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郭现代AU】烟

* 一发完,黑手党背景,主曹郭,副双荀(因为令君出场较多,打了他的tag)

* 和历史时间线不一致,极度OOC+Bug

* 治愈向(认真脸)

(一)

    郭嘉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伸手拉开了百叶窗,探了探脑袋,又缩回到了床上。他顺手拿过床边的手机,快速打了条信息给荀攸。

  【公达,我饿了。】

   他放下手机,钻进了被子里,手机却迅速震动起来。

  【冰箱里有粥,自己热。】

  【诶,可是要走下楼啊.......】

  【那你就饿死吧,小叔这么说的。】

  “文若小气!” 郭嘉努了努嘴,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视线所及的电脑屏幕处于睡眠状态,只有开关还在闪烁着。

   “唉......没动力啊。” 说完,他又倒回在了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也许是因为日本的冬季实在是太湿冷,他这么一折腾,脑袋彻底冷清醒了。

    随之逃避的事情一股脑全涌上来,弄得郭嘉感觉他离抑郁不远了。  

  “开门。” 荀攸向来简单明了,这会儿敲门也是不愿意多说什么。

  “门又没锁,自己进来。”

    郭嘉露出半个脑袋,卷着被子,干眨着眼睛看向荀攸,像只等着被喂食的猫。

    进来的人将一杯热牛奶和盒饭放在了桌上,然后也不走,就站在郭嘉床边,居高临下地看他。

  “还是公达好,舍不得我出事。”

  “......你有没有在好好调查?”

  “早好啦!” 郭嘉坐了起来,揉着脑袋,头发都乱糟糟的皱成一团,“那孙权儿也是个能忍的人,监视了几天都没有动静。”

  “辛苦了,一会儿麻烦你把资料送过来。” 荀攸叹了口气,便准备退出郭嘉房间。

  “公达,”郭嘉压低声,神情又开始恍惚,叫住了转身的荀攸,“我又梦到了那场车祸了……梦里到处都是血……”

  “不过还好大家都没事。” 郭嘉暖暖地露出了笑脸,藏在被子里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腿上留下的伤疤。

   荀攸停下动作,有些难受地抖着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奉孝,别想了,别再去想起来了。” 他关上门的时候,几乎是央求着对郭嘉说。

 

    郭嘉洗漱完又退回到了床边,他有些焦躁地望了望桌上的晚餐,却半点食欲都没有。

    缺了什么,郭嘉明白的,他觉得自己心里缺了什么。

    手机再次震动起来,郭嘉无精打采地接了过去。

    不是荀攸发来的信息,也不是关于关于工作的事宜,而是一个能让郭嘉顿时起身开始扒拉着找衣服的消息。

   【我现在在你蹲点的外头。】

     发信人是曹操。

 

(二)

  “我要出门。”

    郭嘉踩着拖鞋,在楼梯口发出啪啪哒哒的声响,震得荀攸做菜的砧板都抖了起来。

  “出什么门?” 荀攸皱起眉,对郭嘉分不清轻重的样子颇有不满。“我们现在是在孙权眼皮底子下面挖情报,你这么堂而皇之地出去,是想干嘛呢。”

   “嘿嘿,我的好公达,你看看这个。” 

   郭嘉露出狡猾的笑脸,将一堆变装的衣服和假发从背包里掏了出来。

   “自从加入了魏后,我天天带着这些。”

    荀攸低下头去,不愿再去瞧郭嘉那张得逞了的狐狸样,他继续看着荀彧发来的秘密文件。

  “出门自己小心点,要是被发现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这个当然,任何对老大不利的事,嘉自当第一个冲在前头护着。”

    顶着金色假发的郭嘉扯了扯有些宽大的校服,满意地拍拍手,拉开了门,和颜悦色地朝荀攸喊了一句:“那我走了,你要的报告我塞你门缝里了,进去的时候别踩到了哟。”

     荀攸听到那关门声,看向放在门旁柜子上的蓝色围巾,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日本今天并没有下雪,但是那风当真是能吹进人的骨子里去。

     郭嘉从石台阶上下来,鼻子就被冻得通红,呵出来的白气接二连三的,被风一下子就吹开了。他抬头就看见曹操在对面的小岔子口,朝这边微微摆手。

     马路旁的绿灯闪烁了几下,继而变成了红色,郭嘉跺着脚,搓着僵硬的手指,等待着下一波绿灯。

     他每多等一秒,都在想着等下见面要说什么,或是该表什么态,他觉得他看上去有些过于期待这次来之不易的见面,这样总弄得有些掉价了。

     可是当郭嘉真地站在曹操面前,他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不是扭捏的曹丕,也不是一本正经的荀彧,他是郭奉孝啊,就应该做郭奉孝会做的事。

     郭嘉开了口,声音都是哑的,可能是被冻坏了,他想。

   “组长......你来了啊。”

    曹操嗯了一声,从包里取出纯白色的围巾和手套,递给了郭嘉,“就知道你又不戴这些,自己戴上,别再让我担心了。”

   “不戴。” 郭嘉把东西推了回去,说出的话却是发着抖的。

    郭嘉是故意把保暖的物品都留在了房间,他总任性地觉得只要他弄得可怜点,曹操一定会多停留一些时候,哪怕一会儿都好。

    知道和郭嘉在这点上是讲不听的曹操索性直接把那围巾绕在那露出的白皙脖子上,一圈一圈地轻轻围起来,随后拉起郭嘉的手,放在胸口,“我想你了,就来看看。”

  

(三)

     郭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停都停不住,他扑在了曹操身上,委屈地将眼泪都擦在那人大衣上。

    曹操总是能轻易粉碎郭嘉所有的伪装。

   “身上的伤,还痛吗?” 郭嘉闷闷地问着,被曹操回拥的刹那,脸还闹了个通红。

   “还好,不痛了。”

    曹操越是这么说,郭嘉就越不开心,他猛地从那温暖的怀里跳出来,扯着曹操的衣领,模样气急败坏的。

   “下次别再护着我了!你差点死掉你知道吗?而我只不过是伤到了腿!”

   “好,不会再有下次了。”

     郭嘉也不想在这问题上多加纠缠,他知道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于是郭嘉又缩进了曹操怀里,趴在他耳边说:“吴那边至今还没有再次和蜀有私自来往的证据,但一旦他们联合了,下一步目标一定就是我们安在日本的军火库。还有,我们组织里有内鬼,上次的车祸已经够清楚的了。”

   “吴蜀还得靠你们多看着,最好稍微施加点压力,让刘备坐不住。至于车祸这事,暂且就顺便调查着。”

   “内鬼的事,难道不重要吗?我已经让文和去查了,相信马上就会有结果。抓到这人后,必须当着所有人面,杀一儆百。”

     郭嘉说得凶狠,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透露着心中的计划,提到点子上了还会喘上几下,却盖不住身上的意气风发。

     曹操没有发表什么感想,只是听着,他让郭嘉靠在怀里,手却从裤袋里摸出了一根烟,点燃。郭嘉的呼吸道一直不太好,曹操从认识郭嘉的那一天起就禁了烟,此刻他也不抽这根燃烧着的烟,而是在离郭嘉有些远的地方举着。

     烟头跳动着的火光渐渐落下了些燃尽的灰烬,掉在地上就成了尘埃。风带着烟飘往了一个方向,曹操眯着眼看着那处,腾出的手却搂紧了郭嘉。

     郭嘉不解地望向曹操,却被从香烟处移开视线的曹操擒住了双唇,蜻蜓点水般,可足以让郭嘉发烫。

    “我要走了,奉孝,还有事等着我去做,我的事也要拜托你这位军师去完成了。”

     曹操不再温柔地笑,他揉了揉郭嘉戴着金色假发的脑袋,回过身就朝烟的方向走。

     郭嘉拉住了曹操的衣角,力道不大,然而能让他停下来。

   “孟德,你说,你会像烟一样吗?烧完就不见了。或者我会像烟一样吗?终将被你丢掉。”

      曹操没有转过身,而是背着身子回答了郭嘉:“不会,两者都不会。”

      郭嘉放开了曹操,握过衣角的指间却热了起来。

 

 (四)

    “我回来了,公达有没有想我?”

    “有啊,想你不在的安静时刻,虽然短暂却格外美好。”

     郭嘉笑着从荀攸面前的餐盘上叼走了一个蛋挞,含糊不清地开口揶揄:“还记得给我留点心的呢,看来的确是挺想我的。”

     荀攸躲过了郭嘉那还沾着起酥碎片的手,诧异地看着晃动在眼前的纯白色围巾。

   “这围巾哪里来的?”

   “秘密。” 

     郭嘉认为以荀攸的聪明才智肯定能猜到是谁给的,可他只能看见以冷静低调闻名的荀攸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瞪着他。

   “干嘛呀?见鬼了似的。” 郭嘉在荀攸眼前甩着金色的假发。

   “哦,抱歉,” 荀攸尴尬地清清嗓子,把郭嘉推开,转而把手机屏幕贴在了郭嘉脸上,“内鬼,查到了。”

   “是许攸。”

     郭嘉默不作声地又挑了一块蛋挞,吃完了后,抢过荀攸身旁的纸巾擦了擦手。

   “死了吗?” 

   “没有,被程昱扣住了,大约是监禁起来了。”

   “好,让程昱别动他,” 郭嘉将用过的纸揉成了一个团,重重地扔向了垃圾桶,“我要去亲手解决他。”

 

     郭嘉躺回床的时候,又打起了盹。这几天他好像过着各国的时差,每天都日夜颠倒,累的很。

     他又做梦了,仍然是关于那场车祸的。梦里他被曹操完完全全地护在身下,腿上的刺痛让他头脑清醒,他的视线前一片血红,却都不是他自己的血,是在他上方的曹操脖子处滴落下来的。

     后座的曹丕呻吟着打了紧急呼叫,郭嘉却绝望地想推开身上护着他的人,可曹操的力量却远比他想的大,几乎是死死地贴在郭嘉身上,没有留一点缝隙。

     郭嘉感觉那垂在自己旁边的脑袋没有了呼吸,他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每当这样被惊醒的时候,郭嘉都要趴在床上,躲在被子里,开始想各种悲欢离合。想着想着,郭嘉就会笑出声,明明最后结局是劫后余生,他却不懂要纠结什么。

     连曹操都没空去思考的事,倒是郭嘉替他担心了去。

     不过这次郭嘉瞎参悟人生的时间还没开始就被荀攸闯入打断了。

   “快起来,孙权行动了!”

     郭嘉一股脑就爬了起来,顶着头乱发就跟着荀攸走出了门。

 

(五)

     孙权的确是派了人去找了刘备,洽谈内容不清楚,只知道去的人是铁黑着脸回来了。

     这倒是出乎魏组织的意料,不过他们之前在吴蜀联盟下吃了个大亏,失去了在上海的主要经济来源,这次坐看另外两家争斗,也颇有些看戏的意味。

      吴蜀联合对付魏的时候,郭嘉并没有参与,他因为肺部的毛病被曹操送去治疗,等再回来早已为时已晚,无力回天。所以这次,他说什么都会把在前线。

 

      得到消息的荀攸和郭嘉不再多做停留,而是连夜坐飞机赶回了总部,郭嘉更是一下车就撒开腿跑,脸被刮得生疼也没在乎。

      荀彧早就在门口站了好些时候了,再冷的天,他这人都爱立得笔笔直,就连头上戴着的小圆帽也是整整齐齐。

     他迎向郭嘉和荀攸,舒心地一笑,一人手里塞了个暖手袋,“进屋说吧。”

 

     总部设在一个郊区小别墅里,有些年代的房子,里面的家具都是清一色的红木。郭嘉踩进门的时候,地板还会发出点木头特有的声音,不过暖气设备还是很完善的。

   “坐吧,” 荀彧摘掉小圆帽,关切地给两人送上了热饮,“冻坏了吧。”

   “小叔你才是,在房里等我们就好,出来干什么?”

   “哦?能让攸侄这么担心,值得值得的。”

   “小叔!”

     郭嘉为自己又倒了杯茶,往侧边挪了挪。

     目的达到的荀彧见好就收,他直截了当地道:“吴已经让陆逊去和刘备对峙,血战怕是避免不了了,不过在此之前吴还暗示了想和我们合作。”

  “随便吧,反正波及不到我们。”

  “奉孝说的也是在理的,”荀彧坐得端正,继续说道:“吴这次的优势很大,合作也没什么不妥。只是魏不能再受到打击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显出了阴影。

  “曹丕少爷还年轻,还有大把事要学会处理,”荀彧自顾自地说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茶柄,“至于内鬼......”

  “等等,文若,为什么要把组长的事情都丢给子桓少爷啊?”郭嘉茫然地打断荀彧,很认真地问他。

    荀彧闻言抬头,看的却是荀攸,他爱的侄子朝他点点头,后又于心不忍地闭上了眼睛。

    他白了一张俊美的脸,头上都出了冷汗,但是荀彧明白,能找郭嘉谈谈的只有他了,于公于私,他都是唯一的人选。

    “......”

    荀攸还没开口,手就被荀彧握住了,那人的指间轻轻点着他的手背,他一下子就放心了。

   “奉孝,你随我来书房吧。”

    荀彧朝郭嘉莞尔一笑,不容拒绝。

 

(六)

    郭嘉不知道有什么事是要避开荀攸说的,因为荀彧知道的事,荀攸是不可能不明白的。

    就像他和曹操一样。 想到曹操,郭嘉就又有了点精神。

    进了书房,荀彧就开了灯,面对着郭嘉站着,他靠在书柜上,郭嘉则倚在桌子边。

   “我和奉孝,认识了有多少年了?”荀彧开口问到。

   “12年。” 郭嘉不假思索地回应荀彧。

   “都12年了啊,一个青春期的长度呢。” 荀彧笑出声,又无力地摇头,“我总以为我能看懂你,再没有把你带到组长身边的时候,我的确这么认为。可之后我才发现,我读不懂组长,更摸不透你。”

    郭嘉尴尬地点头,“哦”了一声。

   “不过组长和你心意相通,这就够了。奉孝,我不敢说我有多了解你,但是至少我比其他人要认识你久些,所以现在的你,让我,甚至是公达,都不知所措。我说话很直接,不会变通。”

    郭嘉不明白地摇摇头,咬着唇等着他说下去。

   “你知道为什么让曹丕少爷来接手吗?”荀彧停顿了一会儿,大概是在找合适的语言。“因为组长已经过世了,就在车祸那天。”

    郭嘉面如土色地撑在了桌上,难以置信地打量着荀彧,想从那张好看又陌生的脸上找出什么端倪。

    他张了张嘴,却又嗫嚅着,那句“你在开什么玩笑”始终说不出口。

    他不敢说,荀彧便接着替他说。

   “车祸当天,我和公达跟着救护车来的时候,组长就已经......可是他却将你和曹丕少爷护得很好,尤其是你。奉孝,你什么都知道的不是吗?所以不要再逃避组长已经不在了的这个事实。”

     郭嘉笑了起来,摇着头问荀彧:“那我放在楼下桌上的白色围巾又怎么解释呢?那是孟德亲手给我戴上的,就在几小时前的昨晚。”

   “虽然很难以置信,但是昨天是组长的头七,我想,他是放不下你的。”

     郭嘉想起了曹操给他的那条短信,这是他唯一的证据。他找出手机,急切地翻了起来,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了,被他置顶的消息里一片空白。

     他捂着嘴,胃里翻江倒海,难受得想吐。

     还没等荀彧去关心他,郭嘉就冲了出去。

 

     书房对面的厕所显有人使用,郭嘉撞开门的时候,门板发出了的断裂声。他就着盥洗台吐了起来,揪心的咳嗽声像是把心肺都要倒出来了。

     郭嘉又记起了那个梦,或者说是真实发生的场景,只不过一直缠绕着他,以梦的方式在折磨他。

   【“你什么都知道不是吗?”】

     郭嘉捂着脑袋靠在墙上,他当然知道,他是第一个就应该知晓的人,可他不敢承认,营造出曹操还在他身边的幻觉。

     他突然悲哀地发现他就是那根烟,还没有燃尽生命,却已经被丢弃了。

 

(七)

     曹丕将枪塞给郭嘉的时候,眉头绷得紧紧的,但是他又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作为曹操唯一的养子,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在哪。

    比他更适合手刃许攸的,只有郭嘉。

    郭嘉从没有用过枪,他接了过去,半晌,当着众人的面,又还给了曹丕。

  “子桓少爷,动手吧。”

    曹丕松了口气,没有责备郭嘉,而是朝他点点头。

    扳机扣动的瞬间让郭嘉整个人抖索了下,以至于许攸的鲜血流到了他的脚边他也没有察觉。郭嘉虽然在组织干活,但是曹操从不让他手上沾血,只让他帮着出主意,但对于处决内鬼,此前郭嘉一直都满怀期待经他的手来解恨。

    但如今梦醒了,他又觉得杀了许攸有什么用呢,即使在其他人身上留下几百个弹孔,曹操还是回不来的。

    郭嘉不怕杀人,他压根不是个脆弱的人,他帮曹操出招的时候绝不手软。可让他迷失了前进方向的,是曹操。

    浑浑噩噩之际,郭嘉被人扶住了身子。荀彧是个明白人,从不过问郭嘉所做的任何决定,所以荀彧只是拍拍他,在他耳边,情绪毫无波动地说:“在组长家等我。”

    郭嘉是当真佩服起荀彧来了,这人就是这样,天塌下来大概都能轻描淡写的。

    在郭嘉印象里荀彧只有一次失控过,在组里敲碎了杯子,没有人敢吱声。

    那次是因为荀攸陪曹操出去办事的时候中枪了,子弹离心脏的距离很近。

 

     曹操自己的家很朴素,没有一个组长该有的豪气装饰。他这人不信命,却在门口供奉了许多佛像,可能干多了在刀尖枪口上的活,他多少还是怕哪一天就出事了。

     曹操这次突然的过世,无疑是给了魏一个巨大的重创,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混乱过后,三个组织也继续了各自的活动,就好像只是经历了一个插曲。

 

     房门轻而易举地就被打开了,可郭嘉却犹豫着,不敢进屋。这房子里的空气对于他而言都是熟悉的,他怕他进去后,眼底的记忆就又回来了。

   “站着干什么,进来吧。” 

    荀彧抱着个大纸箱,朝郭嘉温和地笑笑。

 

   “组长他很早就立好了遗嘱,可能他也想到自己哪天就会没了吧。” 荀彧将一份文件递给郭嘉,郭嘉没动,也不接,荀彧也不恼,便将文件收了回去。

   “遗嘱里有你的名字,”说到这,荀彧也禁不住叹了口气,“他把他所有的酒和一大部分房产都给了你,他知道你肯定不屑这些东西,可写还是写上了。”

     郭嘉凝视着客厅的沙发,他不知道在这上面躺过多少回就为了等曹操回来,替他盖好被子。

  “不需要,给你吧,你都拿去吧。”他对荀彧说道。

  “你还真是倔。”

  “比不上你。”

  “我可没你倔,还爱耍小聪明。”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嘉了。”

    荀彧笑出声,望着郭嘉,那人红肿的眼睛也回看了过来,一时之间,他感觉他们又回到了同宿舍的大学时期。

     一个身子不好爱逃课却成绩很好,一个是学校优秀的风云人物,两个人都不曾为谁动过情。

 

(八·结尾)

    “这个给你。” 荀彧移开了眼神,把盒子给了郭嘉,指指它说:“这是组长的遗物,我特地整理出来的,你看看有没有需要的,我在门口等你。”

     荀彧和郭嘉擦肩而过的时候,被郭嘉抓住了手腕,他没有挣脱,只是等待着郭嘉的下文。

    “文若,” 郭嘉轻轻地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公达出了这样的事,你会怎么做呢?”

     郭嘉问得不在意,却让荀彧哑口无言。荀彧的嘴唇张合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原本以为他能轻易给出答案的。

    郭嘉似乎也不想等待,他松开了荀彧,蹲下身去检查箱子。

    荀彧退出了房间,把空间都留给了郭嘉一个人。

 

     郭嘉将曹操生前一直带在身边的银色匕首找了出来,刀刃上有些生锈,但曹操一直很宝贝。

     曹操曾和郭嘉开玩笑让他也备一把,偏偏郭嘉不肯,笑曹操迂腐,还想着用冷兵器来防身。可他其实是相信曹操有这样的本事的。

    他在遗物里找到一包未拆封的香烟,曹操以前是很爱吸烟的,郭嘉第一次和曹操见面的时候,曹操嘴里还大爷似的含着香烟。

    这是郭嘉唯一一次看见曹操抽烟。

    其余的东西郭嘉都没有多大兴趣了,他将物品整整齐齐地摆回原位,把匕首和香烟抽走了。

    他突然有些讽刺地想,曹操这人混了一辈子,死了后大大方方地留下一大批组织和霸业,然而十几年后还有谁会再去伤感这个名字呢?

    但曹操却在郭嘉的心头上,拿烟头烫下了一个个疤痕,痛到窒息,却又抹不去。

 

     荀彧听到开门声,便转过头去看郭嘉。

   “想好了吗?” 他问。

   “好了,谢谢你,文若。” 郭嘉答道。

    荀彧选择抱住了郭嘉,郭嘉也淡淡地拍拍他的背,一如好几年前的毕业典礼上。

   “别做傻事。”

   “不可能。”

   “总是任着性子胡来。”

   “你也不是第一天帮忙收拾残局了。”

     郭嘉决定了的事情,任何人都是劝不回的,所以荀彧放弃了。

   “哦对了,前面你问我的问题,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荀彧将门关上后,并肩和郭嘉走着,一字一句地道:“作为背负着太多而活着的荀文若,是不会选择和郭奉孝一样发疯的。”

     郭嘉像是了然于胸地点点头。

   “但是,” 荀彧继续说了下去,“那个单纯深爱攸侄的荀彧,我自己也下不了结论。”

 

     郭嘉离开了魏,悄无声息地就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有荀彧风轻云淡地安排司马懿顶替了他的位置。

    荀攸在私底下独处的时候,问过荀彧,而荀彧只是在荀攸唇上落下细碎的一吻。

  “郭奉孝是组长的私人军师,组长去哪了,他就会跟去哪儿。”

 (完)


评论(12)
热度(48)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