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联谊会的日常(阴阳师)

→CP:黑晴狗,茨酒,晴博 (论复习到发疯的报复)

→打大天狗的tag是因为黑晴狗CP不知道怎么叫 抱歉

→设定:黑白晴明是双子 白晴明是哥哥 兄弟两互看不顺眼 首无是黒晴狗领养的儿子(剧情里首无宝贝也是反派跟着黑晴明所以就这么设定了 最主要我爱他)

→从黑晴明视觉出发 很短,因为是边复习边写的

      黑晴明在得知被自己的双子哥哥邀请去参加什么男子联谊会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拒绝的,可是后来想想,能接触到没用的哥哥的交友圈,说不定还能拉一两个人过来自己这边完成大业,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嘛。

      这样一仔细琢磨,黑晴明便通体舒畅了起来。

      联谊会的日子还是到了,见面地点定在黑晴明常去的一家叫荒川的酒吧,名字也和店长本名有关。

      为了让自己气场更加的强大,黑晴明换上了比平时还要浓厚的基佬紫杀马特贵族妆,从三尾那儿要来了最符合自己反派迷人气质的西装,然后在雪女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中出了门。

      哼,贵族的审美是不需要凡人来评判的。他骄傲地想着,一边还在背诵着熬夜写的挖苦白晴明的开场白。

  

     准时,很好。黑晴明看着手上的表,熟练地进了荒川找到了包厢。

   “啊,黑晴明你来了啊,这下人就齐了。”

     黑晴明看了眼白晴明身边的茨木童子。

     原来联谊会只有三个人吗???这么随便?

     黑晴明处变不惊地挤出笑容,紫色的粉掉了一地。

   “哟。你就是白晴明的弟弟吧,真是有个性的装扮啊。” 茨木童子朝黑晴明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你这个狂放不羁的白毛有什么资格说我???

   “坐吧,别紧张,就是大家聊聊。”

     对于茨木童子,黑晴明也是认识的,曾经和大天狗都是最优秀的大学毕业出来的人,同届的还有茨木如今的恋人酒吞童子。

     不知怎么地,黑晴明想到了今早自己给自己抽的大吉的签,他怀疑三尾是不是偷偷动了手脚。

    “晴明哟,你今天怎么不带那只情侣表了?这可不行啊,你看吾,一直都带着和吾友一对的手链呢。” 茨木举起手,炫耀似地晃了晃,那火红的绳子真是喜庆,差点让黑晴明以为是在拜年。

    “呵,那只表坏了,今早起来的时候被博雅发现了就给拿去修了,明明每天晚上都这么累还起的早,真是认真的让我心疼。他就是太体贴了,做了又不说出来,真是可爱。”

      黑晴明默默拿起了酒杯,所以他今天来是为了什么?

      啊,好想回去啊,今天晚上的周末美妆怕是赶不上了。

    “说起来,我的弟弟,你有没有和大天狗情侣的象征物品?”

     他看到白晴明和茨木向他投来炽热的目光。还有谁是你弟弟?我不承认!

    “没有。”

     白晴明和茨木嫌弃地摇了摇头,顺带嘲讽地笑出了声。

   “不过我觉得首无就是我和大天狗感情的证明。”

    “咳。” “什......”

     黑晴明淡定地看着旁边两人凝固的表情。

    “厉害了,我的弟弟。”

    “没什么,一开始领养孩子也是我的决定,狗子向来什么都听我的。我还怕给他找麻烦,但是他一听我说这个,立马点头答应。唉,他这人别看高冷,好着呢。你们呢?酒吞和博雅也是这样的嘛?”

      黑晴明胜利般地怼了过去。

      白晴明质朴的微笑中透出许多疲惫,茨木则是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酒吞发呆。

   “说起来我最近有和博雅一起去健身,” 白晴明脑子一转,新开了一个话题,“博雅的身材太好了,你们也看见过他的奶子吧,实不相瞒,看的远不如摸上去的手感。”

   “哈哈哈哈,愚蠢。”  茨木一拍桌子,“谁能和吾友比奶子?哼,吾家挚友的奶子连戴着假胸的雪女都自愧不如,吾友总有一天会成为奶子中的王者!”

   “重要的不是大小是质量啊。茨木。” 白晴明一脸和善地抓了把寿司,“博雅可是少爷啊,那手感啧啧。”

     言下之意就是别拿酒吞和他家细皮嫩肉的博雅比。

    “呵,天真。吾友那手劲贼棒的肌肤我能和你们说三天三夜!可是我不希望有太多人觊觎吾友。说起少爷,黑晴明,吾记得大天狗也是贵族?那他的奶量?” 茨木转向了专心透明的黑晴明,后者并不想理会他,并送了个白眼。

      所以说贵族和胸到底有什么紧密不可分的关系啊!不可理喻,很气。

    “大天狗总是捂得严严实实的,一丝灰都掉不进去,确实是个值得好奇的问题。” 白晴明认真地点头思考。

      我怎么没能在出生之后好好管管我的哥哥?!

    “狗子皮肤很好,不过他可没有胸。” 

     “也是呢,就算有了孩子也不可能有胸嘛。” 白晴明放心般地回应着,茨木则是满脸心疼地拍了拍黑晴明的肩膀,表示安慰。

     “是啊,可是自从我往荒川的酒吧跑了勤快后,狗子其实挺不高兴的,以为我可能也喜欢那款的,私底下会找荒川来打架。据雪女得到的数据来看有18次了,荒川还没有一次赢的。所以我可不敢对胸感兴趣。没办法,我家大天狗吃醋起来可就不那么听话了。酒吞和博雅呢?也会吃醋吗?”

        很好,黑晴明,打出了六星针女的暴击效果!

     “额,挚友,挚友他,反正醋由我来吃就可以了,这点破事不需要挚友来动手!” 

       是啊,大概也只有你能吃醋了。 

     “博雅要是懂吃醋我就开心了。” 白晴明生无可恋。蓝瘦,香菇。

       也是呢,毕竟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黑晴明得意地下定决心以后要让更多的人来加入联谊会。

     “没什么事的话我得回去了,今晚答应了狗子和首无一起玩恐怖游戏。对了顺便和你们说一下,雪女刚才告诉我她看见红叶和酒吞在一起挑衣服,还有白晴明,你让源博雅别再送大天狗笛子了,今早送的那支已经被他处理了。我不担心狗子,我只是觉得烦。”

       他愉悦地看着自己的煞笔哥哥和茨木童子黑的和自个儿妆一样的脸色,抹了抹眼角的粉,扬长而去。

 

       回去的路上,他收到了来自白晴明亲切的问候,并硬被对方拉入了男子联谊会的群里。结果黑晴明发现群里还有很多老熟人的存在,比如鬼使黑,判官什么的。

       嗯,肯定也是几个倒霉的角色。

    “黑晴明大人,真是抱歉,我应该陪着去才是。”

    “不用。” 黑晴明回到家看到自家大天狗一脸担心的表情,“又不是去打架.......哦怪不得没见着荒川。”

    “那你们谈了什么?”

    “男人之间的大义商谈,不过没关系,我稳赢就是了。”

 

  →其实红叶姐姐是作为好朋友配酒吞去给茨木挑衣服呢

  →来啊,我爱黒晴狗,来快活啊

  →其实这是一个互相吹“夫人”的联谊会


    


评论(30)
热度(243)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