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钟】五根蜡烛 02

前篇


    钟会先是看了眼点燃的蜡烛,随后品了口茶,故意有点卖关子的意味。不过他到底是低估了比他年长些的姜维。见过世面的麒麟老师反而更加耐心地拆了包饼干,根本没把视线放钟会身上。

   “咳咳,听着,”钟会在姜维面前敲了敲桌子,“我的这个故事时间有点跳跃,勉强借您名字用一用,没问题吧?”

   “你要是再不说,这蜡烛可要被风吹没了。”

   “啰嗦!”

 

贰. 琴箫合鸣

   

   南宋隆兴元年

   临安

 

   醉仙楼之所以能在临安颇具名气,还多亏了它得天独厚的位置。它靠西湖,越往高处坐就越能欣赏六月湖的美景。

   姜维就坐在醉仙楼里喝酒。他选了个靠窗的座位,把随身的剑朝里摆,就捧着酒壶拿陶瓷碗盛。面前没有下酒菜,只有几坛上好的陈酒。

   “阿姜,在这儿等着呢。”

   夏侯霸跑上了楼,不见人影便闻其声,脚下使着轻功一下子就落在了姜维对面。

   “我和你说,秘籍我打听到在哪里了,”夏侯霸灌了一大口酒,擦了擦嘴巴,“在天下会几个堂主手里藏着呢,得全拿过来才能拼成一张。司马家拥有的最多,其余的都在他手下那里。”

   “哪些个?”

   “邓艾和钟会,”夏侯霸又喝了一口酒,往外面瞥了几眼,突然拉住姜维的手臂,惊呼道,“阿姜,你看,那个就是钟会,真巧。就那穿蓝衣,头发带卷的!”

   姜维朝下望,正好瞧见了夏侯霸嘴里的钟会。从身形看比刘禅更像位少爷,虽然脸看不见,但姜维还是看到了那双背在身后的细白手指,因为钟会穿的是深色衣服,所以手指就更显白了。

   “曹睿小公子平日里可喜欢结交江湖人士了,七日后便是他的庆寿宴席,他定是请了不少武林中人。我想天下会一定也在里面,所以这是个好机会。”

   然而卧龙帮却没有在被请的名单里。不是因为低调的做派,而是因为帮受到了天下会的连续追击,几乎气数已尽,该散的都散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有义气的还留在帮里。

   姜维便是一个。当初卧龙帮遭遇邓艾奇袭之时,他并不在场,所以如今他比谁都想要重振帮会。

   他按住了身旁的剑,咕咚咕咚地饮尽了杯中的酒,接着把碗砸在桌子上。

   “给我七日,如不能复帮,那便是天命。”

 

   钟会在客店里用饭,邓艾与他同桌,也在喝酒。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有碗筷碰桌的声音。一旁的人都谈谈说说,说说笑笑的,反而他们这桌一副冷清的模样。他们两个互看不顺眼也不是一两日的事了,加上邓艾与他手下的人屡建奇功,更让他爬到了钟会头上。

   一阵轻风吹来,不是外面的风,是有人使了轻功。钟会正在气头上,恰好顺着那股风看去,只见一个扎马尾的男人持剑走到他桌前,青衣白裳,脸极为俊朗,瞧上去约莫比他大一些。

   是姜维,钟会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十二三岁年纪那会儿,在比武大会上看到过他。那时的姜维还不是卧龙帮的人,一副意气风发少年郎的模样,也让钟会记到了今日。

   姜维先是做辑行礼,随后开口说道:“冒然打扰,还请二位恕罪。在下姜维姜伯约,因周围实在没地方喝酒,正巧两位这儿还有个空位,不知是否可以行个方便?”

   热心肠的邓艾还没回答,倒是平日里阴鸷惯了的钟会说道:“行,坐吧。”邓艾转头看了钟会一眼,钟会的眼睛却没往他看。

   姜维一坐下,钟会就撇开了邓艾,边与之对饮边谈天说地,从琴棋书画聊到治国,再从治国谈到钟会自己的书。那书在天下会从没人提到过,今日钟会倒是从他人口中听到了,当下便面露喜色,约姜维去他的客房叙谈。

   “这不大妥吧。”邓艾知道姜维是卧龙帮的人,就谨慎言道,却被钟会用玉箫轰走了手。

   姜维拱手谢拒,钟会也没有不高兴,而是再约他于翌日相见,这回姜维是爽快答应了。

   

   姜维是翌日戌时才到钟会客房的。客房中陈设雅致,只有一床,桌上有铺开的书卷和砚台。

   “伯约是否会弹古琴?”

   姜维掩上门,便听到钟会低声和他说。他虽心里已生一计,但不露声色,而是沉默着点头。钟会拉了拉床头的绳铃,让店里的人送来一张古琴,摆在了姜维跟前。

   钟会在想做什么,姜维并不知,因此他双眼一眯,狐疑地坐在古琴前。钟会却忽然开始吹手里的玉萧,那萧声虽余音袅袅,里面又夹着深厚的内力,看样子似乎是打算试探姜维。

   于是姜维也开始抚琴,琴音紧紧缠绕钟会的萧声。

   “士季,你那本治国的书,写得真是好。”

   “以你之才,何必屈居于邓艾之下呢?”

   “邓艾根本不如你,昨日我看他压根不把你放眼里。”

   姜维的内力比钟会要深,他一边弹古琴,一边游刃有余地说。每拨动一次琴弦,就把钟会往后逼退几步,到了最后,钟会不得不跌坐在床上。

   钟会红了脸,忽然拔出了藏于玉箫顶端的匕首,向姜维投过去。姜维面不改色,他的左手还在琴上,右手挥掌向着匕首。那把小刀还没碰到他的琴边,就被他转了个方向,朝钟会飞去,末了完全地落入玉箫的顶端。

  “伯约可真是好功夫。”钟会喘着气,理了理衣服,一抹额头,满手的汗。

  “承让,”姜维收起了手,“其实能和我过这么多招,士季也是好本事。”

   钟会微哂,玉箫敲手,扬眉点头。

  “听说卧龙帮最擅长八卦阵和暗器。”

  “以及轻功。”姜维补充道,又柔声试探了一句:“士季是否有话要说?”

   他边问,边慢慢靠近钟会,被戳中心思的人转动着眼珠,玉萧抵住了姜维靠过来的胸膛,嘴角上扬了好几分。

   “你可知,你是第一个欣赏我书的人。能遇知音,我这两日甚是快活,司马家早就和金人勾结在一起,邓艾又不过如此,只有伯约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

    姜维用剑推开了胸口前的玉萧,倾身附在钟会耳边,低声说道:“士季,我这有一计,不仅可以借刀杀人,或许还能取得邓艾手里那份飞翔剑谱的图纸。”


   “琴箫合鸣,对我来说,肯定是永生难忘的。”

    姜维端起买来的条头糕,咬了一口,满嘴甜腻的豆沙味。

    “别打岔,让我说下去!”

    姜维擦了擦手,面对差点跳起来的钟会,他平淡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这话我一定得让你知道罢了。”

   

    嘁。

      

    钟会用竹笛勾住了姜维黑色的衣袖子,而后者正欲从窗子跃上屋顶。他将一包毒粉塞进姜维手里。他不仅擅于模仿字迹,其实还会制药,当然这一点,天下会没有人知晓。

   “用这个,可栽赃嫁祸给其他帮派。”

   姜维点点头,轻轻跃出了窗。

   窗户一掩上后,钟会更觉得他与姜维是在一起的了。

   

   邓艾一除,下一步便是司马昭,这和下棋是一个道理。于是成功得手了后的姜维就与钟会开始密谋怎么在庆寿宴上下手。

   司马昭带的人不多,而姜维这边的人不算少,加上钟会自己的手下,他们都觉得这一步能赢。

 

   “打住,”姜维给自己面前的杯子满上了茶水,“司马昭赢了,是不是?”

   又被突然打断故事的钟会虽然有点不开心,但还是不情愿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哼。

   他咽下嘴里的饼干,心里却对即将到来的故事结局十分抵触,根本不愿再拨开梦里的雾去看清最后的画面。

   “你老板的营销手段都快让我有阴影了,你一说到他,我就下意识觉得他赢定了,所以细节我可不想听了,”姜维顿了一下,见蜡烛还在烧,就认真地问钟会,“那结局呢?”

   钟会拧起了秀气的眉毛,巴掌大的脸几乎扭成一块,说话声也闷闷的,也不知道是对谁不满。

   “死了,我和你一起死了。”他喃喃道,松了口气,似乎不吐不快。

  

   两人之间顿时安静下来。

  

   其实远不止这些的。在末尾处,他比姜维后死,姜维应该是挡在了他的身前,然后他被司马昭挑断了筋脉。很痛,能把他从梦里痛醒的程度,但那痛却不及他看见姜维倒在血泊里来得刻骨 —— 就像是姜维受到的疼痛一下子都转移到他自己身上一样。

   死前姜维大概是对他说了什么。对,他一定是说了什么……

   是什么呢?

   

   “士季,别怕。”

   对面姜维的声音比梦里的要清亮一些,但是是这个音色没错。

   是了,姜维让他别害怕。

   他的思绪就又飞回了梦里,薄雾散尽,在那里,姜维尽力想抹去他脸上的血污,却反而弄得他脸上的血迹越来越多。


   “别怕。”

   

  “抱歉。”

   姜维垂下了眼睛,双手交握放在杯后,左手的大拇指在上,一会儿右手的大拇指又压上来,不停地交换着。他的视线飘忽不定,最后还是停在了钟会脸上。

   那干净的目光直直地盯过来,没有犹豫。

   ——里面模模糊糊地映着钟会。

   “呵,道什么歉呢,又不是你,别把自己代入太深。”

   钟会搓弄起头发丝,本来就卷的头发被他缠绕在指尖后变得更翘。他虽这么回答,心情到底是受了影响。姜维一定也感同身受,不然不会说对不起,他这么想。

   “所以,麒麟老师觉得本英才的这个故事怎么样?”

   “呃,有头有尾,姜维这个角色很饱满。”

   钟会脸上的表情顿时又丰富起来。他其实不曾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这么真实的自己。

   也许,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那故事里的我呢?”钟会追问。

   姜维有些无辜地眨眨眼,几乎是潜意识地讲出听完故事后的疑问:“你是这么正派的人吗?”

   钟会恼怒地踢了姜维椅子一下,踢得姜维整个人一抖,撞到了桌子,恰巧那蜡烛也烧到了头,晃动了几下就没了。

   “还有一个问题要交代清楚,为什么故事里的你,对我这么信任?”

   年轻的小作家这下却没做声,而是定睛思索着。过了一会儿,他伸出手指,比了个手势。

   “可能,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钟会轻笑出声,吸了吸鼻子,“反正我们俩的结局就没好过。”

  

 

   我们两个人的结局,他又说了一遍。


TBC

* 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和武侠风 ,八字不合。所以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 感觉在往二人转上发展的一个故事......orz

评论
热度(27)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