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男人联谊会的日常2

→CP 依然是:黒晴狗 茨酒 晴博 【注:这章黒晴狗戏份多 依旧黑晴明角度出发】

→写了茨酒出了酒吞!然而黑达摩给了狗子全加在风刃上了!不争气!想让黑晴明欺负他!

→论文真是阻碍我前进的步伐,不如写文,所以就写长了

→要正经,要严肃,要走正剧路线!不好笑!(点头确信

      自从黑晴明首次参加过他哥哥组织的联谊会后,他便成为了常驻队员,经常视奸群里的讨论成了他继化妆后又一大爱好。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群里的不少人都不愿意参加组织联会。

      因为根本说不过好吗!像鬼使黑,判官这种级别的,可能还在思考上一个话题的答案,茨木和白晴明都已经结束联谊会了。

     白晴明那家伙,尽欺负老实人。

     辣鸡!

     正当黑晴明每天都安定地被群里酒吞童子的照片刷屏后,新的联谊会时间地点也敲定了下来。

 

  “黑晴明大人,那我开始了。”

     黑晴明点点头,闭上眼睛,感受着画笔处传来的轻柔动作。

     大天狗,真是个宝贝啊。

     黑晴明半眯着眼睛,恰好正对着大天狗的胸膛,从他头顶上方还能感受到那人淡淡的气息。

     胸膛........黑晴明发誓他绝对没有联想到奶子,绝对没有!

     可是酒吞和源博雅都有奶子啊,那我多揉揉多捏捏会不会也能达到他们的一半?降低标准到莹总的一半也可以啊。他这么想,也这么上手了。

   “啪。” 黑晴明一双手嗖地一下就放在了面前的胸膛上,像搓面粉一样搓揉着。

   “黑....黑晴明大人,请不要这样,现在还是白天,想做的话晚上再,但如果你实在现在要的话........”

     这么说着,面前的人也没有推开的意思,不过黑晴明的心境可就不一样了。

     尴尬,十分尴尬。黑晴明想,现在自己这样和一个欲求不满的变态并没什么两样,就算这个对象是自己的“夫人”。他不用看都知道他的大天狗现在肯定脸红的要命。

   “咳,没事你继续,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能装的下大义的胸襟。看来还不足啊。”说完还略显失望地拍了一把。

      嗯,我做出这种事肯定都是白晴明的锅,总有一天怼死他。

    

     这次的见面地点是在一家面馆,店长据说是个爱插鱼旗的爷爷,所以面馆门口都摆放着各色鱼旗。

     黑晴明到的时候,茨木童子已经就位了。

   “哟,你今天的妆,挺好的,不过比起吾友还是差太远了。”

   “今天我走日系小清新路线,还有酒吞不化妆谢谢。”

   “井底之蛙。吾友画紫色眼影的时候你还在和你哥闹离家出走呢,吾友他可是能把地摊货画出YSL效果的人!再说吾友化妆能给你看到吗?吾得藏着掖着,不然让你们交流化妆心得建个私群?”

      黑晴明终于理解为什么酒吞喜欢打茨木了。

      好气,连微笑都不想保持了。

   “对不起,久等了吧。”

   “真是难得会迟到啊,白晴明,原来你也有懈怠的一天啊。”

      黑晴明面目表情地朝白晴明挥挥手,然后他看着白晴明伸出手,刻意地撩了撩头发,手上红色的抓痕也被他的肤色和发色衬得十分明显。

      什么啊,原来不是回应我啊。

   “啊你们问我手上的伤吗?唉,刚想解释呢,前面博雅和我闹脾气,不小心磕到我了,他自己又内疚了,我还得哄着,所以来晚了。还有黑晴明,今天这新花样不错嘛。”

     虽然很感谢你的夸奖但是根本没人问你完全是你在自问自答!

   “源博雅那脾气是得收敛一下,他之前对吾友那不友好的态度吾都记在心里呢。嘶,你们有没有觉得变热了?”

      茨木幅度很大地扯开了上衣扣子,卸下了领带,那动作一气呵成,弄得黑晴明以为茨木是在准备洗澡。当然,他也敏锐地发现了对方锁骨处青紫的一块。

   “茨木,这是?”

   “哦,让你们见笑了,这是吾友热情地给吾盖的章,吾友那暗戳戳的占有欲真是让吾欲罢不能。”

     你只是热情地被揍了吧?

   “呵,爱人嘛,火热的总是比冰冷的好。” “这点吾感同身受。”

     白晴明和茨木都同情地抬眼看了下黑晴明,然后都不约而同地摸着各自身上的痕迹。

   “唉,其实我挺羡慕你们的,真的,不像我,只能让狗子给我化妆。” 黑晴明忧郁地指着自己的脸,“喏,这个就是狗子画的,他说我平时那浓妆对皮肤和健康都不好,所以他今天特地给我来个素雅的。当他安安静静,顺从听话地坐我面前,我觉得值了。”

   “对了哥,博雅会给你画眼线吗?” “额......”

   “茨木,酒吞会同意你给他涂眼影吗?” “这,这,这有何难!吾明天就给他画一个去!”

      看来下次联谊会可能是见不到茨木了,要不勉强请荒川来凑个数下飞行棋?

      

      面被端了上来,黑晴明正饿得慌,刚想拿起筷子解决掉,却发现白晴明和茨木都没有动,也只好举起手再放下来。

   “你们还记不记得自个儿的第一次?今天博雅就为了这事和我闹别扭,也不知道听谁说我桃花很多,曾经欠下了很多风流债。”

      好像说的也是没错?黑晴明盯着眼前的面,附议着。

    “怎么能忘记?吾还记得当时是吾友引导着吾,吾友在这方面也是如此得强大美丽,就如他那天那般,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还有他那韧性度极高的身体,弹性极佳的肌肤以及结实的奶子和腿,吾友啊吾友,他的妙处吾都能出书了,世界上下五千年那种厚度。”

      黑晴明吃不着面,怨气很重,根本不想听茨木说话,他只想搞事。

   “挺好的,至少你追的酒吞,在这事上倒是他主动的,这波不亏。比起白晴明来说好多了。他追的博雅,第一次也是他出击好不容易拿下的,毕竟博雅正直傲娇脸皮薄。成功吃到对方的时候,我哥就差没拿着喇叭去整条街宣传了。” 

    “咳,口嫌体正直的奥义就是欲迎还拒知道吗?” 白晴明将茶杯扔在桌上,面碗都跟着跳了一下,“当你贴上去的时候,对方嘴上说着你别这样,推你避你,后又脸红拉着你的衣角说也不是不可以的时候,这才是傲娇的精妙之处!而这点在博雅身上被发掘得淋漓尽致!你们体会过吗?嗯?只要能目睹博雅的可爱,谁主动有什么关系吗???肤浅,愚昧,无知!”

     白晴明脸上露出孺子不可教的表情,还怒其不争地横了一眼黑晴明。     

   “好笑,论傲娇,吾友可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茨木一把拍断了眼前的竹木筷子。

     好了知道了,你家吞什么都是王者,所以我们可以开始吃面了吗?来面馆是就来研究面条到面糊的衍变过程吗?

   “吾就是喜欢吾友对吾爱理不理又拿吾没法子的可爱样子!”

      原来酒吞那脾气完全是给你惯出来的!

   “真可惜,我的弟弟,你没有享受傲娇的福气啊。” 白晴明和茨木再一次不约而同地为对面的黑晴明惋惜哀叹起来。

   “唔,的确。” 黑晴明也跟着露出遗憾的表情,演技浑然天成,“我和你们情况都不一样,狗子先喜欢的我,也是他追的我,第一次也是因为他先吻上来的。狗子本身就对这方面很懵懂,可是对感情又呆呆地喜欢打直球。别看他这人心气高,可对我却不是这样的,我一撩他一倒就上垒了。哦那些个本子上的我们也玩的差不多了,你们要实践的话我这里有一沓,都是三尾分享给我的,她和雪女出的本。占我们公司营业额的三分之一呢。”

    “丧尽天良!道德沦丧!” “无耻之徒!斯文败类!”白晴明和茨木在黑晴明对面嘀咕着,指指点点。

     但其实白晴明已快速在脑子里将所有可能性和博雅进行了一遍,高清无马画质。而茨木更是蠢蠢欲动地在纸巾上留了个邮箱地址,悄悄地递给了黑晴明。    

     黑晴明得意洋洋地摸了摸已经没有感知的胃。

  “ 哦抱歉我又得提前走了,狗子在车里等我,今天他和我一起来的。饭钱算白晴明头上。对了顺便告诉你们个秘密,前面来的路上,我顺便把狗子吃干抹净了。在车上就应该做上车的事。希望你们有一天也能圆梦。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黑晴明走出面馆的时候,饿到连大义的概念都记不得了。可是他觉得自己还是得保持高大威猛的形象,至少坐进车前是得这样。

     最后他像个饿鬼一样扑到了车内。

   “黑晴明大人......”

   “我活着呢。”

     黑晴明勉强看了眼驾驶座上的大天狗。

     皮肤白皙,美颜盛世,纤细却又充满着力量,嗯是我的狗子。

  “黑晴明大人。”

     又被呼唤了一遍。

     黑晴明注意到大天狗漂亮的眼里只有自己,一直都是。

     难道狗子喜欢我日系小清新的妆?可是杀马特也是我人设的一部分啊,这可怎么办?烦恼。

  “黑晴明大人,你是饿着了吗?你脸色不好,我看的出来。那个白晴明他就是这么招待你的吗?明天商会我绝对不会给博雅好脸色看。”

  “我这里有些面包,你不嫌弃的话.....”

    不嫌弃!黑晴明很没形象地一把抢了过来。

  “狗子。”

  “什么?”

  “有机会和我一起去联谊会吧。”

  “求之不得。”

 

 * 没想到上次复习前突发的脑洞被大家喜欢,有种感觉就是啊太好了! 因为是时差党所以看评论的时间会差异比较大,不过大家的评论我都会好好看的!大家都是小天使嘻嘻嘻!

*黒晴狗有这么好!我爱他们!

*应该会有3吧?会让夫人们单独出席“炫夫”也说不定???

*其实晴明的伤痕是被神乐的地藏挠的 


评论(19)
热度(192)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