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髭膝】恋人

* HP Paro!!! (我疯了)

* 带一点点烛压切

* 这种paro注定OOC的命运........

    

      “周末,我的恋人要来宿舍。”

        髭切宣布完,停下正在调配药水的动作,眨巴着眼睛,又继续往锅里添加墨绿色的植物。

        烛台切愣了好几秒,手中厚厚的占卜学书本自动合上的声音惊到了趴在怀里的小黑龙,那刚从龙蛋里出来的小家伙不安地抬头看着自家主人。

        他用手指点了点腿上小小的脑袋,将脚边的毯子盖在了上方。  

     “需要我做什么吗?”

        髭切手边的沙漏已经开始慢慢计时,他没有立马回答室友的话,而是想起了什么,拿起桌上的魔杖,从好友身后的书橱里将一本黄色封面的书送到了他自己的手中。

     “什么都不用吧?”他盯着泛黄纸张上的图片,手指从几百个不同的蜘蛛画像上划过,“他家务的技能不比你差。”他补充道。

       烛台切点点头,抬手念了句咒语,在开口回应髭切的同时,壁炉里升起了温暖的火焰。

    “我都不知道你有恋人了,这样隐瞒可不公平。”

        说着说着,他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位斯莱特林的清晰轮廓,虽然对其大致的印象都停留在室友优秀的弟弟上,但是能想到这位来自对家学院的学弟也不是没有原因。

        那你弟弟怎么办?这样的疑问描述,他还是会选择避免的,因为过于直白的话是没法得到髭切的重视。况且,以他外人的身份去探究一段伦理感情,这太微妙了。

        墨绿色的刘海也许会耷拉下来,也有可能跑出去淋雨,然后裹着湿漉漉的学院袍蹲在格兰芬多的宿舍外,因为被抛弃而无声地呼喊着哥哥的名字——

        总之,烛台切的脑回路就定格在这样一副落魄的场景上,然后他心里就相应地产生了所谓怜悯的情绪,不过直到髭切做完了魔药作业,他都没能够将话题扯到兄弟的问题上。


        周六,虽然髭切说过不需要准备什么,然而烛台切还是秘密地做了一桌子的饭菜,然后用隐形咒语将它们藏了起来,反倒是应该去迎接恋人的主人公,再打着哈欠出了门后,就一直都没有现身。      

        烛台切忽然紧张了起来,他在思考冲去拉文克劳图书馆将长谷部拽过来的可行性。


        膝丸的出现很独特,硬要评价的话,那估计是能得到鹤丸国永赞许的出场方式。他的变形是条绿色的小蛇,是放在一群稀奇古怪的生物中都能被忽视的存在,不过如果以这样的模样突然出现在壁炉里的话,那惊吓效果就另当别论了。    

       当他伴随着一团绿烟从壁炉里蹿出来时,烛台切差点将手中的小龙丢了过去。

      “膝丸君?”呼喊的语调是非常夸张的上扬,因为比起短暂的惊讶,烛台切似乎有更加担心的事。

      “对不起,兄长忘记告诉我通行口令了,给你添麻烦了。但也请别责怪兄长,他最近很忙。”膝丸拍了拍沾上的烟灰,却不忘为自己的哥哥做解释。

        毕竟是连弟弟名字都能忘的人,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也并不奇怪。烛台切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然而他更加在意的是即将出现的哥哥恋人和弟弟打照面的剧情。        

        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快步走过去推着刚想帮髭切整理床铺的好弟弟,催促着:“膝丸君,你快回去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但是,是兄长叫我来的啊?”

         烛台切移动着暗金色的眼睛,倒吸了口冷气后,手撑在了沙发上,话在脑中滚了好几来遍,才开始解释。

        “髭切的恋人要来,”他自暴自弃地说,连声音都变得无奈了起来,“膝丸君请做好心理上的.......”

         “烛台切桑,兄长没告诉你吗?”膝丸打断了还没有说完的烛台切,无意识地朝哥哥的床位靠去,“兄长的恋人,是我啊。”

          他的脸因为这句话染上了红色,也削弱了斯莱特林一贯给人的高高在上。

          烛台切不得不承认,他没法朝这样的人发脾气。这位非典型的斯莱特林弟弟只要一提到哥哥,就会变得格外可爱和无害,比平时还要平易近人。


        “啊,弟弟丸到了吗?”髭切抱着一个透明玻璃瓶出现在宿舍门口,透明的瓶身里装了他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小精灵,“哎呀,看起来光忠知道了?”

         他看着瞪向他的暗金色眼睛,对方似乎随时都有掏出魔杖的可能性,不过这可威胁不了他。

       “别气了,”他走过去拍拍那宽厚的肩膀,“这个小东西就当礼物送给你吧。”

        烛台切翻了个很不帅气的白眼,打了个响指,房间正中央的桌子上就出现了可口的饭菜。


       “兄长,魔药课的作业还好吗?”

       “嗯.......比起擅长的科目,果然还是担心黑魔法的实战练习啊,真害怕把陪练的人打飞。”

        烛台切转动着勺子,安静地在一旁吃饭,实际上一开始他并不想参加这场难得的恋人团聚,可是最后还是被说服着留了下来。

         活跃气氛的事基本都由膝丸完成了,但也大多是他在不停地和髭切聊天,而两位年长的格兰芬多则变成了听者。从长相来看完全符合斯莱特林风格的少年在与哥哥互动的时候,无论谈话还是动作上,都夹杂着厚厚的孩子气,这也是烛台切从没看到过的样子。

         膝丸很依赖他的哥哥,这是烛台切与髭切成为了室友后,第一件就明白的事。时不时就能在格兰芬多看到等待着的少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也许在外人看来,是膝丸在照顾有些丢三落四的兄长,不过烛台切却认为并不是这样。

        在其他人面前独当一面的魔法师唯独在自己哥哥面前变得不一样,这种感情并不适合随意揣测。


         其实谁需要谁并不重要,反正这样的相处模式只会让这对成为恋人的兄弟之间变得更加密切。


        “兄长,这次的级长,我选了你。”膝丸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到髭切身边,将那有些歪斜的学院徽章重新别上,在他准备重新回到座位的时候,却被髭切拽着袍子,毫无防备地被吻了一下。

          脸顿时就变烫了。在对上髭切笑眯眯的表情时,膝丸轻声埋怨了一句,随后低下头,窘迫地闭着眼睛绕过了烛台切。     

        “级长的话,光忠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呀。”髭切眨了眨眼睛,在弟弟因为这句话变得尴尬的时候,迅速地瞟了眼喝完最后一口汤的室友。

        “我吃完了。”烛台切不动声色地抓过趴在床上的小龙,从桌上捎走了几本黑魔法的课本,然后对着壁炉念了句咒语。

       

       “希望我从拉文克劳回来的时候,至少餐桌是干净的。”             


       “没事的,光忠不是容易生气的人,腿丸不要在意。”大概是看出弟弟多少因为友人离开而不安的模样,髭切越过桌子,摸了摸那有些垂下来的淡绿色刘海。

         这是膝丸最喜欢的动作,不论被触碰脑袋的时候是出于兄长的关爱还是恋人的亲昵,都能让他感受到被认可的温暖。

         甚至让他忘了去纠正被叫错的名字。

      “让我们回到之前的话题,弟弟丸真地认为我适合做级长吗?”

        听完问题的膝丸单纯地点点头,然后露出了让髭切感到耀眼的笑容。  

       “对于我来说的话,兄长是当之无愧的,还有是膝丸啦。”

        像是知道膝丸会这么讲的髭切在确确实实听到想要的答案后,得逞地笑弯了眼睛。


【END】

*可能要被开除粉籍orz


评论(3)
热度(167)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