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诩攸] 防线之内

* 我流现代诩攸,人设358,一句话曹郭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总之我爱公达

 

   荀攸并不是嫌弃贾诩,他只是不想去做出回应,可他却任由贾诩来一点点跨过他的防线。

   荀攸也不是什么胆怯的人,刺杀董卓的那时,他倒是胆子很大,被关进去也是风轻云淡地换了一身囚服。

   后来他被荀彧介绍到曹操手下做事,由郭嘉牵线,认识了贾诩。贾诩低调行事,基本不会主动献计,但凡是他说的话,都最好过一过。荀攸服他,隐隐生出了一股自卑感,本就少话的人更加沉默寡言,每次在贾诩面前都恨不得能让郭嘉来讲。

   直到某一天,他与郭嘉恰巧在谈论贾诩,自卑又涌上,头都垂下来,看上去正处于某种可怜兮兮的苦恼情绪,随后话题的中心人物在他背后冷不防地大叫一声,手往他屁股上拍,他才皱眉去吼——

   “贾诩先生,请您下次不要再这么做了。”

   音量很低,一点威胁力都没有,让贾诩只是大笑几声,继而又跑去了别的办公桌。

   荀攸无奈地望郭嘉,郭嘉面不改色,喝着装在茶壶里的酒。

 

   替曹操这位总经理打赢与袁绍的官司后,荀攸有了一点空时间,然而郭嘉却大病了一场。荀攸和郭嘉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喝酒出计,所以他没事做就去看看这位病人。郭嘉病得挺重,清醒的时候不多,好不容易醒了曹操又陪在病房里,所以荀攸多半都是放下水果篮就走。

   于是就那么地在医院外的走廊里被贾诩吓了一跳。三十好几的人了,从后面勾上来的时候,倒像个孩子似的。他被惊地发出了一个“呜哇”,却被贾诩手快地按住了嘴。

   “这里是医院,”贾诩咬住一根烟,“别叫。”

   荀攸面无表情地抽出贾诩嘴里的烟:“这里也是禁烟区。”

   “之前为头收集资料时我可都靠它度过。”贾诩伸出手指,状似指责。

   “您或许该换个方法。”

   贾诩听后,摸起下巴上的胡须,摸完又点头:“比如,靠你来解压?”

   荀攸擦着他的肩走,随手将烟扔进了垃圾箱。垃圾箱是上下翻动的盖子,被他一掀,发出声巨响。离开前,他还不忘规规矩矩地向贾诩来个应酬般的点头。

   贾诩记起来了,荀攸以前是刺杀过人的,虽然失败了,但好歹还是个狠的角色。就算被生活摁成了内敛细腻的后方选手,他依然还是个狠角色。

   不过贾诩依旧喜欢捉弄他,因为他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

 

   “你们关系不好,我会很困扰。”郭嘉在出院前对荀攸这么说,大概是知道身体快不行了,所以才会对荀攸推心置腹起来。荀攸听后,一脸淡漠。他理解郭嘉拖着半个棺材还在替曹操做事的拼劲,可他对藏在劲头后的感情却不以为然,即使他在那个瞬间想到了贾诩。

   后来荀彧当面反对曹操从总经理爬上总裁这个决定,他站出来,温润的声音掷地有声。荀攸就在现场,也没讲一句话,连去机场送被调去偏远分公司的小叔都只是互相简单地进行拥抱。贾诩在荀彧进海关后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他有他能做的事,荀彧有荀彧自己的理想,什么都不做或许是对荀彧最好的尊重。

   最后只剩下荀攸和贾诩坐在一起喝酒了。荀攸喝得挺醉,湿漉漉的眼睛却仍清澈的像块明镜,也蓦地记起了郭嘉病逝时靠在曹操身上不停喝酒的模样。恍惚间,他的心里荡起了让他害怕的感情,而贾诩则成了那个感情的承载体。

   贾诩起身,大概想去外面抽烟,荀攸忽然走上去,拍了他的腰,把计谋很多的男人吓得止住了步子。

   荀攸拍走了贾诩手里的烟:“报仇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后,他还是那个内敛细腻又狠的他。

   贾诩哈哈笑起来,笑完,见面前的荀攸没走,就起了捉弄的心思,故意凑近,作势去亲他。结果荀攸还是没离开,贾诩就真地亲了上去。

   荀攸的胡茬和他这个人一样,不硬,很柔软,戳在脸上软绵绵的。酒气扑鼻,却带着冰冷的清明,像是刚从冰箱里取出的酒。

   吻完,他们像没事人似地一起往外走。

   “你该剃胡子了。”荀攸忽然听不出语气地来了一句。

   贾诩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 证明防线再牢固,多敲几下还是可以有松动的。

   他跟在荀攸后面,接着那句话喊:“你的胡茬别弄,我喜欢。”

 

END

* 我永远爱荀攸.jpg

评论(3)
热度(31)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