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曹郭】白色 03 - 04

*主曹郭,副荀彧X荀攸,姜钟,架空,私设有病,本两章负能量存在

*心理疾病,犯()罪要素,社会现象有,谨慎阅读

*历史事件不按时间表进行

01- 02

(三章)

  “再见。”

    郭嘉没有立即转身上楼,而是轻轻敲了敲玻璃窗。

    荀彧将车窗放了下来。

  “不上去坐会儿吗?司机先生。”

    荀彧横了他一眼,嘴角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飞快地将车窗关上,不发一语地踩着油门离开了。

    留下眼睛都笑弯了的郭嘉,一路踢着脚边的石子,口中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曹操和夏侯惇在通话时,门外密码锁解开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立即匆匆结束了和手下的交谈,虽然他知道这肯定会换来夏侯惇的不少白眼和责备。

    他把手机放进了上衣口袋,从挂断到放置完毕仅仅用了五秒不到。朝他逼近的脚步声很急促,发出的“咚咚”声似乎也敲在他的心脏上。

    曹操了然地转过身,张开了双臂,稳稳地接住了向着他冲来的人。

    这样的做法换来了郭嘉的一声闷呼,紧接着就是那近乎贪婪的耳鬓厮磨。

    曹操听见怀里发出的满足叹息声,他将下巴搁在了那人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他并没多少肉的背。

   只是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就足以让郭嘉战栗。

  

    依存症,极度依赖某个人而生存。

    无药可救的病。

    而甜蜜的谎言,则是最有利的催化剂。

   “对不起。”

   “下次不会再让你远离我身边这么久了。”

 

    郭嘉拼命点头,身体却做出了相反的承诺,他似乎整个人都迫切需要曹操的温度。

    过了十几分钟,他才算是平静下来了,扬起嘴角,甚至拉着曹操开始汇报酒店的细节,连闪烁的戒指都变得活泼了起来。

  

    看吧,又心甘情愿地往深渊里跳。

    真是纯粹得如同白色。

 

  “喂!你!”

    卷毛的少年用装着食物的托盘碰了碰在咖啡杯前站着的人。

    姜维挂着他长期未曾使用的绿色耳麦,降噪处理的音质让他的世界只有钢琴的流动声。他的视线停留在眼前各式各样的杯子上,脑子却在回忆一小时前和诸葛亮的争吵。

    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第一次露出了迷惘。

   “你啊!”

    少年踮起脚尖,拍上了那比他高出半个头的肩膀。

    姜维按上了耳麦线上的暂停键,将那绿色精致的耳麦挂在了脖子上。

   “你找我?”

    他立马就认出了这名少年。就在今早,诸葛亮给他看了在酒店上遇上的两个人的资料。

    钟会,高二生,上区“魏”钟繇的幼子,现就读于晋白高中,学习成绩优秀,尤其是化学。

  “你就是上次在酒店撞到我的?我记得你!”

  “记忆力不错。”

  “当然。我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的。”

   钟会说话的语气很自信,幸好这并没有触及到姜维的禁区。

  “挺好的,叫我有事吗?”

  “哦,嗯,就……”钟会抱着托盘,两只脚的脚尖碰在一起,他低下头,没去看姜维。

     柔软的细碎刘海垂了下来,少年背后是落地的玻璃窗,阳光透进来,将地上属于他的影子拖得很长。

  “想让我和你一起吃早饭?”

  “才没有……呢。”

    最后一个字被说得微乎其微,伴随着少年“爱来不来”的叫喊声中,他已经跑到临近的双人座坐下了。

    挺可爱的一个孩子。同时,也是个可怜的少年。

 

   “孟德……”

     郭嘉轻轻呢喃出声,他昨夜睡得不错,没有残留毒()药后遗症的痛苦,没有关于医院的噩梦,有的是温暖又熟悉的体温在他身边。

     他几乎是在曹操起身的一瞬间便自动醒来了,连对方轻柔的关门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从房间的门缝里,郭嘉嗅到了早饭的气味,他看着床尾摆放整齐的便装,才迷迷糊糊地掀开被子,勉强睁开眼睛找拖鞋。

    曹操每天都会将拖鞋放在郭嘉触手可及的位置。印有兔子花纹的棉拖材质很好,穿上的时候就能带给郭嘉一丝暖意。

    沉默的温柔,却是郭嘉最向往的明天。

 

    他不知道家的定义是什么,他只知道,有曹操的地方,才能被称作家。  

 

    面包的香味从烤箱里散发出来,煎蛋搭配着火腿肠被放在一旁,曹操将牛奶从微波炉里拿出来,搁在了桌上。

  “孟德。”

    听到呼唤后,曹操才从厨房出来,迎面就撞上了还未完全醒透的郭嘉。

    那人感受到了熟悉的气味,就安心地瑟缩在曹操怀里,一丝戒备都没有。并没有被换去的熊猫睡衣宽大地挂在他身上,从袖子口露出的小半截手指又牢牢地卷住曹操的领带。

  “洗漱过了吗?”

  “嗯。”

  “不用再去躺一下?”

  “没有你在的话,不行。”

  

     真是份让人容易被蛊惑的迷恋。

  

  “吃早饭吧。别耽误了开会。”

  “知道了。”

 

    不怕他有一天觉得这是习惯而不是出于感情的依赖所以选择离开吗?

    不会。

    曹操在心里将假设推翻了。

    世界都崩塌了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的下去。

 

   “不过,你真的不用去学校?不是穿着校服吗?”

  “你到底前面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钟会戳了一口眼前的巧克力蛋糕,“都说了我全掌握了,还去干什么?”

   “学校的同学和朋友们不会想你吗?”

    钟会安静地将最后一颗樱桃卷入口中,带着丝酸味的液体充斥在口腔中,让他不得不眨了眨眼睛。

   “不愿意说的话……”

    姜维的句子还没有讲完整,就被钟会打断了。

   “朋友,并没有这个分类。”钟会喝了一口奶茶,将樱桃留下的气味冲散。“优秀的人,总是孤独的。”

     其实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打开聊天软件,联系人为空白也没有关系。

     不是逃避,只是习惯罢了。

     姜维有一瞬间觉得胸口沉痛。

   “我本以为士季你会认识我。”他咬了口手中的三明治,口齿不清地转移着话题。

   “你是什么优秀的人吗?我非得认识你不可?一个从魏在中区分部跑到下区在刘备那里做警()察的人,有什么值得我特殊对待的?”

     钟会这话说的没错,也很直接,也很容易懂。

     这样的人,是姜维需要的。 

 

     你需要木筏的,不是吗?一个人飘在海上,太寂寞了。

     抓住我吧。

 

(四)

   “白色之吻和黑色鸦()片,我用哪个好?”

    两瓶让荀彧帮忙新买的香水被郭嘉拿在手上,相反的两种颜色,相同的诱惑浓香。

    曹操捏着那挂着无辜表情的脸,“黑色吧,虽然白色衬你,但是你不喜欢。”

   “又不是衣服,更需要在意的是香味呀。”郭嘉略微侧着脑袋看他,举着的香水瓶一左一右贴在脸上,张开的嘴角混合着孩子气,继续执着地问。

   “吻和鸦()片,你要哪个?”

    你要哪个,这是郭嘉选择的问法。不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去二选一,而是把这权力完全交给了曹操。

    绝对的信任。

   这样有些幼稚的性情是只属于曹操的。

   他拉过郭嘉纤细的手腕,在那柔软却带有凉意的唇上印上一吻。

  “奉孝的吻就是鸦()片。”

 

     这个世界上有神明吗?

    在孤儿院的郭嘉总是会听到孩子们互相问这个问题。

  【“有的,肯定有!院长告诉我的,不然我们去教堂祈祷什么?”】

  【“圣诞老人也是神吧?他总能知道我想要什么。”】

    郭嘉拍拍书上的灰尘,手背上白色的棉花遮住了吊针留下的伤口。从来没有过什么礼物。他是个连神明都不要的孩子。

    那个时候郭嘉还是相信这些传说的。

    被袁绍关着的那一年半载,在终日只有黑色的房间里,郭嘉明白了。

    世界上根本没有神明,不然为什么对他的求救视而不见。

 

    听见曹操在他耳边回答的时候,郭嘉莫名其妙地想到了孩子们讨论神明时候虔诚却又热切的表情。

    神明,是真地存在的。

 

  “那就,黑色的。”

    郭嘉将黑色的瓶子握在手心里,白色的则被闲置在桌子上,如牛奶的瓶身就这样混在茶几中。

    空气中混入了香氛的味道,一如它本身的名字,禁忌的上()瘾。

  “走吧。”

    回应郭嘉的却是一个响亮的倒地声。

  

    光芒,一下子消失了。

 

     荀彧接到郭嘉短信的时候,他正在安排上区今日的工作。

     孙权接手了吴的势力,他接下来的动作也是备受所有组织的关注,毕竟上区最高势力刘协的位置,任何人都在虎视眈眈着。

    信息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个字:医院。

    曹操出事了,还是能让他进病房的大事。

    足足愣了好几秒,荀彧才想起要通知一部分重要的人赶去医院。

   手机联系人有很多,往下浏览的时候还必须快速做出判断,谁才是有资格能进病房的人。

   动作忽然戛然而止,他的手指在荀攸的名字上停了下来,悬在空中。

   如果你现在知道了,会不会第一时间赶过去?淡然如水的性格被急躁激起波纹?

   对不起,他也有他的自私。

   荀彧略过了那个名字,按下了发送键。

  

  “又怎么了?昨晚我们才见过吧。”

  “老大出事了,现在在医院。”

    电话那头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伴随着“咣当”的响声,让荀彧不得不调小了蓝牙的音量。

    荀攸的说话声被一些毫无意义的碰撞声所模糊,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嘟嘟嘟”的声音在安谧的车里响着。

    他坐直了身子,又稍稍往前倾了一点,将下巴搁在了方向盘上,摆弄着那左右摇晃的向日葵挂件。

 

    那人是太阳,你拥有向日葵的特性,却永远都没有植物的本性。

    你根本做不到失去阳光就会枯萎。  

 

    荀攸出门的时候,荀彧正靠在车上,平静地看着这个方向。

    明明比自己还小一些的人,为什么却……荀攸不安地不敢去看这个人的眼睛。只要一错开那波澜不惊的视线,他内心似乎就可以减少些忐忑。 

  “磕到了?”荀彧打量着他的膝盖,“你也想被送医院去吗?”

  “你到底走不走?”

  “上车。”

  “又不是郭奉孝,再紧张也没用的。”荀攸系上安全带的时候,听见荀彧扔给他的话。

     看,前一秒你还心存感激的人,下一秒就会无情地撕开你的伤疤,让它暴露在空气下。

    荀攸将头搁在干净的车窗上,不再去理睬左边的人。

    天,很久没有晴朗过了。

 

     郭嘉原本以为他再也没有机会接触消毒水的味道了,他身上的香水味好像根本就抵不住医院气味的侵蚀,仅一下就被同化。

     从被曹操抱回去的那天起,他再也没有见过伴随着童年的白色,也再不用让血管被针头不断地刺穿。

     他似乎都快忘记在医院是什么感受了,但是这些扎根的回忆,并不是轻易就能被丢弃的,而是一直存在。

    千疮百孔地攀附在身体的各个角落。

    曹操并没有什么大病,只不过因为多日疲惫加头痛的缘故才昏倒,但是当郭嘉看着护士将尖细的物体推进曹操手背上的皮肤时,他却捂住了眼睛,蹲在地上,不敢去看。

    他怕那连着塑料管流动的液体是毒()药:夺不走郭嘉的命,却能在一瞬间埋葬他的所有。

    他被人搀扶着坐在了椅子上,可能是夏侯惇,也有可能是张郃。但是他不想在魏的一些人面前露出这样狼狈的样子。

    原本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就不少,这样被人看见一定会有传言说他是个精神有问题的异类。

  

    人就是这样,喜欢给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戴上枷锁,贴上他们认为正确的标签。

 

    荀彧抵达的时候,他的头儿已经醒了,坐在那儿安慰脸色更加苍白的郭嘉,而被好生相劝的人却固执地把上半身都压在病床上,维持着姿势,不肯改变。

    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怕打扰病房里的人,他的侄子跟在他身后,不发一语。

    病房里突然安静下来,似乎连点滴落下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总有一个人需要先开口的,荀彧叹了口气。

    TroubleMakers,你们几个都是。

   “老大。”他唤了一声,寥寥几句便将孙权的事情和曹操交代了,顺带捎上了他的分析。

   “这么说,你觉得吴接下来会和下区的那些警()察勾结?”

   “是,刘备虽然只是在下区,但是他的势力一直在往上跑,现在和有点动荡但依旧强大的吴合作正合适。”

     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地搭着话,没有人出声来打断,偶尔有一两下荀攸发出的咳嗽声或者是郭嘉身上的衣服与病床被单摩擦出的声音。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往后退了一步,荀彧已经没有要再发言的打算。

  

   “杀()人。”

   “杀()几个刘备在中区的警()察,加以警告,还能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荀攸看向和他几乎同时开口的郭嘉,对方的回答要简洁许多,但是他知道,郭嘉的每一个字都有着很重的份量。

    他是个不怎么擅长言辞的人,一闪的失落也很好地被乱糟糟的刘海遮住了。

    这种感情,究竟怎么做才能彻底消失呢?

   手被握住的时候,荀攸内心还是窃喜的,他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情绪,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却发着抖。

    他听见曹操安排他和郭嘉一起去完成任务时候的不快,又被曹操那句“公达外弱内强”的夸赞给一扫而过。

 

     很讽刺,各方面都是。荀彧站在那里,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冷着脸鼓掌。

    你只看见他握着你的手,却看不见他始终搂着郭奉孝的臂膀。

    他需要你的智谋,也只不过是稍加赏识了你的品性,你就会把这些都封在保鲜袋里。

    一遍又一遍地拥抱虚幻的幸福。

    真实存在的,倒成了虚假。

 

  “131……啧……”钟会按着数字键,又不耐烦地将一连串号码都删掉了。“你自己打。”

  “可前面不是都打完了吗?”

  “才不要,那样会显得我很愿意储存你联系方式似的。”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姜维将自己的信息又重新输入了一遍,在联系人那一栏却停止了按键的动作。

  “士季,你想怎么称呼我?”

  “就姜维啊。”

  “挺普通的嘛,那就,最重要的伯约❤吧。”

  “喂,别擅自决定好吗!那个爱心真是丑死了!删掉!”

    姜维按着那头躁动的卷毛,手机很快就回到了少年的手中。

  “我送你回去吧。”

    钟会承认,姜维的声音很好听,明明是个成年人,却有着清清爽爽的少年音。

  “回去吧?还是说想去学校?”

    他听到对方又问了一遍,被他拍掉好几次的手此时却朝他伸了出来,俊朗的脸上有着十分美好的笑容。

  “一起,走吗?”

    第三遍。

    钟会发着呆,手却不由自主地伸出,和姜维的指间相碰,然而瞬间他又抽开了身子,迈开腿往前走。

   “那个备注,我一到家就会改的。”

    少年校服上特有的洗衣粉味道被风一吹就散去了,但是那脸红的模样,在此刻仿佛被定格,怎么也带不走。

TBC

* 往后只打CP tags了

评论(7)
热度(37)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