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夏恋

* 美术老师O X 微不良但优秀学生S

* BGM:Otokaze - 夏恋

   “老师,要来些汽水吗?”

     冰凉的物体贴在了大腿上,在闷热的环境里带来了很好的降温效果。没有得到回应的少年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吮吸冰棍的声响从他的嘴里发出,比树上的蝉鸣还要扰人。

    大野智将批改到一半的美术作业放在了一旁,接过了冒着水汽的瓶子,在少年趁机靠过来的时候,把他轻轻推坐在地上。

   “小翔嘴唇上沾到了,我给你擦擦吧。”

    温柔的一句话让少年放弃了含在口中的冰棍,伸长了弧度优美的脖子,大大的眼睛充满了期待。

    纸巾带来轻轻的触感让少年闭上了眼睛,直到这孩子舒服地发出声叹息后,大野智才移开了手。

   “大野老师,汽水……”

    桌上的塑料瓶已经不断地渗出水珠,沿着边缘淌下来,在地上形成了小小的水滩。

   “我再去给你放点冰吧。”

   “不用,倒是二宫老师的作业有写完吗?他一直在和我告状哟。”

    樱井翔长长地叫喊了一声,似乎是没有料到大野智会问这个。

   “太多了,不想做啊,而且不用做我就能考第一啦。”

   “不完成就不给你做最爱吃的咖喱。”

   “大野老师!”

    少年气呼呼地唤着眼前笑得软绵绵的男人,站起了身,伸出了手臂,将已经湿淋淋的碳酸饮料一推,不偏不倚地落在被搁置的作业上。

    美术专用的铅笔稿纸迅速就被包装纸上的水渍给侵染,原本精致的建筑素描几乎是一瞬间就被破坏了,在纸上只留下一团墨印。右上角的名字也被蔓延开来的水圈给模糊,但是还是能分辨出是生田斗真的作业。

   “小翔。”

     樱井翔能听出来,这是大野智生气的前奏。在他的印象里,学校里的大野智从来都是对任何一位学生都笑眯眯的,软糯的嗓音配上年龄欺诈的面包脸也使得这位美术老师很受欢迎。  

    也许只有他才体会过大野智的严肃。

  “老师,我去复习了!”

    他慌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光着脚丫子,跑进了楼上的房间,发出了一连串声响。

    叹了口气,大野智将那张已经不能再看的作业捡了出来,从还存在的线条来看,这曾经是副非常棒的作品。

     该怎么和斗真道歉呢?大野智在为此苦恼着,可更让他懊恼的是他竟然对那孩子能容忍到这种程度。他自己非常喜欢作画,所以对有天赋的学生他一向都很照顾,学生优秀的作品他也会存稿,这就是他对绘画的态度。

     但遇到了樱井翔之后,这些坚持往往就会开始动摇。

  

   “砰砰”的脚步声突然又响了起来,从楼上由远到近地靠了过来。少年好闻的洗发水味道逐渐逼近,大野智下意识地张开了怀抱。

  “大野老师,别生我的气了。”

     樱井翔的唇和他触碰到的时候,大野智想果然,这孩子的话,怎么样都可以原谅啊。

     就因为是小翔,所以是不一样的。

   “今天夏日祭的衣服,有带来了吗?”

   “带了!”


     大野智曾经向二宫和也提起过这段关系的开始。

     那是去年的夏日祭,白天难得一见的高温被午后的暴风雨给带走,到了晚上就多了些凉风,偶尔会有昆虫扇动薄翅的声音,和孩子们充满活力的嬉笑声混合在一起,为这一年一度的节目添上了热闹的气息。

     仅穿了一件单薄浴衣的大野智还是在刚进庙会的时候就有了汗,衣服黏在身上,印出了汗渍的形状。这些庆典活动对大野智来说,并没有在画室丰富他的画册来的有意思,但因为是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的请求,推辞掉也的确是不妥。

     然而还未等他寻找到约好的友人,就有一个穿着熟悉校服的男生往他身上冲,不,准确地说是直直地倒在他面前。男生的发尾带着棕色,因出汗而变的黏腻的手臂被大野智握在手里的时候,还是多少让他感到恶心。

     这种表面上体()液上的交换在他看来是夏天最频繁又最讨厌的事。但是对于一个体力不支的学生,他终究是狠不下心来去推开。

     “老师……唔,大野老师……”少年抬起头,虚弱地传达着他的无助,而正因孩子的这个举动,大野智才认出这是樱井翔。

     这个从来没有来过他一节课的学生,但是又能准确地喊出他的名字。那漂亮脸蛋上的青紫伤痕给这位未成年染上了点叛逆的味道,夹杂着与生俱来的少爷气质,竟给这孩子带来了反差的吸引力。

    “嗯?樱井同学?没事吧?”

     他试探着叫了几声,换来的是少年被碰撞到伤口的低声呜咽,已经变了声的嗓音称不上柔和,但在这种情形下,却极具诱惑力。

    “我记得你的班主任是二宫老师吧?他就在附近,要联系他帮忙吗?”

    

    “你当初怎么不找我?你知道我和Aiba酱等了多久吗?你就这么带着我的学生跑了?!良心呢?”

      大野智将手上的污渍留在了白色的毛巾上,发出了软软的笑声,却没有再多和二宫和也分享之后的事了。

    

      少年带有泥土的手在干净的浴衣上留下印记,却又坚定地哀求着。

    “大野老师......请不要把我交给其他人,拜托了。”

      这种话,怎么能让其他人知道。

     

     “小翔,我一直有个问题。”

      舔着苹果糖的少年在庙会嘈杂的人声中捕捉到了身侧人的问题,为了能听得清楚些,他便往旁边靠了些去。

     “什么?”

     “你是怎么会认识我的?你在我的课上出勤率可是零哦。”

     这个问题困扰了大野智很久,从去年的夏日祭这个孩子撞进他的生活里开始,持续到今年这种暧昧不清的日子。

     “哦,这个啊,”樱井翔不小心被身后的人群推搡了几步,和大野智一下子分开的距离让他赶紧又跑了回来,“足球比赛结束的那天,我从窗户口看到在画画的你,那样的大野老师很有魅力,所以我就去问了Jun。”

     这的确是事实的一部分,然而樱井翔并没有全部都说出来,比如他故意弄得一身是伤的出现在夏日祭上。

     知道答案后,大野智又觉得一切的源头都不重要了。他从没有对樱井翔说过任何一句保证,反倒是小他好几岁的少年总会每天都和他表白,好像这感情没有腻味的一天似的。他不确定还没有成年的孩子能有多明白喜欢这两个字的沉重,但是他会一直陪着樱井翔成长,就算未来的某一天,成年的少年选择了离开。

     然而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他这份小心翼翼的守护,樱井翔才会选择每天和他表明心意。

    

     下过雨后的夜空很干净,乍然绽放的橙色烟花给深色天空点缀上了颜色,花火散落的亮光照在庙会的游人身上,迫使他们放慢脚步,去欣赏这短暂的美好。

    “小翔,拉住我吧,别走丢了。”

    “好的。”

     耳边萦绕的爆炸声将一切外界都隔绝了,可少年趴在耳边所说的话却又听得十分真切,大野智微笑着看着烟火,不自觉地将樱井翔的手握得更紧了。

    “大野老师,我喜欢你。”


     足球比赛结束的少年偶然透过干净的窗户看到了那位背着阳光作画的老师,专注又安心的样子让他的心跳比在赛场上奔跑的时候还要激烈。

     而浑然不知的美术老师正在努力描绘着一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男孩,那是个仅瞧上一眼就让他过目难忘的孩子。


【END】    

* 所以最后TOMA的作业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评论(4)
热度(54)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