吗?我有些话可能要单独和你的田螺少年说。”

  “哦,哦好,那自然。反正我在这也添乱。”

  “对了,他让我提醒你别忘了吃饭。”

    曹操尴尬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含糊地答应了几声,就出去了。


   “好了,他不在了,你出来吧。”

    荀彧话音刚落,曹操先前看到的青年便赤着脚立在曹操的床上,手里拿着折扇,朝他眨眨眼,叫到:“文若~ 你来啦!”

    荀彧面不改色地问:“你谁?你认识我?可我却是不认识你的。”

  “唉,真是让人伤心啊,你们一个个都忘了嘉,可嘉仍记得一千多年前的事情。”

   青年从床上下来,缩在角落处。  

  “既然认识我,就过来说话吧。”

   青年笑了出来,抬起手用折扇指指荀彧手腕的方向,“你那佛链子太厉害,我不敢靠近。”

   荀彧了然地“嗯”着,便将佛珠给取了下来。

  “哦?你就这么信任嘉?不怕你一取下我就要你命?”

   他轻笑着说完,立即散开了影,随即就出现荀彧跟前,惨白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嘴角还有血迹。

   荀彧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你觉得你打的过我?”

  “没趣,前世的你可不见有这些个武力。” 青年像是想到了什么,低着头,黑发垂了下来,“主公也是老样子,没有嘉在就不行了。”

  “你叫什么?为什么缠上大当家?既然你没恶意,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讲。”

   青年一下子又倒回在檀木凳子上,撑着脑袋,“我叫郭嘉,你也可以唤我奉孝,至于找上主.....哦你们大当家,这是嘉该做的。”

  “你不过是个孤魂野鬼,连修为都没有,你找到大当家,然后呢?日日夜夜跟着他?”

  “嗯……” 郭嘉用折扇轻点着下巴,眼里亮晶晶的,“有何不可?又不打扰他,看着都不行?”

  “乱来也要有个度吧……..” 荀彧也不明白自己在气什么,可能和曹操有关,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刚认识的郭嘉,一个鬼。

  “其实我可以帮你投胎,如果你需要的话。”

   郭嘉立马跳了起来,连摆手,“不不不,我都熬了一千多年了,要转世早就去了,还用得着文若亲手送我上路吗?”

  “既不想转世,又这样飘来荡去的,不清楚你的目的的话,恕我实在不能把你留下。”

  “文若真是的,还是这样不懂变通……”  郭嘉嘟着嘴,不满地嚷嚷:“好啦,你就当我对你家大当家执念太深行了吧?反正我不会伤他的,他这人,没有我在,我不放心。”

    到底是谁没有谁不行啊……

    荀彧叹了口气,似乎确实觉得郭嘉没有说谎,也就不再追问他了,而是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一个香包。

  “把这个戴上,它能让你拥有被普通人看见的实体,我去叫大当家,再不放他进来,怕是要等坏了。”

    郭嘉接过那小巧精致的东西,笑着点点头。

(五)

    曹操进门的时候,和他擦肩而过的荀彧压低声说了句他在门外候着后,便出去了。

  “主公……你怕我?” 郭嘉还是一张笑脸,然而声音却颤抖着,哽咽了半天就说不下去了。

  “……没有的事,我前面只是被吓着了。是了,我叫曹操,曹孟德,你呢?你就是那个从山里跟着我的?”

  “主公的名字,一直都刻在嘉的心上,一千多年过去了都不曾有一刻忘记过。” 郭嘉喃喃自语着,又走近了些,“我叫郭嘉,字奉孝,大当家喊我奉孝便是。”

    郭嘉身上发出的寒气让曹操心慌,他下意识就褪下自己的外衣,给郭嘉搭上了,做完这些动作他才想起对方是鬼,根本不会感受到世间的冷暖。

   曹操的胸口闷闷的,很不是滋味。

  “嘿嘿,大当家,嘉是鬼,早就不怕冷了,自然也不会再生病了。” 郭嘉红了眼眶,吸了吸鼻子。 

  “嗯,对,瞧我这记性。” 曹操拍拍郭嘉的肩,却并没有取下外衣。“那奉孝又为何会跟着我回来?”

  “这个嘛……” 郭嘉有些调皮地拿扇子遮住了脸,“太无聊了,很久没见着人了,正好你歪打正着闯了进来咯。”

  “………”


    自此,郭奉孝便留在了曹操身边,有了荀彧的香包,郭嘉终于可以和曹操形影不离,到哪儿都跟着。

    那日荀彧离开后并没多说什么,可他怎么想都还是不妥,于是便叫了荀攸回来,顺便去拜访了下程昱。

    荀攸找到荀彧的时候,那人好看的脸上满是疲惫,见到了他,也是匆忙把他拉进了屋。

   “小叔,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急?”

   荀彧把郭嘉的事情和荀攸叙述了一遍。

  “还有这样奇怪的事?”

   荀彧瞧着荀攸乱糟糟的头发,知道这人是累了,就坐近了些,替他捏着胳膊。

   荀攸顿时红了脸,断断续续地说:“小,小叔,别,别乱碰。”

  “慌什么,更深入的事不是都做过了吗?” 荀彧一脸淡定地将荀攸按住,随后严肃地道:“我去见了仲德,让他算了一卦,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这几日务必小心看着大当家。”

    “最近.....大当家不是要去趟十里洋场送货吗?”

   荀彧点头,手又移到了荀攸腰间处,“你后天就随我去大当家那儿,那郭奉孝无论怎么样终究是鬼,人鬼殊途,他这样在大当家身旁不是长久之计……”

  “我知道了。” 荀攸握上荀彧的手,又忽然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问荀彧:“小叔,你说那个郭奉孝不肯转世是因为对大当家有执念?并且还认识你?”

  “是。”

  “那,他一定一直保存死前的记忆,而且他认识你的前世,认识大当家,说不定也认识我。他没有转世,可能是压根无法进入轮回圈。”

  “毕竟是个千年老鬼,挨不进名额也很正常。”

   靠在曹操怀里对账的郭嘉打了个喷嚏。


(六)

    而在荀彧忙着做这些事的这段时间里,曹操和郭嘉就迅速确定了关系。

    郭嘉很聪明,在做生意方面有自己独到的想法,每次听他说完,曹操都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在帮曹操出谋划策的时候,总是会把曹操放在第一位考虑,即使他总爱出险招。

    郭嘉是鬼没错,他感受不到冷暖疼痛,也不会有饥饿的感觉,然而曹操从没有把郭嘉当做是个特殊的存在。

   郭嘉喜欢喝酒,曹操便把他宝贝的好酒天天拿出来与他一起饮;郭嘉有时半夜会跑到他房间和他说冷,他也没有多想,裹着被子把两个人抱成一团;郭嘉有时候开玩笑似地咳嗽,曹操就紧张半天。

   曹操的房间原本有一块开过光的玉石,是他向荀攸要来的,郭嘉挺忌讳这块玉的,每次看到都会发抖,曹操便二话不说地把玉搬到了隔壁的房间。郭嘉知道后,拍着胸膛,拿折扇指着曹操骂道:“谁让你乱动的?这样会破坏了好风水的你知不知道!”

  “放哪里都是放,只要在家里就可以了,我曹孟德难道能被这个阻碍了不成?”

   郭嘉知道曹操是在乎他的感受,想到这他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咬着唇,看上去却像是气急了。

   “真出事了,别让我帮你!” 说完就“嗖”地一下消失了。

  

    很多时候,曹操做出的动作几乎都是下意识,郭嘉知晓他的前世,所以曹操认为那可能是遗留下来的习惯,就算他没有了那份记忆。

  “我前世是怎么样的人啊?”

  有一次,曹操托着蜷在他怀里的郭嘉,随便问出了口。

  “狡猾,奸诈,有心机,花心,心狠,歹毒,倔,矮……”

  “……我就一点优点都没有吗……”

  “有吗?我想想。” 郭嘉咬了口桂花糕,低着头,不说话了。

  “算了,别想了,当我没问。”

  “公体任自然,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以至心待人,推诚而行,不为虚美,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用,以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

  “真吾主也。” 郭嘉摇头晃脑地说完,在曹操怀里抬起头,眼睛亮亮地盯着他,瞧得曹操心猿意马。

   曹操亲了下郭嘉的侧脸,惹得那鬼“咯咯”地笑了起来。  


    其实曹操有很多不明白的事,他从不去过问郭嘉,他知道如果郭嘉不肯说,那就没必要去问,过于在意过往不是他曹操的作风。

    曹操不知道,郭嘉曾经也有转世的机会,可惜他病逝后就多次从地府逃离,执意陪在曹操身边,和他一起经历了赤壁的败仗,和刘备争汉中,荀彧之死以及曹操自己的死亡。

   因为在人间停留了太久,郭嘉没法再去投胎了,便偷拿了地府的一些符咒,安心找了个地方藏着,等待曹操的转世。

    新上任的地府官员是曹丕和孙权,也是郭嘉的老熟人了。曹丕知道后,就有意无意地罩着郭嘉,知道郭嘉快撑不下去的时候,还会偷偷塞些符咒给他。

   一千多年了啊......郭嘉有时候独处的时候,总会惆怅地想,这一世的曹操还是会生老病死,他能陪伴在旁的时候并没有很久,而没法转世的他只能继续等待下一个轮回。

    想到这儿,感受不到疼痛的郭嘉就觉得心脏的地方疼到窒息。

  

 (七)

   还没等到荀彧和荀攸去找曹操,曹操就出事了。

   来找他们的是管家陈群,一大早就涕泪纵横地跪在他们面前,哭着说曹操快不行了,现在在医院那里躺着。

   荀彧立马就收起了从画卷里跑出来的一只青绿色毛发的大狐狸,带着荀攸和陈群,打了个车,一下就赶往了医院。

   陈群坐在后座上,将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通,时不时还不忘骂上郭嘉几句,说都是他害了大当家。

   三个人赶到医院的时候,荀彧和荀攸都白了脸。

   医院门口站着的曹操胸口还在淌着血,被身后的郭嘉拽着,荀彧给郭嘉的香包也早就不见了。

   荀攸让陈群先进医院,他和荀彧则看着两个鬼在阴影处拉拉扯扯。

  “你快回去!” 荀攸还没走近,就听到郭嘉劈头盖脸地斥责,“我本来就没有肉身,就算受伤了也没关系,那袁绍的子弹打过来,你挡什么挡!曹孟德你赶紧给我回去!回你那破身体去!”

   说话间,郭嘉早已泪流满面。

  “还好,不疼。”

  “谬论!” 

   荀彧还琢磨着该怎么打断这两位,荀攸已经上前一个脑袋一张符贴好了。

  “别吵了。” 荀攸看了眼还在流血的曹操和表情活似厉鬼的郭嘉,揉着额头说:“还是有办法的,再接着浪费时间,神仙都难救。”

    荀攸确定他们两不会再吵,便把符咒撕了下来。

  “肉身都死了,还能有什么法子?” 郭嘉垂头丧气地问,突然一拍膝盖,“虽然不确定公达你想的和我一样不一样,但是我这边也有办法了。”

  “每日的亡魂数,地府那里都会算清楚,这样,我去替代孟德的位置,他的魂就可以回去了。”

  “我想到的也是这个。”

  “不必,” 曹操摆手拒绝着,似乎没有什么怨悔,“费什么劲。”

   荀彧见郭嘉又要开始不满了,就抱着他的画卷走到曹操跟前,平静地说:“大当家,这次你就听我们的吧。”

   他从画卷里唤出了那只青绿色的狐狸,问曹操:“这只狐狸是你救下的,死后就一直在我这。现在它也是时候要离去了,也算是报答你了。”

   那只绿色的狐狸蹭蹭荀彧的胸口,跳了下来,走到曹操脚边,趴了一会儿,就消失了。


   郭嘉看着这只消失的狐狸,又想起了曹操推开他,挡掉了袁绍枪弹的场景。

   三发子弹全部没入身体,曹操几乎是瞬间就昏死了过去,奄奄一息。

   郭嘉没有杀袁绍,因为他知道袁绍活不久了,曹操的人迅速干掉了袁绍的手下,就带着曹操去了医院。

   郭嘉在车上,全程都安静得不可思议,他拿身体堵着流血的口子,满脑子都在想着该怎么帮曹操续命。

    回忆到这里,郭嘉就打了个寒颤,难受得很。

    赤壁败仗之时,曹操逃到南郡大哭郭奉孝,而在一旁看着的郭嘉跟着哭骂曹操,却连抱住他的能力有没有;这一次,郭嘉靠荀彧有了暂时的实体,他能抱住曹操了,可却比上一次还要痛苦。

    郭嘉不希望再来第三回了。


 (结尾)

    荀攸将曹操魂魄安回去的时候,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事说白了就是和地府在叫板,运气好点能躲过一劫,运气差点就得不停地躲地府来的官。

   在旁看着的郭嘉晃着腿,慢悠悠地说:“不慌,地府现在管这事的头会罩着大当家的,毕竟他是块小棉袄。”

  在核对死亡表的曹丕手一抖,酒樽里的酒撒了出来。

  “咋了?” 孙权问他。

  “不,我总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曹丕看了眼名单,指着一个魂魄叫着孙权,“哎,你看,青色毛的狐狸,是不是像那郭奉孝?他转世了?”

  孙权不发一语地将写满郭嘉干的好事的上书给藏了起来。


  “奉孝,你来。” 

   荀彧带郭嘉来到医院对面的小弄堂里,拿出了一个盒子。

  “是这样的,虽然大当家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可是我觉得你们这样总不是办法。” 荀彧见郭嘉认真地在听他说,便继续道:“大当家被这样续命一次,我看他也能活的挺久的,你也想一直陪他吧?我想了想,你还是得找个能附身的实体来修炼比较好,总比一直靠着我的香包强。”

  “?”

  荀彧微笑着打开盒子,里面摆了一只亮黑色羽毛的乌鸦的尸体。

  “家门口捡的,刚死没多久,你将就着用用,也不算委屈了。”

  “荀文若!!!!!!”



评论(19)
热度(79)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