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压切】敬语

社畜Paro 烛台切:长船光忠 长谷部:长谷部国重

BGM:Sexy Zone - よびすて

* 双向暗恋,一发完结 【被极化刺激到昏厥的我又回来了】

    “长谷部君,需要帮忙吗?”

     与高大帅气的外表不同,男人的声音很温柔,伴随着问句的同时还有他从办公桌对面递来的咖啡,棕色的液体上没有一丝白色泡沫的痕迹,显然是被他用心地处理了。

     “不用,SWOT这块我马上就能做好,并不是什么大事。”

      薄唇里吐出来的是非常公式化的客气,或者说工作中的长谷部国重一向都不会夹杂着任何私人的感情,连午休的时候都是会选择坐在办公桌前,严肃地阅读报告。

    “这样啊......那有问题可以找我,毕竟大家都是一个部门的同事。”  

      没有再得到对面人回答的长船光忠弱不可闻地叹着气,在设计精致的文档里打着工作上的内容,但又丧气地一格一格按下了删除键。

      长谷部和他对话的时候,始终没有用那双紫灰色的眼睛看他,意识到这点的长船顿时失去了工作的动力,任由保留着空白文档的桌面进入睡眠状态。

      电脑的屏保是一组他拍摄的照片,在并不算清晰的屏幕下却仍保持着鲜艳的色彩,完美地展示了四季的交替。这组图片似乎看上去只是些被相机捕捉下来的静态物,可对长船来说却是十分值得珍惜的美好。

      真想和长谷部君一起........


       烦躁,这是长谷部大脑运作时候最拒绝的心态。一旦被这种心情所掌控,那接下来的思考无疑是白费时间,而他定下的今日目标也就很难完成,这会使得他陷入坏心情的恶性循环。

      想到这个结果,长谷部便慌乱地喝了一口咖啡,强迫那有些苦涩的液体能分散他糟糕的注意力。

      然而手上的热饮是长船准备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杯子的把手都变得烫手了起来。

      适得其反的效果。

      幸好被他在意的人此刻正趴在桌子上,连平时打理整齐的头发都垂了下来,软趴趴地贴着干净的桌面。

      这样的长船反而更令他担心了。一连串带有关心的询问在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却又被迫停止,这个别扭的动作源于长谷部并不认为自己和长船熟到能聊日常的地步。

      至少开口问的人选不该是他,毕竟他是长船在组里唯一会在喊名字时候带上敬语的同事。


     “长船君。”

    

      意料之外听到自己名字的长船坐正了身子,手臂碰撞到鼠标的瞬间,电脑也恢复到办公界面。

    “是的,有事吗,长谷部君?”

    “上班的时候最好还是别偷懒吧。” 

    “真抱歉!”

      被责备了啊。

      长船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去回应这个听上去有些无情的批评,不过他没有将心思放在工作中也的确是个不争的事实。

      他的余光越过了障碍物,试图查看对面人的表情,试了几次都无果后也便放弃了。

     “累了的话不如提前去午休,也好比在这什么都不干来得强。”

     “我明白了,那长谷部君要一起吃饭吗?”

     “不必了,长船君先去吧。”

       带着敬语的借口,也是长船从对方那里获得最多的话语。他试图再找点其他的句子来聊天,然而从近在眼前的位置发出的鼠标点击声让长船无奈地摇摇头。

       看,连对话都是断断续续的,真是笨拙啊。


    “光坊不是很擅长应付女孩子吗?把这个技能用来对付长谷部不行吗?”

    “女生和长谷部是不一样的!而且,就是因为对长谷部的感情不同,才困扰啊。”

      饭盒里看上去可口的肉块被筷子戳出了几个洞,长船颇有些不满地翻动着米饭。

     “是哦,他好像确实对你没什么特别的,但总觉得又不是那样。你加油,我们会支持你的。”鹤丸国永从长船的饭盒里捡了一块没有受损的鸡肉,咬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唉.......如果是这种情况,更加不能让长谷部君知道我的想法了。”

      “嗯?等等。”鹤丸突然打了个响指,“光坊你平时是怎么叫我的?”

      “诶,鹤桑啊?”

      “那广光呢?”

       “......俱利酱。”

       “药研?”

       “就普通地。”

       “你看,你只对长谷部用了敬语,你确定你喜欢人家?”

       不是的,长船在心里立马进行了反驳,但是他却放弃和鹤丸解释的机会。对任何人都可以用简称却对长谷部用了敬语的做法,是长船故意这么做的,这并不是用来提高注意力什么的,只是因为他爱着长谷部,并且十分尊敬这位有能力的组长,所以才会想到将敬语加在姓氏后面。

       这是他证明长谷部对于他而言很特殊的方式,但对方是否也抱有这样的心思,长船便不得而知了。

    

       长谷部现在很后悔,他甚至连偷偷提前下班的鹤丸都没有理会,而是紧张地不住看墙上的时钟,指针每转动一格,他的眼皮就会跟着跳一下。

       怎么就冲动到问出口了呢?

     “下班后,要一起回家吗?”

      考虑到今天的他和长船都不在状态所以有加班可能性的长谷部没有想过对方会答应,所以才这么心安理得地提出邀请。

     “没有问题,到天桥那的方向是一致的吧。”

       爽快的回复倒让长谷部窘迫了起来,他慢吞吞地嗯了一声,还坐在办公椅上的身体却自动丧失了工作能力,脑海里开始快速搜索可以谈论的话题。然而除了项目上的事,他似乎很难找到其他能和长船分享的东西。

       这个尴尬的结果并不能归咎给长船,长谷部明白的,长船人缘非常好,兴趣也广泛。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的缘故,喜欢并依赖对方的同时却从没尝试过去主动了解这个人——

       真是太失败了。


      “天黑得越来越早了呢。”

      “说什么傻话,现在可是已经冬天了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是啊,都入冬了,所以距离年末也就是翻个日历的事了,”长船停顿了一会儿,瞧了几眼街旁已经装扮起来的小店,才继续问道,“长谷部君新年有什么打算吗?”

      “在家办公。”

      “诶......”

       也许是早就料到会获得这样的答案,长船并没有表示出什么惊讶的情绪,帅气的脸庞上还是一如既往温柔的笑容。

       从公司所在的大厦到天桥的距离并不远,平时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今天却被心照不宣地放慢了速度去完成,以至于长船觉得连街旁的路灯都变得吸引人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没有带着正经严肃表情的长谷部,也许是因为照明并不够的缘故,这个人的整个轮廓都柔和到不可思议。

       “到了。”

       什么啊,这么快。

       经长谷部提醒的长船忍不住在内心抱怨起来,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即使过了几个小时后又能再见面,但对于不再是两人独处的现实,他还是感到难受。

     “那就这样,明天见。”

       虽然可能是他的臆想,但长船却感觉听出了长谷部这句简短道别里同他一样的心情,那是种很微弱的语气变化,可又确确实实在某些音节上发生了转变。     

      也许,可以现在,确认一下?

      “国重,”直呼其名的紧张感让长船放在身侧的双手都捏紧了,“明天见。还有,可以的话,新年不妨考虑和我去浅草寺吧。”     


       “好。”

       

      让人心跳加速的回答,给彼此都升了温。     


      “早上好,国重。”

      “早,光忠。”

       这样模式的对话让鹤丸直接将水喷在了电脑上,甚至连药研都扯下了一边的耳机,更别说表情微妙的大俱利了。     

      【你们交往了?昨晚我离开后发生了什么????】     

       手机接二连三地跳出很多信息,然而长船却并不想搭理友人们的骚扰。他打开了记事本,将圣诞节那天圈划了出来,在旁边小小地注明了一条。

      【和国重表白的日子。】       


【END】

于是最后两人在新年穿上了情侣装(参考长谷部极化衣服)


    

  

评论(3)
热度(98)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