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髭膝♀】Dilemma

髭哥膝妹♀(甜蜜)校园故事

请把上一条再看三遍,没问题的话就继续

* 短而不精,3.5小时速写


01.

    “所以说,这次三年级的运动会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大包平举起了手,满脸正直地问,颇有点真地不明白的意味在里面。

    “我都解释过了吧?转校生你根本没有在听。”

    “可是……”

    “我们得去给三年二班加油,这下你懂了吗?”

     膝丸并不想再去和大包平纠缠于这个出发点,而是卷开手中的计划表,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声音在教室里传开来。

    “到时候我会每人发两根黄色的应援棒,在三年级副会长比赛的时候,这个就能派上用场。”

    “说到底,不就是给髭切学长去应援吗......”大和守安定压着声音和旁边的加州清光说。

    “习惯就好。”

     加州清光在日历本上划了个×。这是这个月的第25个。


     膝丸是二年三班的班长,除了会经常滥用私权外,她真的是非常得优秀。当然,她还总爱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渐渐地,整个二年三班及三年二班的人都习以为常了。

     她长得也很讨巧,不长的薄荷绿头发总是被打理得很整齐,和她认真严肃的性格差不多。那双金色的眼睛也是透着不合年龄的沉稳,也就剑道部的部员们才体会过这双漂亮的眼睛底下藏着的“杀气”,毕竟膝丸在部里是对谁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可这双眼睛也不是一直都淡淡的,它也会闪着光,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

     “哟,髭切的妹妹,很准时嘛。”

     三年二班的鹤丸国永在拉开门的时候看到熟悉的二年级学妹,很识相地让开了路。

     膝丸鞠了个躬,也就顺着鹤丸让的地方走了进去,她的视线落在某个点上,然后转头问鹤丸。

     “学长,请问兄长呢?”

     “去处理学生会的事了,毕竟是副会长嘛。”

     回答她的是歌仙兼定。紫色头发的男生体贴地将髭切桌上的书本都归在了一边,朝膝丸招招手。

     “坐着等一会儿吧。”

     “好。”

     膝丸把两盒便当放在了桌上,可她的人却没有坐在位置上,而是看着髭切挂在椅子上的黑色外套。她把手放在了和她身上的校服材质相同的衣服上,感受着布料摩擦带来的温暖。

     她的皮肤白,手也纤长得像是练了好几年钢琴似的,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这双手总喜欢握着竹刀,打下去的力道也够让人疼的。可是在髭切普通的黑色校服下,这双手却变得可爱多了。

     膝丸拢了拢裙角,乖巧地坐在髭切的位置上,双手放在膝盖上等着她的哥哥。三年二班的前辈们也好像早就习惯了她的存在,有的人拿出自己的便当朝外走,像鹤丸这种人缘好的,则是在给了膝丸糖果后,和朋友们勾肩搭背地讨论着运动会的事。

      有点吵。她想,然后塞入了耳机,低下头的时候却在髭切的桌角看到了很刺眼的白色信纸的一角。耳朵里充满了甜蜜的[Call Me Maybe],但被膝丸拉出来的纸在落款处有个粉红色的爱心,后面跟着一串碍眼的电话号码。

      Boy you came into my life. 她把信纸完全地抽了出来。

      I've missed you so bad. 然后快速塞进了裙子的口袋中。

      So call me maybe. 她想到了那串手机号码,便捏紧了那张纸。

      歌结束了。她的手把纸毁得再也看不见字。


02.

    “妹妹丸来了呀。久等了呢。”

     膝丸摘掉耳机站了起来,金色的眼睛有了光彩。髭切又把她按在座位上,拿起了外套,无意间瞥了眼课桌。

    “嗯?比走之前要干净的感觉。”                      

     髭切指了指桌子,膝丸则拎起了饭盒。

    “诶,有些不需要的垃圾,我就擅自帮兄长清理了。”

    “这样啊,没事的。那去食堂吃饭吧。”

     然后髭切就很自然地帮膝丸提了饭盒。虽然重量不沉,膝丸也不是那种柔弱的人,但他就是做习惯了,因为每次碰到膝丸的手,他的妹妹就会脸红。

     他觉得这种反应很有趣。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膝丸听到髭切这么说,然后她举着的筷子就掉在了饭盒里。

    “什,什么?”

     髭切咬着大拇指的指甲,脸上是一副困扰的表情。他左看右看,确信地点点头。

    “肉丸是压力太大了吗?”

     膝丸觉得她好像一下子就饱了,瘪着嘴盖上了饭盒盖子。脚有点不安地晃着,不小心碰到了髭切的脚尖又缩了回去。

     她是失去了平静,连被髭切喊错了名字都不想去改正了。可她也掩饰不了那种慌乱,因为最后总会被髭切发现。

     “真的吗?真的吗?”

     她连问了两遍。放在饭盒旁的手边询问边往前,最后拉住了髭切的袖子。

     “去医务室称称吧。”

     “好的!”膝丸猛地站了起来,身前稍撑起的地方也跟着抖动了几下。可髭切还在吃饭,于是她就不是很开心地重新坐下来。

      放在口袋里的手又摸到了那封还未被及时丢掉的情书,结合一下髭切的话,膝丸是真得很沮丧。她不确定髭切是不是能看透她真正难过的原因,或者说,她自己也总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今天英语课上学到的一个词,她觉得很适合来描述她长久的纠结。

      ——Dilemma。小半的她被道德捆了起来,大半的她又继续被髭切引了过去,甚至连陷于窘境都让她变得欢喜。

     “妹妹丸?”

      髭切突然捏起了膝丸的脸,把那张薄薄的嘴唇拉开了一个小小的弧度。他的手指沾到了膝丸刚补完的口红,所以不小心在那白白的脸上留下了一抹红色。于是髭切干脆就把那口红当腮红用,给轻轻地揉开了。

      “走吧。”

      膝丸一瞬间就把那小半的理智给丢弃了。

      很多次都是这样。


      她发誓当她看到体重秤上的数字的时候,她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到了,也不知道怎么就委屈地哭了。

      所以她没看见踩在秤上的那只脚。

      “重了10斤啊!!!”

      膝丸一拳砸在体重秤上,屏幕出现了点裂痕。

      哎呀......玩大了......

      髭切想抱住膝丸,顺便哄哄她。女孩子,总是会很在意这种东西,他只是想告诉膝丸无论她胖还是瘦,他都要她的,结果面对眼泪汪汪握着拳的膝丸,他那个给自己安排的台阶一下子下不来了。

      “那个,膝......”

      “兄长,你放心!我从明天开始就会努力减肥,绝对不会侮辱到源氏的名声的!”

       坚定的话让膝丸连难得叫对的ひざ都没有听见,而她那气势让髭切来不及说出まる,就因为觉得有趣而及时闭了嘴。

       

03.

      “薄绿,薄绿,吃薯片吗?”

       今剑手中的薯片是膝丸最近经常买的。倒不是贪恋口味,只是因为这款薯片现在搞的活动很吸引人。她为了能凑齐卡贴去换梦幻的狮子玩偶而一直在努力。

      “不吃。”她推开了充满诱惑香气的膨化食品。“但是能把那个卡贴给我吗?”

      “哦,好的。”

       膝丸小心地把卡贴放在笔袋中,又因为肚子饿而咬了口青黄瓜片。

      “你最近脸色很不好啊,下午就要运动会了,没问题吗?”

      “这是当然!”膝丸又是拍手,又是搓掌的,显的比比赛的三年级生都要着急。她把一个大包放在课桌上,“砰”的一声吓到了今剑,也很好地让整个班都噤了声。

      “一会儿大家就取好应援棒,口号没什么规定,捡气势足的来就好。有喇叭的就用上,带口哨的就使劲吹,明白了吗?”

        全班突然都使劲地鼓起掌来,雷鸣般的声响。大包平没有动,他被太鼓钟贞宗推了一把后,才慢慢地拍手肘。

      “这是什么追星活动吗?”他问,声音都被掌声震抖了。

      “新来的,别管这么多,你还想不想不被告发没交作业的事了?”

        大包平懵懵地点点头。

      “那和班长的哥哥有关的事只管说好就行!”

        他接过膝丸发下来的应援棒,甩了甩,就成了淡黄色的。左右手各一根的样子,绝对在秋叶原哪里看到过。

        他觉得这个班不行了。


        髭切参加的项目不算多,掰着手指算也就四个。在无聊的开场后,第一场就有他。

        障碍物赛跑,也不知道是谁提名的让他参加,反正他现在就站在跑道上,欣赏周围的选手五花八门的热身。

       他不像身边势在必夺的竞争对手们那样紧盯着看得见的障碍,而是把外套的两根帽线扎成了个死结。观众席呐喊的声音不少,他转了转脖子,稍微扭了扭手腕。

      “兄长!加油啊!”

      他妹妹的声音没有前兆地就通过扩音器传了过来,一下子盖过了其他的噪音。髭切侧身听了听,很准确地就找到了方向。膝丸站在那里和他招手,满面通红的,头上还绑着一根“兄长必胜”的发带,身后带着一群晃着黄色应援棒的人。

      他觉得挺傻的,傻的可爱的那种。

     “切,虚张声势。没有人能在跑步比赛中赢过我长谷部。”   

     “不不不,都到这种份上了......”裁判举起了旗子,髭切在起跑线上做出奔跑前的姿势。

     “那就绝对不可以输了。” 

       随后,枪声一落。他跑了出去,披着的大衣随风飘荡。 


04.

      障碍物被一个个顺利地避开。髭切虽然跑得不快,但是意外得很幸运,连最缠人的丝网都被他爬了过去。

      最后一个障碍是一张桌子,上面放了块板,板上写了一行字——

      [请在场外的协助下在原地获得你最重要的东西,然后抱着跑去重点]  

      最重要的东西......       

     “是膝丸呀。”    

      髭切根本没花时间思考,就转身,朝膝丸所在的方向张开了手臂。 他在等他的妹妹自己跨过窘境,安心落入他的怀里。

      膝丸的心跳频率加快了,髭切猝不及防的举动没有给她事先准备的机会。大概本来就不需要去刻意准备的。也不知道谁推了她一下,膝丸就顺势拉开了脚步。

      当她以最快的速度向髭切跑过去的时候,她明白,她完了。

      所有的吸引裹住大脑和心脏后,她再也没法去理性地思考了。

     “兄长!”

      髭切双手横抱起膝丸,没有给她适应的时间,就向前跑去。

     “兄长,不行的!这样做会辱到兄长的......”

     “没事的,”髭切低头看了眼捂着脸的膝丸,“我不在意那些。”

      ——要不然也不会故意留下不认识的女生的情书给膝丸看到。他在试探膝丸。如果膝丸拿走了,那他就可以去做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梦,如果膝丸没有拿走,那他就继续做让妹妹可以依靠的兄长,源氏家族统领者之子。

      幸好他的妹妹给了他们未来些可能性。但无论如何,髭切都是想护住膝丸的。就和膝丸总是到处说髭切有多好一样,小心翼翼地守着他。

      

       髭切抱着膝丸冲过了终点线,背后是长谷部等人不甘的叫声。


     “兄长,没事吧!我应该没有那么重......我有在好好减肥。”

       髭切大喘着气跪在休息室的长凳上,汗流浃背的,只有那外套还不见掉,牢牢地挂在身上。

       膝丸赶紧拿了水和毛巾,慢慢给髭切擦起来。髭切却握着她的手,把她拖到面前,然后整个脑袋都趴在膝丸胸上。

      “兄,兄长!”

      “充电时间。”

      什么东西垂在髭切身边,他可不管。

     “哥哥,我们......”

     “嘘,别说。”

      他不想让膝丸讲,讲透了,对未来的梦就做不成了。

      有更加沉重的东西压在髭切身上,比对膝丸的感情还要沉重。他想,膝丸一定也不好受,说不定,她的内心绑着不止一块石头,到最后被困住的还是她。

      就这样吧。

      髭切的双手撑在膝丸的肩上,过了一会儿,开口说:“别减肥了,胸都减没了。”

    “嗯......胖点还能减,胸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知道呀。”

      髭切从胸口抬起头,去亲膝丸的脖颈,汗留在了上面,弄混了膝丸的香水味道。

     “好腻的香水。”

     “和哥哥最爱用的那款配套。哥哥的是淡香,配套的却是浓香。”

     “胸口处味道最大呢。”

     “因为......”膝丸回抱住髭切,打开的毛巾罩在髭切的头上。“想把和哥哥配套的东西留在心口。”

      他听后,伸手去解她胸口的扣子。

      只要膝丸反抗一下的话,他就收手,髭切这么对他自己说。但是膝丸并没有用力,她仅是装了个样子动了动,然后任髭切动她。

      

      他们都完了。


【END】

* 结局是被小伙伴拐成这样子的

评论(7)
热度(58)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