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钟】国王游戏

* 被同框炸回来了

* 学院PA,人设沿用无双8,短又甜


“那请你对3号说“我讨厌你”。”

   一个很普通的要求,简单到不像是从郭嘉嘴里说出来的。姜维把手里的小王反扣在地上,很快地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就在几分钟前,他还紧张的手心里出了汗,毕竟抽中大王的是郭嘉,天知道他会出什么主意。

   姜维默默地叹了口气,将湿了的手背在身后,握成了拳。但三号却一直都没有出来,于是他忍不住拿眼神去扫一圈,直到大家一一亮了牌,直到——

   ——钟会把一张黑桃3丢在了地上。

   卷发男生使的力气不小,那张被嫌弃的牌因为惯性向前滑,碰到了姜维的脚尖后才停了下来,留在小王牌的边上。

   姜维的手再次出了汗,他瞧了眼郭嘉,而郭嘉却只是耸了耸肩,剥了个橘子。有人也在偷偷望他,不是郭嘉,更不是正在起哄的朋友们。

   他无声地闷哼了一下,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心慌什么。也许是钟会的目光太烫,使他的太阳穴也跟着“突突”直跳。他跨过牌,往前走了小半步,又停了下来。钟会开始卷头发,但是眼睛却始终在看他。

   每次钟会一开始思考或者是害羞都会习惯性地用手指缠绕鬓角的卷发。姜维觉得这样的动作很可爱,不过他从没告诉过钟会,因为说了这人肯定会发脾气。

   他装作十分坦然的样子,虽然他紧握的拳头还搁在背后,可姜维还是张开了口——

   “士季,我讨厌你。”

   姜维觉得刹那间周围好像都没了声音,就只剩下他和钟会似的。其实如果没有上面那一句来自国王的命令,他大概是可以说点别的,比如说……

   比如说什么呢?

   钟会倒是没有给姜维发呆思考的机会,他放下了在玩头发的手,而是把手交叉抱在胸前,尖尖的下巴朝姜维努了努。

   “我也讨厌你。”

   本来只要姜维完成了任务后便没有事了,偏偏钟会毫不留情地也反击回去,这让在场的朋友们都噤了声,而姜维则尴尬地动了动嘴唇,开始按压着背后的手指。

   司马昭哈哈笑着站起来,似乎是想化解一下气氛。钟会甩了甩辫子,蓝色的发绳在空气中转了一圈。姜维看见他往后退了几步,漂亮的薄唇又讲了一遍听上去是存心气人的回答。

   “我也讨厌你,姜伯约。”

 

   还真是非常不给面子了。

 

   “哇,你有没有看见那个钟士季的表情?”

   姜维在下楼回自己宿舍的时候被夏侯霸从后面一把勾住,他撑在了扶梯上,才没有踉跄跌下去。

   “我第一次瞧见他有那样的表情。”

   夏侯霸有些激动,他的嗓子在走廊上产生了回音,似乎唯恐其他人不知道他刚刚经历了什么一样。

   “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姜维自己在内心把这个疑问问了一遍,随后他发现他找不出确切的答案,因此他只能去拍衣服上沾到的污渍,直到原本污黑的地方都成了白色,他才停下了手。

   “我和士季,是同系的朋友啊。”

   他在最后是这么回答夏侯霸的,但偏偏夏侯霸不怎么相信,因为钟会的脾气在西晋学院是出了名的糟糕,所以姜维又被追问了能够成为朋友的原因。

 

   因为士季的性格其实并不是那样,大概这就是原因吧。

 

   但发现这个原因,其实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历。

   姜维是魏晋大学的转校生,他原本是季汉的人,他自己也很喜欢季汉大学,所以如果不是导师诸葛亮劝说他,他大概永远没有可能有转校的意向。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得好好念。

   然而现实就是他并没有拿到系里的奖学金,一点钱的影子都没有。得到奖学金的人叫邓艾,高壮的个子,看上去并不算聪明,但是很用功,所以西晋学院宁愿分给自己人也不肯给姜维。

   于是姜维就只能跑去图书馆打工,做了管理员,也就是在那里认识了同系的钟会。原先他也没有特别注意谁,但是钟会每天都会来图书馆借还不同的书,姜维想不留意都难。

   钟会是张俊美的尖下巴脸,眼睛总喜欢眯着看人,皮肤也很白,白到把他的薄唇衬地成了自然的红色,虽然那唇总是一条直线地板着。他的头发是天生的卷,棕色的长发被扎成了一条小辫摆在身后,借完书时还总会高傲地甩一下。

   “姜维,”有一次钟会叫了他,手还在头发上卷,“给我找本书。”

   “你知道我?”

   钟会的眼睛移到了姜维的胸前,嘴角向上弯。

   “你的胸牌上有写,”神情里还挂着莫名的得意,钟会继续说,“再说,西晋学院的事我大多都是知道的,你和我同系,还是季汉过来的。”

   他们就这么开始了交谈,都是些模模糊糊的话,连话题都算不上。

   “今天要借什么?”

   “这个。”钟会把手机里的书封面给姜维看,却又不肯凑近给他,而是保持了点距离,提远了些。

   姜维皱了眉,但是手还是放在电脑键盘上,开始帮钟会查询起来。

   “这书我知道,我的导师让我读过,挺深奥的。”

   “可我钟士季接受的是英才教育,你觉得我会读不懂吗?”钟会反问,语气不太好,像是在嘲讽。

   最后姜维把书给了钟会,而钟会就坐在一成不变的靠窗位读,没有再有多余的聊天。

   他似乎从来都是一个人,姜维边看电脑边用眼角瞄人。独来独往,很符合钟会给人带来的感觉。

  

   姜维以为他们就只会是这样的关系,也应该是这样冷淡的结果,直到——

   那天下着雨,雨不小,打在图书馆的透明玻璃顶上都发着“啪嗒”的响声,让安静的学习场所顿时扰人了起来。

   姜维出宿舍前看了天气预报,因此带了把伞。今天他有课需要提前下班,在他要离开之前,钟会走过来还书,肩上还背着包,看上去也是要走。

   “你也要走吗?”姜维接下了书,将理好的书包背上,问钟会。

   “嗯,回去复习。”

   钟会回答的理所当然,这不禁让姜维开始上下打量起钟会,而卷发的男生又缠起了头发,虽然他看上去依旧很从容。

   “额……”琢磨了好几个称呼后,姜维还是一个都没说出口。“你没带伞?”

   “哼,”钟会和往常一样地眯起眼睛,尖下巴也抬了起来,像是被发现了什么丢人的秘密似的,说话音调都提高了,“不需要那种东西,我也能回去的。”

   然而实际上他就是没有带。

   姜维也算是在一瞬间就看穿了钟会,因此他便先给了个台阶下。

   “那一起走吧?”

   “哦,也行,勉强答应。”

   钟会在姜维走近的时候转了过去,姜维却还是不着痕迹地拉近了距离,毕竟伞的面积有限,他必须得和钟会紧挨着走。

   “是是是,是我邀请你一起回去的。”

   他后来好像是这么说的,钟会也似乎很受用,肩并肩走在雨中,喊他姜伯约。也就在那个瞬间,姜维发现,那把伞把他们两个与外界隔绝了,而钟会身边多了个他。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发展,但又似乎名正理顺。

   送钟会回了宿舍后,他对他说士季,明天见。卷发少年又用手摸头发,仔细一看脸还有点红,不过因为隔着伞,姜维并没有看见。

   就这样心照不宣地成了朋友,算是一个好展开。

   

   姜维还是在做着图书管理员的活,但是那个一直坐在同一个位置的人好几天没有来了。夏侯霸悄悄告诉他,钟会在办理转学的手续。

   嗯。

   这突如其来的新闻倒让姜维笑出了声,他不该感到好笑的,可他就是忍不住想到了钟会那张不耐烦的漂亮脸。姜维脾气好,看上去是个暖男,但他人其实挺聪明,又心思细,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钟会的宿舍他是认识的,所以便在下了班后去门口堵他。姜维甚至都没考虑钟会是不是会在寝室不出来或者根本就是回家了之类的情况,他只是在宿舍大门口迎着风等人。

   他老远就看见钟会夹着袋文件夹和司马昭往这里走。司马昭脸上很无奈而钟会却还是那副老样子。姜维一下子就跑过去抓住钟会的手,这倒把钟会吓了一跳,不过受过英才教育的他立马就弯起了嘴角,对身后的司马昭耳语了几句。姜维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能看见司马昭抓着头发与变黑的脸色,然后这位司马教授的儿子便叹着气离开了。

   那双总爱眯着的细长眼睛又朝姜维望过来,被皮肤衬红的嘴唇一开一合。

   “怎么?有什么要说的吗?”

   姜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牌,塞进了钟会的手里,随后他听见自己略带沙哑的声音和钟会说,口吻挺温柔的。

   “我喜欢你,士季。”

   钟会挑了挑纤细的眉毛,摊开手心内的东西—— 一张黑白色的小王。不知怎么,原本那张有点滑稽的Joker,现在看来笑得也算灿烂。

   “嗯,”他比姜维矮一些,于是就仰起头,手又在卷发上,“你那天说讨厌我的时候,挺真情实感的。”

   “为了游戏的任务,也是没办法。”

   “呵。”

   没有给明确的回复,但是钟会却允许姜维去抽走他腋下的文件夹。姜维用透明的袋子遮住了他与钟会的侧脸,接着大着胆子吻了下去,钟会又没有拒绝。

   袋子的封面写了几个粗体的大字——季汉大学转学申请。

 

   “士季你就这么转到季汉吗?”

   钟会那细长的眼睛又瞟过来,只是眼尾带了点红,嘴唇也是红的。

   “我钟士季到哪里都能读好,”抑扬顿挫的话还是充满着自信和傲慢,钟会背着包往郭嘉等人的宿舍走,“西晋学院的风气我也并不喜欢。”

   姜维转了转眼睛,没有答话,只是默默跟着钟会,走进了熟悉的宿舍楼。

   他的转学学期一结束,也将会回季汉大学去继续念研究生,这样他便可以与钟会在那里见面了。

   挺好的,他想,边盘算边关上了宿舍房门。郭嘉又提议玩国王游戏,他的房间内也早就坐满了魏晋大学本部校区的朋友们,他们全都露出了虎视眈眈的笑容,估计是因为钟会转学的事情,故意跑来捉弄他的。

 

   “那你就对5号说“我喜欢你”吧。”荀攸喝了口茶,摆摆手。

   抽中小王的钟会站起来,靠在木床边上,姜维也从对面站起来,把手里的黑桃五反扣在地上。

   空气再一次静默了,但他们两个人都眼含笑意。钟会抬起下巴,眼睛挑起来看姜维,手又不自觉地摸头发,脸上有点红。

   “姜伯约,我喜欢你,听见了吧?”

   

   是是是,我听见了。


END

评论(4)
热度(79)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