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钟】五根蜡烛 05

01    02    03    04

   

 伍. 莫比乌斯环


   二零五八年十月

   四川成都

 

   “我为什么总能遇见你?”

   “大概是因为……我们都踏进了莫比乌斯环中。”

 

   “还有最后一根蜡烛,你说怎么办?”

   姜维似乎对钟会表现的决绝不予理睬,反而拿出了剩下的一根白色蜡烛。那蜡烛和前面几根都不一样,只有短短的一小截,似乎一烧就会没了。

   “能怎么办?我们已经没有能说的了。”

   钟会动了动酸涩的身体。事实上,他已经有了很深的倦意。说完了最初的起点,他并没有什么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被更沉重的东西压得喘不过气。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也许是他对姜维下了判决后的自我迷茫,又或者是姜维这个人带给他的窒息。

   我们别再相见了,所以才会慌不择路地这么说。可是已经晚了,因为这一世,他们又遇见了。一旦碰上了,就成了两个在太阳底下重合的影子,没法再往原来的方向走了。

   “要不这样,”这次换姜维握住了那小半截蜡烛,他的手掌把那白色全都遮住,“我们现在同时去一个地方,如果遇不上的话,那就再也不见面。”

   那要是遇上呢?他没再说另一种情况,钟会也没询问。他们都是聪明人,前几世的故事里,很多事就不需要挑明,所以此刻也是如此。

   “本英才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事啊?”

   钟会虽这么抱怨,但却披上了外套,扭起纽扣。不知怎么,一粒扣子就那样直直地掉在了桌子上。他低头去看,发现是缝纽扣的线脱了。纽扣的大小和形状都让他想起了那枚棋子,所以他趁姜维转过身的时候迅速藏起了那颗扣子。

   “士季,再见。”姜维朝钟会摆摆手。

   钟会卷着头发,冷不防地来上一句:“哼!”

 

   好像就是确定会再见一样。他们都在心里腹诽。

 

   钟会去了家咖啡店。他不怎么爱吃里面的东西,但他饿了一天,也没什么其他更好的选择。他买了份咖啡和蛋糕,然后就坐在座位上吃。座位靠窗,窗户很干净,可以看到来往的人群和车子。

   他实在不想去任何的地方,于是就从傍晚坐到了街边的霓虹灯全都亮起。路灯将川流不息的行人的影子拖得很长。

   在姜维的那个故事里,他应该就是走在这样的街上,随后看到那枚订婚戒指的。婚戒长什么样,他可真是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在灯下闪烁的太阳光刺得他浑身疼。

   痛处是很清晰的,即使不是今生发生的事,感觉依旧盘旋在神经末梢上。

   司马昭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喝着咖啡,戴上了耳机。

   “见个麒麟老师还没见够吗?别忘了明天我们还有新书签售会,还有……”

   “我在等人,”钟会舔了一口小调羹上的奶油,“我想等到他。”

   “什么?钟会你说清楚你在等谁,你别……”

   钟会摁掉了通话,直接关了机,随后又把视线投向了行人身上。

   他忽然记起了什么,心里顿时有了想法,但他却又不急,而是继续慢吞吞地吃着点好的食物。

   说不要再见面的是他,渴望被找到的又是他。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的。于是在闻到绿茶香味的时候,他总免不了抬头看看,发现不是姜维,便再低下头趴在桌子上。

   趴得时间有点长了,他就索性浅眠了一会儿,然后他就又做了梦,但立马就被梦给震醒了。

 

   梦里,姜维在天桥上亲吻了他的发梢。

   所以,你是不是和我猜得一样,正在天桥上等我啊?

   

   天桥上有人,那人是站在中间的。桥两边的尽头各有一盏发着弱白光的路灯,照的到前后的方向,却照不到那人的位置。

   “姜伯约。”

   背靠在天桥边上的姜维回头,手握成拳头搁在背后,温和一笑:“士季,你来了。”

   有那么一秒,钟会失去了思考能力,前几世的故事又一点点地在脑子里放了一遍,好似在放电影,但又不像是在看电影。因为在电影院里,他有权选择离开,可是现在他发现,他没有。钟会朝姜维走过去,表面装得挺平静,他想姜维可能也是这样的。

   姜维终于是用那双明亮的眸子来看他了。又有那么一秒,钟会在那束看过来的目光里,抓到了他渴求的东西——那感觉就像是置身在暖阳,温暖倾心,瞧什么都是美好的。

   钟会慢慢朝姜维走,心里很平静。他往地下瞥了一眼,他的影子也慢慢地随着他移动而缩小,到最后,他的影子和姜维的重叠在了一起,映在地上,成了一大团。

   “我为什么总能遇见你?”

   “大概是因为……我们都踏进了莫比乌斯环中。”

   

   没有对与错的两面性,而是走不出的轮回。

 

   “哦,那本英才还真是……不幸。”

   钟会撑在天桥的栏杆上,眼睛随着桥下的汽车转动。姜维又将背靠在大理石材质的边处,脚踢着一粒石子,石子滚到了左边,他又伸出另一只脚把它踢回去。

   “士季啊,”姜维朝钟会伸出手,掌心内有那最后的白色蜡烛,“我们把它点燃吧,等它没了,故事就结束了。”

   “我没带打火机。”

   “我也没有。”

   一辆自行车从桥那头驶过来,遇到了红灯,发出了紧急刹车后的噪音。钟会揉了揉耳朵,凝视着从远处打过来的车灯。漫天火烧云的时候,他和姜维也是在天桥上抱得那样紧,不知道是不是看上去特别像经历着生离死别一样。

   “士季,你看!”

   那个故事里的姜维也是这么叫的。他转过头——

   姜维将手里的蜡烛向前举,蜡烛正竭力冒出光点。钟会一怔,才发现是蜡烛背后的灯火通明,虚与实混在一起,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

   啊……

   钟会的眼睛里有霓虹的光,嘴角带着莫名的弯度,是那种嘲讽的笑。他卷起了头发,曲起膝盖:“回去吧。”

   姜维凑近了蜡烛,“呼”地吹了一下,好像那里有火,他必须得把它吹灭一样。

   “你往哪边走?”姜维靠过去了一些,几乎贴在了钟会身上。

   “右边。”

   “我往左走,那里有车站,我要坐车回去。”

   “好,再见。”

   “再见,士季。”

   姜维忽然抱住了钟会,抱得太紧了,几乎是把人按在了怀里。钟会也回抱住了姜维,用了差不多大的力气。

   一千多年前,在成都的细雨中,姜维就是这样抱的,只不过钟会那时选择遮住了那双清冷的眼睛。

   现在不需要了,因为那双眼睛里蕴着晴阳。

 

   “我走了。”钟会松开了手,一副闲适的表情。

   姜维挑起那根细长的马尾,亲吻了上去:“嗯。”

   他们各自朝反方向走,谁都没有不舍与留恋。

   因为无论怎么分别,总会相遇的。也许是下一辈子,也许就是明天。


   我在莫比乌斯环里等你。


[END]

* 亲吻头发有思慕的意思

* 关于莫比乌斯环的解释在后面


不看也没关系的后记:

   首先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没想到我竟然真的能把这篇完结www。蛮用心地写完了这几个故事,那就从这几个故事出发来解释一些想表达的个人理解。

   其实前四个故事分别都可以用一首歌来概括:01(石楠小札),02(天下无狗),03(万古人间四月天),04(芊芊),然后这几个故事我个人的顺位应该是 04=03>01>02 (05是解释,不算是故事)

   第一个故事:处于战争年代的姜钟。在我看来他们两个都是有志青年,所以绝对不会拘泥于个人感情而忘了护国。整个相爱到分别的过程和历史上的两人有点相似

   第二个故事:这个我最不喜欢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尝试了不擅长的文风和题材。一开始只是想写点带有武侠豪情,感情洒脱的姜钟,然而失败......

   第三个故事:应该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一个故事了。算是十分现实的一篇吧 —— 年轻人之间因为有前世的纠缠,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他是爱我的,我是爱他的;在接近幸福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幸运,得到了幸福又患得患失(张爱玲)。最后失去了,再去找,一切又成了尘埃。姜钟两个人在我理解上算都是比较倔和傲的人,伯约不用说,会儿也应该是不怎么爱听劝的,因此谁都等着对方去让步,然而谁都不会自己让步

   第四个故事:史向半改。用到对弈是因为觉得他们两个在感情和性格上算是棋逢对手。阿姜对会会的感情漠然回避,他想爱又不敢爱,会会是知道阿姜的计谋,但是因为阿姜的感情对他来说像是茧,缠住了他,所以他装作不懂。反复遮眼是因为会会骄傲,他选择遮住阿姜的眼睛,这样他可以看他,但是不用看得很慌。到最后死了,会会也觉得是他赢了—— 双方都觉得对方是在利用自己,逢场作戏,结果入戏太深,于是山穷水尽回眸去找的却还是那个人

   大结局是用来解释这几段轮回,然后就想到了莫比乌斯环想表达的大概是无论分离多少回,我们“总会相遇”这个点,并且有些细节都和一三四故事对应

   通读一遍,依然觉得自己写的不够好......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和所有帮过我的小伙伴!接下来我就准备安心吃粮了,请大家继续爱他们两个233

评论(4)
热度(42)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