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钟】他与他

* 358人设

* 同框即结婚


01.

   姜维回到他与钟会同居的家之前,他刚把股份退还给了司马昭,也办好了离职手续。这一切都按照他最初的计划在进行,唯有最后一件计划外的事,他还没有完成。

   钥匙插入锁孔,转动的时候发出了“咔嚓”一声。他推开门,打开了玄关处的灯,换了棉拖鞋。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客厅并没有开灯,只有饭桌上的一盏小灯亮着,那暧昧的黄光勉强只能照到钟会的半边身子,并照不到姜维这边。

   钟会没有因为这些个声响而抬头,他还是在那边自顾自地翻着杂志看,看的也并不是他自己写的《四本论》,而是西晋的最新月刊杂志,因为那上面有姜维还在连载的漫画。

   台灯下有细小的灰尘在空气中浮沉,钟会每翻一页,它们就会随着到处飘散,最后又慢慢地在光下运动。

   “士季。”

   姜维踏进了客厅,淡淡地唤钟会。他的声音太平淡了,以至于像是在叫一位无关紧要的朋友。

   钟会只是把翘着的腿换了个方向,眼睛没去看说话的人,还是继续在看漫画,但看进去多少,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分手吧,我们。”

   姜维开始走近钟会,他每走一步,就在劝自己要心硬一些,所以当他完全来到钟会身边的时候,他觉得已经有足够的底气将接下来的话全都说完了。

   “我搬走吧,这样最好。”

   “啪”的一响,钟会将杂志合上,丢在了桌上,站了起来。他的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则在他卷翘的棕色头发上。

   “你就想说这些?”

   钟会的尾音翘了起来,仔细听可以听到细微的颤抖,然而姜维并不敢这么仔细,他只看到他自己在钟会的眼睛里。那双眼睛一向不爱直着看人,如今却把他完全地映在了里面。

   “嗯。”

   姜维放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他的喉结动了动,却还是直视着钟会点点头。钟会要矮他一些,所以前面都有点抬着下巴在看他,等他回应完后,那个漂亮的尖下巴便低了下来,还附赠了几个冷笑给他。

   “不用麻烦了,你就这一间房,自己留着住吧。”

   钟会快速地背过身子,开始先在客厅里找他的东西,结果他发现真正属于他的物品并不多,似乎大多都是姜维的。于是他就从房间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箱,开始装东西。姜维一开始在那里站着,但是不一会儿也动了起来,大概是在帮忙理。

   钟会没回头看,他又去了他自己的房间,一言不发地打开抽屉。那里面躺着一个小铁盒子,黑色带花的,他特意买来装一件东西的。他摇了摇盒子,铁片撞击到边发出的声音破坏了原本的寂静。

   脚步声从房门后传来,越来越近。钟会急忙将盒子打开,把里面用易拉罐拉环做的戒指取了出来,放在了口袋里。

   曾经姜维拿着这个不值钱的东西向他承诺,说什么一等漫画拍成了动画便给他求婚,钟会当时还嘲笑过姜维给他这么一个破戒指。但即便如此,他后来还是当宝似地收下了。

    行李很快就理好了,因为钟会的东西实在是不怎么多,一个大箱子就能全部塞下。箱子提着不沉,就好像这段感情似的,从一开始就轻飘飘的。钟会换好了鞋,拎着箱子开门,姜维在门口送他,正在想要不要用一句谢谢来为他们两年不到并且充满利用的爱情画上句号。

   “姜伯约,听好了,我钟士季依旧在西晋有举足轻重的份量,”钟会突然转过身,手撑在门边上,白净的皮肤在玄关的灯下显得有些黯淡,“不仅如此,我还是个记仇的人,我想你应该很了解。”

   气氛一下子又冷淡了下来,谁也没有继续往下说。上周他们之间明明还挺闹腾的,现在想想,还真是恍如隔世。

   “士季,谢谢,以及再见。”

   钟会毫不留情地拎着箱子走了。姜维盯着那根蓝色的发绳看,直到它彻底消失,他才关上了门。

 

02.

   “伯约,要喝点什么吗?”

   “红茶就好。”

   “加糖吗?”

   “不用,谢谢师父。”

   诸葛亮在姜维另一张桌子上放了茶杯,没有走,而是拿起桌子上的画纸看。姜维转着手里的铅笔,也在看他眼皮底下的画,看着看着,他觉得哪里不对劲,便又添了条线,但是很快他就拿橡皮擦掉了。

   “有心事?”诸葛亮将画纸都整理好,放在桌角,以免被茶水弄湿。

   “唉。”姜维免不了叹口气,左手捂在额头处。他的手上有墨印,还没来得及洗,就全弄在了脸颊上。“自从回来后,感觉好像画什么都力不从心。”

   这并不是埋怨,而是姜维真地发现了问题。他对自己漫画的剧情一直都把握得很好,最后几画要怎么处理他早就构思完了。但回了季汉出版社后,一旦落了笔,跃在纸上的人物总会带着钟会的影子。

   他一早还没察觉,直到赵云某天无心地说他最近画的人都很相似后,姜维才拿出来一一对比。

   —— 还真是都有钟会的棱角。那尖下巴,长眼睛,巴掌脸,合在一起,就是钟会的样子。

   诸葛亮是唯一一个知道姜维在曹魏集团的所有事情的人。他没有打算去安慰他的徒弟,因为既然已经定下了结果,那可就无力回天了。他把杯口的灰擦了擦,然后喝了口茶,拍拍姜维的肩膀。

   “季汉已经能正常运作了,你做得很好了,伯约。”

   他话刚说完,赵云就敲门进来了,好像是准备去江东公司谈一笔合作,姜维正好也想出去走走,便打算两个人一起出去。

   他把画到一半的画纸翻了过来,又觉得不妥,再压上了一本书。走之前,姜维将诸葛亮倒的红茶一口气喝完了,茶水很苦,苦的他舌头都发了麻。

   他心里一刹那间也变得郁郁的。

 

03.

   眼前曹魏集团的大厦还是这么熟悉。负责所有刊物出版及游戏制作的西晋分部也在隔壁,姜维伸着手指,一层层往上数,在7层处停了下来。

   他在那里干了一年多,带着一肚子计地每日准时上下班。

   一杯咖啡忽然闯入了他的视野。赵云在姜维面前晃了晃,姜维道了声谢,接了下来。

   “你来这散心?”

   姜维不作声,沉默了几秒,随后喝了一口咖啡,才开口说话。

   “是不该来,走吧,我的截稿日期就快到了,我可还没画出一半来。”他这话说的轻描淡写的,却又夹杂着丝感慨的口吻。

   “嗯,对,伯约你现在可是出名的漫画家了,江东那边正等着你完结《谋伐天下》,然后打算买下来做动画。”

   姜维按下了开着的杯口,又打开,咖啡的香气从小口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出来。

   他记得曾经钟会也这么半嘲半夸地叫他大漫画家,那个时候的姜维听着这话,表面没回答,可内心已经在盘算怎么继续利用钟会的资源让他彻底在这个圈里站稳。

   那时候的情节明明都记得,但是现在想起来,又好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赵云挑了一条姜维不认识的路往回走,沿街路过一个小咖啡馆,是那种很欧式的设计,玻璃门被推开合上的瞬间还能听见里面放着的外国歌曲。姜维随诸葛亮,并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但钟会喜欢,他经常会拉姜维去他偏好的那家店里画画。

   有一次姜维创作晚了,和钟会一起吃了蛋糕再走的。咖啡店的门口没有街灯,只有吊在窗前的小灯泡一闪一闪的。姜维一心只想回去和诸葛亮报告情况,但钟会站在咖啡店旁一动不动,他也只好干站着。结果钟会突然别扭地卷头发,也不说话,白皙的脸红成一团。起初姜维以为是咖啡店里透出的暖红色,后来才瞧见就是钟会自己脸上的颜色。

   “本英才是被天选择的人,现在你姜伯约被我选上了,你应该感到高兴。你不会是想拒绝我吧?”

   哦对,然后钟会讲了这句话,很莫名的一长串句子,但姜维明白钟会这是在表白。

   咖啡店透出的音乐一起一伏,钟会的声音也是一上一下的,弄得姜维心里也不是很平静。这个美好的差错在他的计划外,但是如果将错就错,对以后的发展只有利没有弊。他当时是这么想的,所以立马就温和一笑答应了。

 

   “你一直在看那家咖啡店,是想买点什么吗?”

   “不,其实我很讨厌这种地方。”

   姜维将手中的咖啡杯子丢进了垃圾桶内。

 

04.

   他还趴在桌上画画,墙上的钟已经“滴答滴答”地指向了两点。凌晨。

   要搁以前,钟会的书肯定早砸过来了,然后姜维还得哄,这样一来,效率也就变得极低,一晚上也画不好几张。

   你死了也别死在这里 —— 钟会念完熬夜危害后,总会这么恶狠狠地加一句。现在没人会砸他了,姜维也只有画画赶进度这件事能干了。

   姜维的画风虽在业界算不上顶尖,但也是很优秀的,他的漫画之所以能卖得好,除开钟会给他提供的平台,漫画本身的内容也很有意思。当初钟会也是看中他画里的世界,才发邮件劝他跳槽的。毕竟有才华的人总是会惺惺相惜。

 

   后来呢?

   他去了,背负着季汉出版社的未来。他借着钟会的欣赏,又因为本身的优秀,出了名。他外形好,上杂志封面也体面,人气自然也水涨船高,也带动了漫画的销量,就这样慢慢地把低调勤恳的CG插画邓艾挤了下去。钟会一向不满邓艾,总觉得自己的情节是被那些CG给糟蹋了。

   司马昭想留住他,钟会便趁机提出了分股份的事。他一拿到股份,钱就全充给了季汉去了。

 

   想到这里,姜维不再回忆了,他做完今天该做的全部任务,放下了笔。

   天已经染上了黎明前的光,桌上的灯却还开着。晨光覆在了灯光上,显得惆怅得很。

   

   钟会卷着头发,坐在办公桌前看书 ——《谋伐天下》的最后一卷,他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结局。

   结局就是两个互相利用但相爱的人因计谋失败而死在了一起。

   —— 这就是姜维画上的句号。

   呵,还真是让人不快,如果让我钟士季来写,计谋是绝对不会失败的。

   钟会不屑地一挥手,把杂志丢在了地上。书半开着摊在地上,正好停在姜维接受问答的那一页,印在书面上的他还是很好看,笑容也带着说不出的柔和。

   记忆里姜维总这么对他笑,尤其是两人决定自己独干的那段时间里,姜维边讲对策边露出笑脸,即使后来被司马昭制止了,由他发掘了的漫画家还带着宠溺的笑容在安慰他。当然现在看来,无论是漫画的结局还是他与姜维的结局,都挺可笑的。

   挑了挑眉毛,钟会止不住地冷哼好几声,接着做手头上的工作。

   司马师推开这间独立办公室的门的时候,钟会正在打字,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下游走,发出噼里啪啦的一阵响,看样子是在写新游戏的剧情。

   自从钟会闹了事后,司马昭虽然允许他继续留在公司,却依然把他单独调去了其他地方。钟会挪走的那天,司马师是过去打过招呼的,他一直欣赏的“王佐之才”却一脸“我没错”地与他擦肩而过。

   沉默地叹了口气,司马师把手机短信找出来,挨着钟会手臂,放在一边。

   “姜维的《谋伐天下》被江东买了,准备合作拍动画。”

 

   钟会用一种极慢的速度消化完短信。就在几分钟之前,他的脑子里已经酝酿了好几种方法把姜维从巅峰上拉下来。但当他真地念完了这条消息,那些实用的坏点子就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地,他想起了那枚易拉罐拉环戒指。

   

   “你要真想拍动画,曹魏集团现在就能帮你。”

   “不,再等等。”

   当时那句再等等背后所藏的心思,钟会此刻也不愿再去琢磨了。让他内心出现挣扎的反倒是姜维之后的一个动作。

   —— 他把易拉罐拉环戒指套在了他的手指上,笑得还是那样耿直。

 

05.

   “最后悲剧收场也是命中注定啊。”

   姜维听见了赵云的话,可他没有回答,却是在盯着商店里的某个橱窗发起了呆。

   “其实我觉得死在一起,也挺好的嘛,”马超咬了一口汉堡,番茄酱从肉饼上滴了下来,落在了餐盘上,“总比相忘于江湖再也不见强吧。”

   姜维勉强笑了笑,指尖挑了根薯条吃,随后又用纸巾擦了擦。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出画室前手没洗干净,那白色的纸立马染上了灰色的油渍,让他看得心烦。

   他原本以为钟会肯定会报复他,但都等了好几天了,那个记仇任性的前恋人却并没有给他惹任何麻烦。

   “相爱但不见面才是最惨的。”

   马超还在那说,被赵云狠狠塞了个炸鸡块后才闭了嘴。姜维的视线又不自觉地往那个卖戒指的橱窗上飘。瞟着瞟着,他的决心就定下来了。

   他胆子大,敢赌,敢出险招。这一回,他就再赌最后一次。

   姜维站了起来,和赵云说了几句,就小跑着出去了。

 

   原先同居的房子现在只有一个人在住了。大厦前的马路灯这几天不巧坏了几个,一路上光线极暗,只有两三道深色的橙光还勉强支撑着。

   姜维沿路回家,还没怎么能适应这片黑暗。赵云突然给他发了条短信,短信提示音好像打扰到站在路中央的一个人。这人大概已经习惯了这暗度,看到了姜维后,便靠在路灯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脚先是站直后来又曲了起来。

   姜维抬头去看,还没看仔细,双手就本能地因激动的心情而握成了拳头。这张脸与这个身形,都落在他画纸上好多次了,他怎么可能认不出呢。

   “大漫画师,来何迟也。”钟会一张口就讲不出什么好听的话,这下他干脆选了姜维漫画里的句子来讽刺他。

   “今天回来算早的了。士季来是干嘛?”

   “看看你猝死了没,”钟会的右手从口袋里出来,移到了头发上,那双眼睛在黑夜里亮晶晶的,“没死我就放心了,将来要报复你至少还有个目标。”

   他的左手在袋子里摸到了某个铁皮的东西,因捏得太紧,掌心内有点疼,估计是被易拉罐的边划破了。

   两人之间又没有声音,可能都在找可以聊下去的内容。

   “你的作品终于有人拍了,恭喜。”钟会先开了口,把话题绕到了他来这里的目的上。

   姜维的喉头酸酸的,他清了清喉咙,接下了钟会的话。

   “那枚易拉罐戒指,还在吗?”

   “丢了。”钟会回答得很快,但他却别过了那张漂亮的脸,把他自己往暗处藏。

   “没事,丢了就丢了。”

   姜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小巧的戒指,从尺寸上来看很适合钟会这种有纤长手指的人。本来是有盒子包装的,不小心沾到了吃薯条用的番茄酱,所以只好被丢弃了,就单剩下一枚戒指。

   “我们换个真的。”

   “哼,怎么,你们季汉又出事了?”虽然很不客气地反讥,可钟会说话的音调却不太稳,仿佛失去了平时有的冷静。

   姜维把心一横,吐了口气,走近了些,单膝跪了下来,举起戒指。

   “士季,这一次,我真地没有在骗你。”

   钟会的嘴角向上扬了几厘米,但他的薄唇其实在颤抖。他从暗处走出来,快速抢过戒指,狠狠踩了姜维一脚。

   “别跪着了,本英才不想陪你在这边丢人!”

   

   “你那时说陪我去峨眉山的话,还算不算数了?”钟会把戒指套在无名指上,又摘下来,再戴到底,指环卡得正正好好,“算了,反正你这人说的话大抵都做不了数。”

   姜维明白,钟会这是把他们以往所有的事情都往下翻篇了,就像是把漫画结尾续写了一样。

   他从来就很懂他。

   “算数的,再也不会骗你了。”


END


评论(6)
热度(89)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