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钟] 夏

* 答应给九子的平行世界互换梗


0.

 

   银发的他抬头看着逐渐变浅的彩虹。

   “你是怎么会喜欢上他的?”

   棕发马尾的人停了下来,回过头看他。

 

   “大概是从他踮脚对我说要保护我的时候。”

 

   明明是那么不坦率的一个人,却在那个雨过天晴的下午,张开手臂率直地宣布。

 

1.


   “抱歉,你的名字是?”

   “钟会,你也可以叫我士季。”

   姜维立刻双眼炯炯地望着面前银色短发的男人,试图看那鬓角是不是有假发黏贴的痕迹。过了一会儿,他摇摇头,顺手抽了一张纸擦汽水瓶。汽水是他刚从便利店买的,但因为室外的热气实在过分,所以瓶身已经在朝外淌着水滴,流了姜维满手都是。

   “你不是士季。”姜维一点点拈掉瓶身上的白纸屑,瞧了过去。

   “但很可惜,虽然与你的记忆可能有点出入,”钟会前后扇着身上的薄衬衫,“我就是钟会,而你也不是我认识的伯约,不是吗?”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平行时空?”

   “我只记得我正要换衣服……”钟会停顿了一秒,手一撑,坐上了公园的单杠,“然后你就来找我了。”

   “但我找的不是你。”

   钟会举起了双手,无奈地耸耸肩,一下子从横杠上跳到了地面,银色的头发在艳阳下划出了刺眼的线条。

   “好了,结束这个话题。我说了我是钟会,不是你认识的那位,你也不是我认识的姜维,还需要我重复吗?”

   脑子里立马就闪现出一张留有卷发的娃娃脸。姜维踢着眼前的沙堆,左右晃动着手中的汽水,做出了很多他认为是合理的解释,但最后都被他自己一一否认了。

   “虽然你不是他,但你比他要好。”钟会突然跳在他面前,挽起西装的袖子,摇着他不熟悉的银色头发,脸上也是不曾在那张娃娃脸上找到过的成熟。

   西装上混着浓厚的海洋香水味,因出汗而完全散发出来,让姜维不着痕迹地皱眉。

   还是玫瑰味洗衣粉的味道好一些,他下完了最后的判断。钟会向他投过了篮球,姜维接了下来。

  

  “好了,想想该怎么让我回去。”

   他觉得这话挺意外,于是转过头去看,钟会却只是往树荫下一躲,把那抹银色藏了起来。

 

2.


   “你是谁啊?”

   “姜维。”

   棕短发的男人带着一枚银色麒麟状的发夹,这个装扮让钟会觉得滑稽。怎么会有男人用这么蠢的东西哦?才这么想,就听到了能让他跳起来的那两个字。

   “你才不是他!休想拿伯约的名字来骗本英才。”

   姜维只是用书敲了敲看上去炸毛了的男孩子,不过这显然让钟会更加不开心了,那小卷毛甚至开始叽里呱啦地讲着一堆听上去傻到可爱的话,于是他脸上出的汗也跟着变多了,甚至从鬓角滑到了嘴角处。

   “好啦,别吵了。我陪你去找他,好不好?”

   钟会撇撇嘴,又卷起头发,哼了老半天,最后才吞吞吐吐地说了声好。

   很奇怪,姜维甚至都没有在下意识里想去找他认识的那个钟会。一半的原因可能是觉得那个人一定没有问题,另一半原因大概是他不再是那个该去找他的人了。

   分手了一年,他却依然记得钟会轻快又狠绝地点头。性格不合这个原因,还真是万能啊,他想,边想边露出了微笑,难看的笑里大概掺着勉强,不然不会让面前的小卷毛嫌弃地往后跺了几步。

   比认识的士季要可爱多了,姜维歪着头思考。要是士季现在还这么有趣就好了,他赶紧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如果找不回姜伯约,你说怎么办?”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快奔三的成年人懒洋洋地摸起下巴,换了个姿势站。

 

   “不会的,”钟会回过头,坚定地抿着嘴唇,“不会的!”

 

3.


   分手的那天,也是这样炎热的夏季。蝉正趴在一动不动的树叶上努力振翅,发出的鸣叫似乎都盖过了行驶过的卡车,叫了一会儿,又渐渐退去,大概是没了力气。

   钟会捂着嘴避开飞扬的尘土,跟在姜维身后,努力朝上走。坡道的斜度比想象得还要大,几乎走上一步就得手脚并用。姜维先到顶的,从上往下在望他,两个人之间隔着很长的距离。

   “到这边来。”姜维朝他喊。

   然而钟会停了下来,因为他不愿再向上走了,他累了。

   七年了,他倦了。

   “我发现,我们性格不合适。”

   一阵热浪卷着风吹过,蝉鸣又开始响起,压过了钟会的话,但他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讲,所以姜维依旧从他的口型里拼凑了出来。

   “好,明白了。”

   有什么东西的热情在退散。可能是头顶上突然多出了云,所以遮住了阳光。

 

   夏天大概要结束了。

 

   “蝉叫还真是烦人啊。”

   身边不认识的姜维买了两根冰棍,分给了他一根,是他最讨厌的绿豆味。

   “是啊……”

 

   “所以你喜欢钟会吗?”

   钟会停住了脚步,仰起脸,有什么滴在了脸上,随后他拉起被他的提问搞到呆愣的姜维,跑到了一家便利店的遮雨棚下避雨。

   夏日里的暴风雨来势汹汹,根本就让人毫无防备。姜维盯着迅速积起来的水流发呆,浮在水上面的几片破叶子转了几圈又朝他这边流过来了。他的脚一躲开,那几片叶子便又往别处跑了。

   “所以你觉得我比他好吗?”姜维没有直接回答钟会的问题,而是进行了反问。

   “是啊,你比他好,”钟会勉强将难吃的绿豆咽了下去,“但你不是他。”


4.


   “没办法,他实在太喜欢我了,本英才免为其难地屈就而已。”

    是吗?可从细节里来看,那个人好像并没有表态。

    姜维掏出皮夹子找零钱,却发现硬币根本不够应付钟会选的高级冰淇淋,于是只好翻出一张整的纸钞。

    对他来说还只是个少年模样的钟会得意地捧着冰淇淋,大口地摇动勺子,边吃边“噔噔噔”地跑到了公园的喷泉池旁。少年穿着白色的衬衫,嘴角旁也留着白色的香草奶油,灰色鞋子的旁边却是一整簇金黄色的向日葵。

   还真是耀眼的过分了。

   七年前的他们是不是也笑得那么灿烂?

   “爱闹别扭这一点,你和他倒是挺像的。”

   他站在小孩的身旁,轻悠悠地来了一句,然后比他矮了半截的小孩就鼓着腮帮子,挂着未舔掉的冰淇淋,不服气起来。

   “谁爱闹别扭了?”

   钟会很不喜欢面前这个别发夹的姜维一副“还是个孩子”的表情,所以当他刚下定决心打算用成熟的口吻再来辩解,没想到这位在商场打磨了好多年的社会人突然伸手抹掉他嘴角的奶油。

   脸上很是惆怅。


   “抱歉,我只是——”

   “想起了很多事情。”   


   到这边来吧。

   对不起,我累了。


   “你要和姜维好好的,知道吧?”

   “这是当然,无论是我还是伯约,都比你们强多了。”

   姜维突然用吃完了的冰棍木棒敲敲钟会的脑袋。

   “小朋友,别只会讲。”他又转为去摸钟会的卷发,然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连嘴角都捎上了安心。

   “喂,本英才这根木勺上是不是写了什么?好像还能免费换一个。”

   姜维凑过去看,还真是有。

   “我不需要,送你。”

   “不,你留着吧。”他小心翼翼地替男孩拨开浸湿的刘海,像是隔着另一个时空,温柔地劝说。


5.


    雨过天晴之后,空中挂起了彩虹。虽然很漂亮,但却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美。

    钟会抬头看着逐渐变浅的彩虹,莫名其妙地鼻头发酸。

   “你是怎么会喜欢上他的?”

    姜维停下了投篮的手,回过头看他。

 

   “大概是从他踮脚对我说要保护我的时候。”

 

   明明是那么不坦率的一个人,却在那个雨过天晴的下午,张开手臂率直地宣布——

   你也可以稍微依赖我一点。

   但当时的他并没有做任何表示。他虽然还年轻,很多东西却又看得很远,比如性格的区别,比如分手的可能性。

   “我和伯约没有走过七年之痒,性格还是不合适。”钟会将手插在口袋中,仰起头,几根银色的刘海挡住了他去欣赏最后的彩虹。他一把撩起前额的头发,从裤袋里找出一个发夹,横别在了前头。

   姜维拍着篮球,然后踩在三分线上,跳起来,漂亮地投出了球。篮球转了几圈,进了球框。

   “可你还喜欢他,是吧?前辈。”

   钟会将脚边的矿泉水踢过去,被姜维用脚尖挡住了。

   

  “喜欢啊,就是因为喜欢才知道不合适。非要将感情和在一起划个等号,果然还是年轻人。”

   钟会听到他自己对面前的姜维说,眼睛透过这个人,看着的却是另一个时空的人。

   

   “夏天快要结束了。”

   “是啊,”姜维扯下了发绳,汗珠从他的头发上被甩下来,他用毛巾擦完了汗,又随意地将头发束起,“但没关系。”


6.


   姜维撩起湿透的衬衫擦了擦脸,食指间转动的篮球不小心掉在了地上。他弯腰去捡,眼角瞟到了熟悉的咖啡色卷发。

   “士季?”

   钟会手中拿着一根冰棍的木棒,桃花眼瞪得大大的,在看到是姜维后,又习惯性地卷头发,小尖下巴抬得老高。

   “我果然是被上天选中的人......不然这种玄乎的事你怎么没轮到呢?”问完,他垂下眼盯着木棒,那上面写着“再领一根”这四个字。

   姜维用手臂夹住篮球,转过身,笑容干净纯粹。

   “士季,我——”


   ——我依然喜欢着你。嘴唇做出这样的口型,但在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就被开进站台的轻轨给打断了。

   不知道对面站台的姜维看到了没有。估计是没有吧。

   钟会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所以他才会狠绝地坐上了轻轨。透过轻轨门,他窥到了还在对面等待下一班车的姜维,那人的麒麟发夹别得有点歪斜了。

   他扯掉了自己头上的发夹,然后丢进了上衣口袋中。

   

   谢谢你啊,陪我度过了七年的夏天。


END

评论(3)
热度(43)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