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岚】Submarine

* 过去和未来成分皆有捏造

* 1.1W字短打

* Submarine: 深海的;水面下的;海底生物


01    

     濑名泉脑子中有几百个和曾经Knights的成员重新时候的场景,却没有一个和现在可以重合。

     被他假设的场合有关于月永レオ的,朱樱司的,朔间凛月的,但是大多数都是围绕一个人而发生。这个人现在就出现在他面前,爱用的撒娇口癖还是没有改变。

     但是濑名泉却觉得不认识他了。

     “鸣君。”

     被叫的人转过身,然后露出的笑容让濑名泉难以形容——很好看,但是也很不真实。他看着涂了口红的嘴唇对他一张一合:“泉ちゃん。”

     为什么去酒吧?为什么要贴在不认识的人身上?

     问题的答案也许太显而易见,又大概是濑名泉不想知道原由,总之他没问出来。

     “看起来你过得还不错。”

     一开口就变成了这样略带嘲讽意味的话,濑名泉也不想把重逢弄得很难看,但是他就是忍不住。他不想去思考这其中蕴含的感情。

     “嗯,挺好的。”

     他看见鸣上岚朝他张开了双臂,往前进了一步,但仅是一小步,并不多。

     “抱一下吧。”

     濑名泉没有走向鸣上岚,他觉得有点恶心,不是因为鸣上岚,而是因为那衣服上可能沾有其他人的气味。但是他往后退,鸣上岚就自己走了过来,与其说拥抱,不如说是把整个身体都靠在了他身上。

     三厘米的身高差,正好让那人可以将头放在他肩上。

     带着果园香味的气息,非常适合鸣上岚的味道。濑名泉揉着鼻子,似乎想减少充斥鼻腔的香水味。

     他记得鸣上岚曾经说过自己是维纳斯。他觉得现在的鸣上岚是真得犹如维纳斯。

     “能见到泉ちゃん人家太高兴了。”

     他听见肩上的呢喃,接着就是长长地叹息。

 

      能见面真的是,太好了呢。

   

     “泉ちゃん现在在做什么呢?”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的也是呀,”鸣上岚将留在靴子上的积雪拍掉,赶紧跑着跟上了没有停下的濑名泉,“人家毕业了,就回来了。”

     去的学校,学的专业,四年的生活,濑名泉一概不知。要是真发问的话,他都得推算一下确切的日子——正式没有联络的起始点。

     “哦。”

     这已经是他能给予的最大回应了。仔细琢磨一下,的确是对这个人有很多疑问。他的心情从见到鸣上岚开始开始后,似乎就经历着大起大落,在震惊和愤怒中还必须装出让人信服的不在意。

     其实他什么都做不了。用前队友的身份去关心吗?那朱樱司可能比他更适合和鸣上岚交流。

     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前恋人,那就更加是个和微妙联系在一起的认证了。

    “泉ちゃん还在念书吗?”

     鸣上岚贴了上来,吸了吸鼻子,问濑名泉的时候还不忘眨眨眼——  一个从高中开始就保留着的习惯。

     濑名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睁大了蓝色的眼睛,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一样。

    “你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拎的也是装课本的包。是在学医吧。”

     他是真的很讨厌鸣上岚过于机灵的脑子,感觉什么细节都逃不过这个人的观察。就好像,对方把他的信息都了然于心,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烦。

    “差不多得了,我要坐车回公寓了。不送。”

     濑名泉拉高了领子,站在车站等公交,并不去管接下来鸣上岚准备做的事。回家也好,在他身后站着也好,这些都影响不了他原定好的计划。

     平时的巴士总是来得特别慢,这也成了濑名泉经常和月永レオ抱怨的话题。他曾经拿着手机算过,这个时间点30分钟才来一班是很平常的事。所以对于今天比任何一天都出现得早的公交,他是真地打从心里感谢。

   “我们还能再见吗?”

     濑名泉只是侧身让下车的人先通过,就被鸣上岚拉住了手。他不耐烦地甩了几下,却挣脱不开一心想要答案的人。

    “不能了。”

     然后手就被放开了。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靠窗的。他知道鸣上岚没有走,也肯定还在执着地看他,所以他故意坐在这里,就是想让这个人知道,他濑名泉是真地不打算再见着他了。

     过去的早就是被永久清理掉的了。濑名泉低头看着手机,快速给月永レオ打了条短信。 

     电车慢慢地发动了。太好了,不会再遇上这个人了,他想。

    “泉ちゃん旁边没人坐吗?那人家坐了。”

     濑名泉浑身都僵住了,迅速摁掉了月永レオ打来的电话,抬头看身旁的人,确认他自己并没有产生幻听。

     是那个鸣上岚,笑得很温和,站在座位旁,还在朝他挥手。

     反正已经不在意了,就不必被过去的人或事物给牵绊住。濑名泉将自己的包放在腿上,给鸣上岚腾出了地方。

  

     【我会晚些回来。】

     【哦?有什么事吗?濑名。】

     【的确遇上了大麻烦。】

 

02

     濑名泉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鸣上岚没有跟着,而是拉开了窗口,不顾夜班车上休息的乘客,朝他叫着:“泉ちゃん,またね。”

     下次再见。自说自话就被人决定了人生安排一样的感觉,这真是一件很讨厌的事。

     濑名泉是看着车开走的,他只是想确认鸣上岚离开了,而不是下一秒可能出现在他背后,欢快地拍着他的肩。

     幸好,这样的假设并没有成立。

     月永レオ不会做饭。他估摸着,便在回去的路上顺带买了点吃的,还习惯性地在包装纸上查看了卡路里—— 鸣上岚留给他的下意识反应。便利店对面就是合租房,他没有选择坐缓慢的电梯,而是一路跑上了三楼,手里拿着钥匙,想将钥匙插进锁孔来开门。

     然而,他失败了,并不是因为运动后而变得气喘吁吁的缘故。濑名泉擦了擦汗,在冷得下了雪的日子里,他出的汗将灰色的头发都黏在了额头上。

     在心虚什么啊,真烦人。他在第三次尝试后,终于是将门推开了。

     趴在桌子上的室友正在五线谱上画着符号,降噪耳麦让专注音乐的少年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继续跟着节奏转动铅笔。

    “喂,Leader。”他走上前,将耳麦往后一拽,连带着月永レオ也往后倒了下去。大大咧咧的少年在仰头看到是谁后,也没生气,反而嘻嘻哈哈地关掉了还在播放的音乐。

    “濑名,哦!你买吃的了!太好了,快饿死了,身体都跟不上我的灵感了。”

    “没你的份,”他嘴上一如既往地说着无情的话,但是还是从手上的塑料袋里掏出了一份便当,“买多了的,你自己去加热。”

    “哈哈哈,行。”

      月永レオ光着脚,啪嗒啪嗒地跑开了。濑名泉将桌上的纸都丢在了沙发上,最上面一张注满了文字的封面让他一下子想到了Knights存在时的事情。与如今正在奋斗医科的他不同,他的室友,他曾经的leader,他们仍然会喊做国王的人,还在做着喜欢的作曲,还在将对音乐的喜爱延续了下去。

     挺好的。

     脚步声逐渐逼近,濑名泉停止已经飘散开的回忆,将先前在便利店已经转好的寿司放在桌上,扯开了蛋羹的包装纸,用塑料调羹从边角开始吃起来。

    “你今天遇上什么麻烦事了?”

     月永レオ盘腿坐在地上,拉开木制筷子,用手肘拱了拱濑名泉的小腿。

     可以的话,濑名泉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他像是被戳中要害的垂下头,不屑地哼了几声,在将蛋羹全部吃完后,捏着空了的盒子。

    “你在Knights的时候觉得最有趣的那位,今天被我遇到了。”

     月永レオ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地拍了下膝盖,笑了起来,束着的短马尾也跟着左右晃动。

    “濑名,你直接说鸣不就好了。”

     但是后来,这个开朗的室友也不笑了,而是和濑名泉并肩贴着坐,用少见的低沉声音问:“濑名,你不会还在介怀过去吧。”

    “怎么可能。”

     他回答得很快,近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那就好,”月永レオ的声音又变回了清爽,伴随着吸炒面的杂音,含糊不清地将话题扯得很远:“濑名,周六有空吗?陪我去挑香水。”

    “香水?”

     濑名泉坐直了背,仔细打量起他的室友,又随手从包里找到了体温测量计,用眼神示意对方接下来。

    “不愧是未来的医生,这种东西竟然都随身带。还有我是想给我妹妹挑选生日礼物而已!你别想太多。”

    “为什么找我?我又不懂这些,很烦的好嘛。”但是仔细一想,除了他濑名泉,好像的确是没有其他更好的人选了。高中时期也不是没有过这种为妹妹购物的请求,但是多半月永レオ最后都会和鸣上岚一起去,因为那人在选购物品这方面,简直是天赋异禀。

     他虽然脾气算不上好,但是升入大学后,真正意义上的情绪波动相较以前,就要收敛很多。这种急躁的感觉好久没有体会过了。他抽出纸巾,摇着头,胡思乱想。

    “算了去吧,只是为了避免你将妹妹生日搞砸,你可要感谢我啊。”

    “是,是。”

     月永レオ好心地将饭桌擦干净,把垃圾全部都整理完毕,给濑名泉让出地方学习,而他则借用沙发,趴在地上继续记录下他的灵感。

     所以这样的日子就够了。濑名泉将书本全都倒了出来,将他自己因为鸣上岚的出现而变糟糕的心情也一并给清倒了干净。


03

     两张试香纸被喷上香水后就散发出甜腻的香气,不是清淡的,而是浓郁的东方花香调。

     濑名泉举着长条的纸,在鼻子附近扇了扇,随即皱紧了眉头,将试香纸丢进了柜台旁的垃圾桶里。

    “难闻死了。”

    “不会啊,我觉得这瓶不错。”

    “闻太多导致鼻子失灵了吗?烦。”

     他嫌弃地将白色水晶瓶还给了店员,走出了店门,暂时想给呼吸道换换空气,身后的月永レオ叫了他的名字,然后也跑了出来。

     自从两个人都从梦之咲毕业后,就太久没有接触过这种化学制成的香味了。濑名泉每天面对的,更多的是消毒药水,而今天好像是一口气把缺少的份都补回来了一样。

 

    “呀,泉ちゃん,王!”

     商场的地板是米白色的瓷砖,这和正笑着走过来的鸣上岚身上的外套颜色一致,稍微过膝的长外套将这位曾经的模特身段很好地显现了出来。成长了的少年还是有一张漂亮的脸,但是却比高中时期要多了说不清的柔和与安静。

   

     濑名泉发现,他给鸣上岚做的假想从来都没有正确过。

 

    “哟,鸣!好久不见了。”

     和站在一边不动的濑名泉不同,月永レオ主动去和鸣上岚拥抱,然后就像是遗忘了四年没有任何联系的尴尬事件,与鸣上岚进行了对话。

    “鸣,你来的正好,我要给我妹妹选香水,但我和濑名都是外行,你来看看。”

    “什么叫外行。明明是leader的品味不行才耽误了我的时间!”

    “可以呀,人家对香水可有研究了。”

     异口同声的回答。

     濑名泉咬着牙将手握成了拳头,背在了身后,以很快的速度将鸣上岚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是的,从金色的头发到黑色的皮鞋,都比他想的还要好看很多。

    “那我回去了。”

     月永レオ先进了店里,所以他没有听见濑名泉的这句话。

     濑名泉没有给鸣上岚反应的时间,就板着脸,转身就走,直接的态度和当年很像。

    ——和当初鸣上岚提出分手的那天,自己决绝的样子一模一样。

    “泉ちゃん!”

     他听见鸣上岚在背后叫他,不出所料地手也被抓住了。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承认这人的确是曾经田径部的重要成员。

    “泉ちゃん,别走。”

    “就当卖人家一个人情吧。”

     濑名泉可以把手甩开的,这是他在高中对付黏上来的鸣上岚惯用的伎俩,而这种情况是随着他们交往后才有了好转。不过他确实并没有什么离开的理由,他是来陪月永レオ的,鸣上岚只是个突然出现的插曲罢了。

     他转过身子,就撞进了那双复杂的紫色眼睛里。漂亮的眼眸里有他的身影,很清晰,当然还有一些他看不懂的情愫,仿佛是将千言万语都隐藏了起来的温柔,却又有渴望着想被谁去关爱的茫然。

    “先说好,我是留下来陪leader的。”

    “这无关紧要,只要你在就好了。”

     这家伙这么说,还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王,你试试这个,”鸣上岚抽出一个独角兽颜色的瓶子,取出两张试香纸,“Everlasting Purity,或许很适合王的妹妹ちゃん。”

     当他把带有香味的纸递在濑名泉眼前的时候,对方斜了他一眼,随后将试香纸从他的手里抽走,却把他的手推得远远的。

     还真是,非常干脆的表达。

    “这个真的好闻,我妹肯定会喜欢的!濑名你呢?”

    “又不是给我买,超烦人啊你,虽然是比你之前挑的都好吧。”

    “谢谢鸣!一下子就解决了。”

     月永レオ发出爽朗的笑声,拿着店员给的单子,拍拍鸣上岚的背,就迅速跑去商场中心付钱。

     鸣上岚注意到身旁的濑名泉对着一瓶香水看得出神,他也跟着望了过去。

     Submarine。

    ——瓶身是和深海一样的蓝色,如波浪的花纹装饰了单一的外观,香水的名字使用的是不算夸张的艺术字,和整瓶香水传递出的格调十分搭配。

    “泉ちゃん也喜欢Submarine?”

    “并不是,”濑名泉垂下视线,捶了捶香水上方的玻璃,“单纯觉得瓶子还可以,比起它周围的。”

    “这个香水瓶设计师的名字,叫Alice。Submarine对他而言,一定意义非凡。”

    “你怎么知道?”

     鸣上岚有一瞬间欣喜。从和濑名泉不连贯的聊天开始,他就做好了被冷嘲热讽的准备,所以就算没有下文,他也可以很好地将寂寞掩盖起来,笑着继续自说自话。于是现在濑名泉愿意和聊Submarine,他自然是开心的。

    “人家学的是设计呀,”他做了一个wink,“这些都分析不出来可是不行的哦。”

    “哦,你说过,忘记了。”

    “没关系哟。”

     不要紧的,是真的觉得无关紧要。高中时谈话中的小细节,随着时间的过去,忘记也是很正常的现象,尤其是在分手的时候才透露的信息,从一开始就没觉得濑名泉能记得。

     所以,再告诉一遍就可以了。

    “泉ちゃん,你知道Alice吗?我指的是那条鲸鱼的故事。”

     濑名泉靠在玻璃橱窗边上,回答了声不知道,却又抬抬下巴示意鸣上岚继续讲。

    “那是一条没有同伴理睬的鲸鱼,它唱歌的频率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因此它是被同类遗弃的异类。”***

    “世界上有许多和Alice一样的人。也许这位设计师就是其中之一。”

     鸣上岚说这段话的时候,视线越过了濑名泉,没有具体在看什么,或许只是沉浸在了他自己的某段回忆里,又可能他的内心与Alice产生了共鸣,也在默默地哼唱着没有人能听见的歌曲。

     月永レオ跑了回来,鸣上岚在看到后就露出了笑脸,拍着手在和店员讨论包装的方法,结束了和濑名泉的对话。由他开始,也从他终止的交谈。

     和他们当时的恋情一样,没有区别。

 

    “等待,是需要时间的好吗?肯定会有能听得见它歌声的鲸鱼的。”

     濑名泉靠近了他,在他耳边这么说。

    “那可真是个好结局呀,对Alice而言。”

     鸣上岚笑得眯起了眼睛,这是个比之前要真心实意的表情。

 

04

    “你问他要手机号干嘛!”

    “可是,他没有换啊?”

     濑名泉从货架上选出了一个三明治,丢进了身后好友手中的篮子里。

   “而且是我要啊。”

     他紧跟着啧了一声,手指在各式各样的咖啡包装袋上滑过,最后选定了一个,扔给了月永レオ。

     其实他明白这样无谓的生气很蠢,他只是对于从鸣上岚报出第一个数字开始就能接下去的自己感到无可奈何。

    “泉ちゃん还记得我的号码吗?”

    “不记得了。”

    “那要……”

    “不要。”

     看,他连说完的机会都不给对方就离开了。可是濑名泉并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问题。现在的鸣上岚让他觉得很麻烦—— 回国之后找曾经的恋人,这样的安排和目的,怎么想都是破绽百出的。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情景。他们两个人还都穿着相同的校服,戴着不同颜色的领带,站在平时练习用的屋顶上。他要毕业了,他打算把今后的安排告诉他的恋人,鸣上岚能懂他的,从大多数交往时候发生的互动来看,的确是这样的。

     他让鸣上岚先说,那张漂亮的脸上带着平静,嘴里却念着分手,讲着他根本没有听说过的出国计划。当时的感觉,濑名泉可不想再体会一遍了,胸口都被堵上的难受让他差点上前去揍人。

     不过他忍住了,除了瞬间冷淡下来的眼神之外,他表现出来的都是不比鸣上岚差的平静。

    “要……”

    “不要。”

     无所谓。他先背过了身子,没有让鸣上岚说完。   

 

     相似的场景再次上演,相同的人物,不同的心境。

 

    【泉前辈,之前你拜托我的数据,大概的图我已经跑出来了。】

     收到游木真短信的时候,濑名泉正在对着一堆化学方程式发呆。看了眼内容后,他立即打开了邮箱,果然属于游木真的邮件已经将图片发送了过来。

    【帮大忙了,游君!】

     有的时候关系就是这么奇妙,明明是不同偶像团体的成员,一个在狂热关注而一个拼命在躲的两个人因进了同一所大学,都入了理工部而变成了友好相处的前后辈。这样的联系在同时跨入研究生学院后,就再次得到上升。

     他们很少说高中的事情,坐在一起的时候,大多都是各自看书,等有问题了再会拿出来解决。他们也很少聊各自的私事,游木真不了解他,他也只是把他当做疼爱和需要照顾的弟弟,所以更多的都是在互相帮助。

     游木真对于他和鸣上岚的感情,是知道一点的,不多。

     濑名泉没有和任何人说最后发生的事,只是和月永レオ稍微提了一下结果。讲了也没有用,没有人会对他的处境感同身受。

   【泉前辈,我遇到了一些难题,想请你帮忙。】

   【游君的话,随时可以。】

 

      濑名泉从不同的教学楼里出来,就想绕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去买点东西吃。他急着帮游木真处理题目,连早餐都只是匆匆地咬了一口面包便放下了,等结束后他才发现胃部有些作痛。

      这家店在学生之间很有人气,濑名泉几乎每周都会坐在里面学习。他今天心情不错,都快忘了昨天在商场发生的事情,又或许这只是他的大脑因为复杂的细胞图片而产生的错觉。

 —— 直到他在咖啡店的玻璃窗外,看见了鸣上岚。穿着驼色大衣的人手边放着一堆稿纸,戴着戒指的手指拿着铅笔,用细细的笔尖翻动着面前的书。

     濑名泉怀疑鸣上岚是故意的。从酒吧见面的开始,他们能遇上的频率似乎变得过于频繁了。这人是不是在跟踪他?这样想着,濑名泉却没有走。

   

     鸣上岚可能感应到了什么,放下了笔,望向了窗边。

     然后他笑了,轻轻敲了敲玻璃窗,朝濑名泉挥手。从口型上看,他叫了他的名字。

 

     没有办法的事,并不是他想坐在鸣上岚对面,而是因为其他的位置都被占满了。

    “给,Cappuccino,加的是脱脂牛奶哟。”

     没错,是他的口味。

     濑名泉并不想为这些小事再发脾气,他将要完成的作业全部放在桌上,这使得鸣上岚不得不将散开的画纸都收拢在一起,连着那本不薄的作品集,也被放在了腿上。

    “泉ちゃん……”

    “别吵,”濑名泉的笔逐字扫过书上复杂的概念,伸出的手在空中划了一下,说话的时候,视线却一直留在课本上,“有什么话等我看完再说。”

    “好。”

     多久都会等的。

 

05

      咖啡已经不再冒热气,濑名泉是在合上书后才察觉的。鸣上岚也不在这了,但是他的所有东西都还在座位上。

      濑名泉随意找了起来——那人驼色的大衣在排着的队伍里很明显,他的手掌贴在食物展区的玻璃窗上,和服务员说话的时候,涂了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也是能想象出的温柔。

      并不想再看这样的画面,濑名泉将视线落到被放在桌上的文件夹。硬壳的活页文件夹是被反着摆放的,上面盖了一张纸,于是他好奇地把纸掀开。

     Alice.N 。 

     他赶紧将纸放了下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将笔记本取了出来,利用屏幕将容易被发觉出来的脸部细节遮挡住。

     仔细将线索串起来,其实就不难发现。设计师,Alice,Submarine香水。显而易见,Submarine和鸣上岚有关系,而这人四年里一定经历了什么,才会和他在商场说那番话。

    “泉ちゃん,人家又给你买了一杯,之前的冷了就别喝了,还有面包,这款前面被店员小姐推荐啦。”

     鸣上岚拿着托盘将食物递给他的瞬间,濑名泉以为他们还没分手,还能肆无忌惮地在休息室接吻。

    “多事。”

    “真过分,要不是泉ちゃん一直在写作业,也不用去买第二遍。泉ちゃん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在学习啊。”

    “我只是帮游君找文献资料才耽误了时间!”

     原本托着腮在佯装生气的鸣上岚一下子不说话了。他侧着头,却扬起了嘴角,“啊,泉ちゃん还在和以前的后辈们保持联系,真贴心呀。”

    “废话,我们一个学校,相近的专业背景。”

    “这样啊。”

     鸣上岚点点头,便从包里取出化妆品,开始补妆,口红一下又一下地在嘴唇上涂抹,直到把苍白无力的自己变得看上去有精神为止。

    “人家要走啦。泉ちゃん也不要太辛苦。”

   

     没有说再见,是因为他好像突然就认清了现实。

 

     朱樱司联系不到鸣上岚,这个认知让他的眼皮都跳了起来,耳边自动回荡着天祥院英智的嘱咐。他知道这位自尊心高又优秀的前辈是个很独立的人,应该是做不出让人担心的Silly事情。

     可他依然迅速将看到一半的棋谱收了起来,放心不下手下人效率的朱樱司直接拿起挂在衣架上的羽绒服,临走前和管家说了几句,就出了家门。

   

     鸣上岚去了湘南海岸。

     离开咖啡店,他的首要任务还是去和产品负责人见了面,将设计稿进行了改进后,他就回了家,什么都没做,就又出门坐上了JR线。

     他在沿海的街道旁被吹得瑟瑟发抖。大海的颜色总是会根据天空而变化,天色一暗,它也跟着成了黑色,就像是在上演每天都得进行的更替。

   “自己爱自己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他的视线望向海平线,听着被风吹动的海浪声,“应该早就明白了呀。”

     但是这样避免麻烦的人生,又因为濑名泉而偏离了轨道。高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曾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坚强的人,他也相信自己很坚强。

     其实表面上是这样,然而又并不是。

    ——这只是个被过于自信化了的性格。

  

    “Alice. N:灵感的出发点,源于抑郁症。”

     占据屏幕页面正中心的黑体标题让濑名泉忍不住最小化了网页,闭上眼睛后,又叹了口气,将网页调了出来,用比平时看专业书籍还要慢的速度读完了整篇采访。

     除了标题之外,其余的内容似乎都没有传达有用的信息。他关掉了网页,语气并不友善地批评着写下这篇报道的记者。

     想要见面,顿时就生出了这个很矛盾的想法。濑名泉从椅子上站起来,伸展了一下因长时间坐着而导致酸痛的身体,然后又想到了抑郁症这三个字,手上的动作就跟着停了下来。

     相遇的次数越多,他就越控制不住想去探究的心情。在了解彼此的这方面,他总是不如他的前恋人。

     喂,能再给我一次了解你的资格吗?——真地说出来,也太可笑了。

     无论是哪个时间段的濑名泉,都没有可能讲这种话。

 

06

    “能带我去一个地方吗?泉ちゃん。”

     又莫名其妙地碰上了。

    “你以为我很空吗?就这么随便拜托人的态度也太不诚恳了吧。”

     濑名泉用不算好的语气说,瞪着已经靠在摩托车上的鸣上岚,还是将头盔与手套都扔给了他。

    “戴好了再过来,真是的,为什么我的后座要载你啊。”

     抱怨的话从鸣上岚拿过头盔那刻就没有停过,他倒是已经习惯地耸耸肩,按照电视里看到过的做法戴上了头盔。

    “傻的吗?”

     濑名泉走了过来,赶开鸣上岚放在头盔扣上的手,动作不算轻地帮忙将头盔摆正。对上那双笑弯了的漂亮眼睛时,他还是改不掉的脸红了。

    “去哪里?”

    “海边。”

    正在发动摩托车的濑名泉扯着嘴角,吼了句超烦人后,就起动了车子。

    “抓好了,摔下去我不会管你的,一定把你丢路上。”

 —— 一样的话。在交往没多久,鸣上岚第一次坐在濑名泉身后的座位上,他也说了这样吓唬人的台词。

     明明什么都不一样了,却又觉得什么都没有变化。

     冬天坐摩托车去海边,这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鸣上岚尽量把身体都贴在濑名泉背上,想把体温传递过去。迎面吹的寒风很冷,即使带了头盔,他依然能感觉到冰凉的触感。他想,挡在他前面的濑名泉一定更冷,所以才圈紧了身前的腰,努力隔着衣服,拉近彼此的距离。

    “到了!”

     鸣上岚转过头,随着濑名泉的逐渐减速,原本飞驰划过的大海也变得清晰起来,和之前他自己看到的一样,漆黑得找不到边。

     濑名泉将摩托车停在公路旁,脱下了头盔,放在座位上,就想帮身后的鸣上岚摘除装备。不过鸣上岚却先他一步脱掉了帽子,呵着白气,前额有几缕头发垂了下来,露出兴奋的笑容 —— 就好像每次演唱会表演结束后,那副自信张扬的样子,化为真正能席卷舞台的暴风雨。

     

     他突然就抓住了那充满海洋香调的领子,吻了上去。

 

    “泉ちゃん!”

     两个人各自都像是忘记了几分钟前接了吻的事实,在岸边看起了海。

    “太冷了!我要回去了!烦死了!”

    “泉ちゃん,我们……”

    “你要说话能不能过来说啊!”

     濑名泉瞪着鸣上岚,可下一刻他却惊地瞪大了眼睛——鸣上岚朝他挥手,喊了什么,却在他回话之后跌入了海中。

    “岚!”

     他想都没有想,也跟着入了海水,冰冷与咸味的液体立马就侵袭了他的感官。濑名泉游到鸣上岚身边,快速将人拉上了岸。

   “原来Submarine的感觉,是这样的。”

     鸣上岚趴在岸上咳嗽,冻得颤抖地在濑名泉开骂之前呢喃出声。   

   “你在做什么啊!需要我联系医院帮你检查脑子吗?”

   “泉ちゃん,人家冷,去我家吧。”

     濑名泉揪着鸣上岚衣服的同时,就闻到了海洋混着花香的味道,香水在海水的作用下,似乎完全发散了出来。他没有办法拒绝,又或许他从来都默许着鸣上岚数量极少的要求。

   

     鸣上岚从浴室出来,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沾着水滴的头发也没擦干净,就这么黏在了脖子上。

    “泉ちゃん,你要去……”

    “虽然觉得很烦人,”濑名泉收起手上的杂志,看着鸣上岚,“但是你前面在岸边和我说了什么?当然我也不是很感兴趣,你不讲……”

    “做吗?”

    “人家说的是,我们做吧?”

     大概怕他听不懂,鸣上岚又重复了一遍,贴近了发愣中的濑名泉,跨. 坐在了他的腿. 上。

     高中交往的那段时间,这种事情是有过的,大多数都是发生在集训练习的宿舍里。然而时隔这么久,濑名泉发现,当他将手贴在鸣上岚皮肤上,大脑中甚至都不需要任何回忆,就知道该怎么进行下一步。

     也许因为体温升高出了汗的缘故,鸣上岚故意喷上的Submarine也沾染给了濑名泉。濑名泉并不讨厌这个味道,他觉得这个香水的气味非常适合在他身. 下. 喘. 息的鸣上岚—— 即使在光线不充足的房间里,仍然有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耀眼,就好像深海中唯一发着光的生物。

     鸣上岚在意识涣散的时候,却勾住了濑名泉的脖子,贴近了他的耳边,问:“泉ちゃん,要……”

    “……复合吧,鸣君。”

     我们,不要再继续这样试探了,很无聊。

 

07

     濑名泉从没想过会被朱樱司拜访,而且是在和鸣上岚刚恢复恋人关系的第二天,就被朱樱司在学校叫住了。

     这个从前被他唤做衬托者的末子成长了不少,面色和言语上都带着和年龄不一样的成熟老练。

    “濑名前辈,其实你和鸣上前辈发生了什么事,我是不应该介入的,”朱樱司给自己眼前的杯子里倒入了热茶,“不过我希望把司了解的事情告诉你一些,关于鸣上前辈的。”

    “你这小鬼,和前辈说话是什么语气啊。什么叫你了解的事情,鸣君的事,我不能自己去问吗?”

    “濑名前辈,我觉得这些事,鸣上前辈一定不愿意和你说,他并不是那种你问了就会说的人。”

    “啧,”朱樱司这话的确很现实,濑名泉也非常好奇鸣上岚身上的一些谜团,所以他妥协了,“你讲吧。”

    “鸣上前辈在大学时候同专业的室友,是跳海身. 亡的,据说是不堪忍受被潜.  规则的事情。后面则是天祥院会长亲自告诉司的,他说他曾经在访学的时候其实提醒过鸣上前辈要注意,可能前辈也并没有很在意,所以他对室友的死很自责,也一度陷入了抑郁。”

    “我不知道鸣上前辈是怎么过来的,但等他为Submarine设计完瓶身后,便回了国,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那样。”

      濑名泉始终垂着眼睛,很难得地露出了惆怅的表情。他一向觉得,只要不是亲身经历的事情,都是体会不到当事人的感受的。因此他想,他不会去安慰鸣上岚,而这个人也并不需要他的同情。

     他曾和鸣上岚说过,Alice总会等到能听得见它歌声的另一条鲸鱼。

     现在,他就在鸣上岚身边。

     他们都在深海中找到了彼此。

 

08

    “鸣君。”

    “嗯?”

    “当初分手的时候,你在最后想说什么?没什么,我也不是很在意这个烦人的小事。”

    “啊,那个……”

   

    “人家想问的是,你要试图挽留我吗?”

      那时并没有机会问出口,但是都不要紧了。

     

      他在犹如坠入深海的日子里,靠着濑名泉这束光源,缓慢地从海里自我解脱了出来。

      因此,他下定决定,要回来找他。


【END】


* 半年前知道Alice鲸鱼的故事,是因为一个网易云歌单(链接)的简介,然后就静下心在年底写出了这篇东西......

* 给看完的大家都比心!!!

感觉会被开除粉籍.......ORZ

评论(2)
热度(107)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