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曹郭】白色 01- 02

* 主曹郭, 副荀彧X荀攸,姜钟,私设可以说是很有病了

心理疾()病和犯()罪要素有!!!历史事件不按时间表进行!

两章一更 (应该)

(一章)

    白色,是郭嘉最讨厌的颜色,因为那不带一丝污垢的色彩让他总能想到医院。

    他身子不好,大半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他从没得到过父母的照顾,只认识孤儿院院长的脸。

    孤儿院的孩子们没几个愿意和郭嘉打交道,大家都怕他的病是会传染的,小孩子们不懂事,私下都说他浑身都是医院的细()菌。

    郭嘉也不在意,他就每天两点一线地过着日子,一有空就去孤儿院旁边的书店看书,倒也活得自在。

    他十岁的时候,孤儿院总会出现穿西装的人,他们经常往下区附近走动。

    郭嘉知道,他们是来带走孩子的,为首的那个叫袁绍,上区的人。郭嘉曾偷偷躲在院长办公室的柜子里听这个人介绍过。

    他天性聪明机灵,明白绝不能被带走。

    因为被袁绍买走的孩子再也没有回来过。

 

    阴雨天的空气里都透着一股子霉味,和医院的消毒水一样讨厌。

    郭嘉从书店出来的时候,终于是下起了雨,天空灰蒙蒙的,压抑得让人作呕,他在孤儿院的门口,看到了那辆黑色的轿车。

    他逃不走了,他想。

    院长看到了郭嘉,就把他推给了袁绍,他没有挣扎,袁绍口袋里的手()枪却把他恪得生疼。

    他一路上都没有说话,装作一副顺从乖巧的样子。

  

    袁绍不是人贩子,这点从郭嘉到了他家后,这个有着好仪容的公子哥亲口告诉他的。

  “你会杀了我吗?还是卖掉我?”

    袁绍惊讶于郭嘉这么问,他眯着眼捻了捻向上()翘的胡子,不在乎地笑笑。

  “这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郭嘉冷静地点点头,露出了一个不符合年龄的表情。

  “你每天都会被带去一个房间,只要你活下来,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

    他“嗯”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吃下了袁绍递给他的食物。

    这是他十几年来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郭嘉第一天被带进那个黑色小房间的时候,他有些好奇地在各色小瓶子中转圈。毕竟天性还是个孩子。

    并不知道这些花花绿绿的瓶子里面都是毒()药。

    他的兴奋劲马上就被毁灭了,进入房间的人抓过他细小的胳膊,没给他解释什么,就把紫色的液()体注入他的体内。

    毒效立马就显露出来了。

    郭嘉觉得痛,浑身都痛,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人揪出来,再硬塞进去一样,他难受地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污,趴在地上无声地抓着地板。

    第二天也是如此,只不过换了一种液体罢了。

    然而他却活了下来,没有人能坚持过三天,郭嘉做到了,肿着青紫的手臂,仰着小脸,倔强地看着袁绍。

    袁绍哈哈大笑,觉得自己捡到了宝贝。

 

    郭嘉认识曹操的时候,是在袁绍别墅里的小花园里。他刚试玩药,腿都在痉挛,发着抖穿过花园想回他的房间。

    他不知道袁绍是做什么的,但是袁绍这一年里总能获得各种制作毒()药的材料,似乎是想合成什么。他怀疑现在自己的血也是带毒的。

  “嗯?你这小孩我没见过,袁本初哪里弄来的?”

    郭嘉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不高大,算不上英俊,但是身上有着袁绍没有的东西,让年纪尚小的他都能感觉到的压迫力。

    郭嘉摇摇晃晃地朝这个陌生的人跑去,他的身子才到这个人的腰部往上一些,几乎是手脚并用地抓住了这个人的衣服。

    曹操没有挣脱,他看到了郭嘉手臂上大面积的淤青。

  “杀了袁绍。”

    郭嘉尚且还没有变声的嗓子吐露出的话瞬间触动了曹操的神经,仿佛是被看透了想法。

  “理由和好处。”

    曹操不打没目的的仗,再没有准备好之前,他不会动手。

    他觉得借这个孩子的手,了解袁绍在做什么,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你没这么想过吗?” 郭嘉歪着脑袋,脖子上留着已经结痂的痕迹。他转着黑亮的眼珠子,像是怕曹操会迟疑似的,轻声地说:“我会帮你的。”

   曹操忍不住摸上他乱糟糟的头发,垂下了眼睛。

  “为什么?” 他听见自己在迫切地想得到一个孩子的认同。

  “因为你厉害。”

   曹操哈哈大笑起来,对才第一次见面的小家伙顿生喜爱之意。

  “小鬼,听着” 他揉着那张惨白消瘦的小脸,那双被毒()药折磨至了无生气的眼睛此刻只有他的影子。“如果你做到了,那我允许你今后跟着我曹操混。”

  “但是如果你没成功,我也会带走你的,因为我曹操从不怕失败。比起错误,不尝试才是最可怕的。”

  

(二章)

    地点:上区酒店。

    姜维松了松有些紧的领带,大厅里的气温很高,紧贴着皮肤的西装闷得他出了些细汗,服务员就在转角处,但姜维不敢有任何怠慢。

    挂在右耳的耳麦传来了“滴滴滴”的鸣声,姜维急忙按下了接听键。 

  “伯约,前方左转的楼梯旁的那桌,你去盯着。”

  “好。”

   诸葛亮的安排对姜维来说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既然是诸葛亮让他去做,那一定是有理由的。

   姜维迅速跑了过去,途中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你干什么啊?”

  “对不起,我太冒失了。”

    他赔着歉,却在一瞬间记下了对方的特征:棕色卷发,五官精致,1米75,年龄在20左右。

    这个时候会搭上来的人,怎么看都不会是无关紧要的人吧?

    姜维朝那人点点头,便立马投入了任务中。

 

  “先生,要喝一杯吗?”

    金色头发的男服务生笑容地擦拭着酒杯,左手无名指上的蓝色戒指在酒店的光照下发着淡淡的光。

  “……谢谢。”

    姜维从圆盘上拿走了一杯橙汁,有些尴尬地面对服务生不怀好意的微笑。

  “对不起,我不喝酒。”他用了较为公式化的语气,“这没什么好笑的吧。”

    姜维突然发现自己失职了,作为一名警()察,他对一个陌生人说的有些过于多了。不过耳麦那端的诸葛亮却并没有出面来阻止。

   这足以说明这个服务生肯定不简单。

   “您是专门跑这来的吗?”

    姜维不动声色地放下空了的酒杯,耸耸肩。

  “为什么这么说?”他问,他想知道理由。

  “您从那边走过来的时候,一直看着这边。”

    金发少年很好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是含情的,但姜维却从那眼里读出了将一切都拒之门外的冷淡。

  “我还以为您对我有意思。”

  “难道不是你在关注着我吗?”

  “是啊,的确如此。”

  “为什么?”

  “因为……”服务生半个身子趴在了台上,隔着薄薄的衬衫将温度贴了过来,裸露在外的脖颈就暴露在姜维眼前。

  “因为您是警()察啊,姜维先生。”

   姜维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擒住那纤细的脖子。

 

    荀彧在酒店对面马路上的露天咖啡店里,认真地翻手中的餐单。

  “两杯Flat White,打包,谢谢。”

   结完账后,他就找了个能清楚看到酒店的位置坐了下来。

  “诸葛先生,真是好兴致。”荀彧的身体不曾动过,但是他知道现在自己的背后站着谁。

    荀彧的直觉一向精准的可怕。

  “哪里,怎么比得上荀令君。”

   荀彧的咖啡被送了上来,店员看了看突然出现在客人对面的人,有些犹豫地端着咖啡。

  “给我吧,这杯不是为他准备的。”

   荀彧笑得温柔,让店员都脸红起来,甚至都不感看人,就将打包的塑料袋递了过去。

  “诸葛先生,抱歉,你不请自来,我没有给你准备。”

   诸葛亮不在意荀彧的态度,摇着折扇的手里撺着一副精致的耳麦。

  “你们何时动手?”

  “你在说什么?”荀彧脸上还是有着温和的笑容,手却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要出手的人,何止有我们,你不也这么希望吗?”

    诸葛亮失笑出声,没有反驳。

    荀彧喝着手中的咖啡,他自己的那杯加了点冰,因为温度差的原因,杯子的外壁出现了细碎的水滴,顺着杯子落了下来,弄在了衣服上。

    他拿起桌上的纸巾,擦起了手。

    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也正好包好了杯子。荀彧按下了键,随后就站起身来。

  “诸葛先生,你还是快去露个面吧。”

  “孙策死了。”

   

   姜维接到孙策出事的消息之后,回头看了一眼,然而那长相干净的金发服务生早就不在了。

 

  “老大没来吗?”

   郭嘉和荀彧接应的时候,手里的假发都被捏得皱巴巴的,服务员的衣服并没有来得及换,就这么敞着领子出来了。

  “他在家里等你。”荀彧边回答郭嘉,边把他塞进了车子的后座。

  “我有三小时四十分钟不在他身边了。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郭嘉搅动着吸管,眼神缥缈地朝车外张望,有气无力地抱怨。

   汽车发动的引擎声音让郭嘉稍微恢复了些神智,晃过的各色霓虹透过车窗打在他脸上,他依旧维持着朝外看的动作,默默计算着一晃而过的路牌数。

  【再过30几个,就可以见面了。】

  “你又不出手,”荀彧打了下方向盘,“去看热闹有意思吗?”

    郭嘉没有说话,纤细的手指摸上那枚蓝色的戒指,戒指里液体状的东西流动着。

  “文若,放音乐吧,”他闭上眼睛,躺在后座椅上,“我想睡觉了。”  

 

(二)

    热水壶在高温度的煤气下发出类似火车的汽鸣声,烧开了的水喷溅的到处都是。

    荀攸不慌不忙地去关掉了煤气。

    他没吃晚饭。 他快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但他的胃却一点都没有感觉。

    从得到孙策被人暗()杀的消息之后,他立即通报了曹操,然后就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了。

    荀攸想找些事来分散可笑的纠结,他记起钟繇前几天送来的练字工具,这才从沙发上起来往书房走。

    白色的纸被小心地摊开在桌子上,荀攸有模有样地磨好墨水,将上等的毛笔在砚台里蘸了蘸。

    他看着这纸却突然泛起了愁,不知道要往上写什么,手上的动作也只是重复地进行了下去。等到毛笔的前端全部都染上了墨色后,荀攸“啪”地将笔放下,在纸上留下了点点墨痕。

    他盯着纸发了一会儿呆,便转去了厕所。镜子里的人长得和荀彧有几分相似,却比荀彧要内敛一些,然而眼皮底下浓重的黑眼圈和稀稀拉拉的胡渣都让他看上去气色不佳。

   荀攸开始往浴缸里放水,他想修整一下,至少不能太狼狈。

   

   手机铃声想起的时候,荀攸正披着睡衣从洗手间出来,有些天生卷的头发黏在被雾气蒸红的脸颊上,发尖上的水顺着脖子滑进了睡衣中,消失不见。

  “怎么了?”

  “我准备送奉孝回家,路过你那,能上去拿东西吗?”

  “我睡了。”

  “你没有,你从不这么早睡。”

  “随便你吧。”荀攸擦拭着头上的水珠,挂断了电话。

 

  “他讨厌我。”

   荀彧将通话界面切换回音乐,听到后座上的呢喃后,朝后视镜扫了一眼。

  “作为他的叔叔,他也不喜欢你。”

   郭嘉并没有睁眼,但是他是清醒的,没有曹操的郭嘉,是睡不着的。

   荀彧再次朝后视镜看了一眼,踩在脚下的刹车被狠狠地踏了下去。紧急停下来的汽车因为惯性,整个车身都往前滑了一些。

   并没有系安全带习惯的郭嘉就这么猝不及防地从后座上滚了下来。

  “对不起,失手了。”

   荀彧挂着和专业主持人相似的微笑,将给郭嘉准备的纯音乐调成了交响乐。

 

    荀攸的右耳只能听到微乎其微的声音,这是他在监()狱的那几年被人打出来的。他出()狱后一度不清楚自己的今后,所有的梦想都好像是归入大地的尘土,直到他被荀彧推荐给了曹操。

    曹操的手里是个什么样的组织,荀攸很清楚,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让他有用武之地就可以了。

   在这点上,荀攸和郭嘉没什么区别。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地板发出的声音并没给荀攸带来影响,他目不转睛地看曹操赠给他的书,每一页的纸上都有他的笔记。

   这本书是曹操顺手送给他的,他看了好几来遍了,但他还是想读透曹操赠书的意义。

   不过自从郭嘉成年后,曹操也不曾再给过荀攸书了。

  “我不记得你有东西拉我这里了。”泛黄的书页被翻动发微微的声音,荀攸没有去看走过他面前的荀彧,只是抛出了话。

  “我做的事,你能记得多少?”荀彧来到厨房,散在水壶旁的水渍还没有被擦去,他打开冰箱,又皱着眉关上。

  “你没吃饭。”他用陈述的语气对荀攸说。

  “取完东西就走吧,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车里的人有什么病,你不是最清楚吗?”

   荀彧将放在壁橱里的面包取了出来,确认了保质日期后,抽了几片叠在盘子里,搁在了冰箱上。

  “你也有病。”他还是面无表情地回击道,不留任何情面。

   荀攸放下书,终于抬头看了荀彧,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咳嗽声。

  “等你哪天有了思慕之人,你就明白了。”

   荀彧非常认真地打量着荀攸,几乎像是在看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他离开之前,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TBC

* 被删了六次啊,最后问题是出在标题!(崩溃)

10/14 改


评论(5)
热度(62)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