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男人联谊会的日常3

→CP:黒晴狗 茨酒 晴博  不小心就码长了

→这章吐槽皆由茨木负责,黑白晴明就先休息一下,乖

→要走温馨路线,要有恋爱氛围,要严肃!(认真点头)

    “狗子,狗子,我好像看到三途河了......”

    “黑晴明大人,你可千万别渡那条河啊!快点回头!”

       黑晴明颤抖着手,拉住急地手里抱着一堆药品的大天狗,虚弱地开口,气若游丝,“狗子啊,扶我起来,我还有联谊会要参加...咳咳...”

    “别去了,都病成这样了。”

       黑晴明腾出另一只手摸着大天狗瘦长的腿,拼命咳了几声,力道之大使得没化妆的素颜都咳红了,惹的大天狗将药丢给儿子首无后,心疼地替黑晴明顺气。

     “狗子,我不能失信于人。咳咳,我们几家怎么说也是竞争关系,我今天就是爬都得爬过去......”

       随后,黑晴明没用什么力气地挣扎了几下,那样子像是希望别人来阻止他似的。

       当然大天狗很随他心意地这么做了。

    “黑晴明大人,我替你去吧,公司的事多少我也是很清楚的。”

    “哦,好的。” 黑晴明停止了动作,捧过大天狗的脸亲了一下,便滑进了被子里。

       大天狗红着脸,尴尬地看了眼在四处望风景的首无,随后拍着胸脯自信地对黑晴明说:“我绝对不会让茨木和白晴明完整地回去。”

       不,虽然我很欣赏你这种雄心壮志,可我们真不是去打架的......

 

       要说起这事情的起因,还得多亏妖琴师在联谊群里的恶意挑唆。

       滚,你碍着我弹琴了:你们一直这样见面唠嗑有什么意思?敢不敢玩把大的?让你们家那几位代替你们参加联谊怎么样?地点由抽签随机决定。谁办不到下次商会上和山兔一起跳舞呗,我亲自给他伴奏。 @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 @酒吞酒吞酒 @别低头妆会掉

       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OK。那就用那个约会测试神器来试试。公平起见,妖琴你来抽。

       酒吞酒吞酒:行啊,吾们没在怕的。

       别低头妆会掉:我怎么总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滚,你碍着我弹琴了:我测好了,结果是游乐场。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你们不是不怕吗?

       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

       酒吞酒吞酒:真的假的?靠!天要亡吾........ 

       正在悠哉地喝着茶看消息的黑晴明,“噗”地一声,茶水从鼻子里喷了出来,撒了一桌子。

       黑晴明对这提议还是不够自信的,他表情肃穆地决定利用自己精湛的演技来让大天狗自己提出来。

       大天狗得知联谊的地点是在游乐场后,也没多问什么,便拿了一把扇子出门了,临走前还写了长长的单子交给首无让他好好照顾黑晴明。

     “咳咳,狗子啊......” 黑晴明还在心虚地喘着气。

     “嗯?”

     “那个,去游乐场吧,是因为有一个新项目,得实地考察,所以吧......”

     “我明白的,黑晴明大人做的任何事都有道理,不用做过多的解释。所以请你好好在家休息吧,放心把一切交给我。这也是我作为你的伴侣应该做到的。” 

       等等,说这么帅气的话真是太犯规了啊.......

     “那我走了,很快就能回来。”

       首无冷漠地看着瘫坐在沙发上的黑晴明,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出道去影视圈发展?我一定会去给你应援票房的。”


        茨木抵达游乐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后悔的,其实如果他多磨着酒吞几下说不定就成了,只是好不容易有点动摇的酒吞在得知联谊地点后眼睛一闭是死都不肯去,就算茨木哀嚎着把他酒藏起来他也不肯。

        既然酒吞不想来,那茨木也就不勉强他。在茨木的意识形态里,是不会去做让酒吞不开心的事,除了之前在大学里那件事之外。

        他刚靠近离源博雅还有三米之外的地方,就听见那人在嚷嚷。

     “大天狗,辞职吧,变回你原来的样子!来,来晴明这,待遇比黑晴明好十倍。”

        你以为是库洛牌啊,说变就变.......

     “博雅哟,这话我还想和你说啊,离开那个软弱的男人吧,也别来我这,像你这种人就应该去追寻力量的存在。”

       怎么回事?吾是不是不应该去打扰竹马组比较好?

     “你们.....来的挺准时啊。”

     “茨木?” 源博雅这会儿是注意到一直站他背后的茨木了,看到他的出现,气得拳头都捏起来了,就差没打上去了。

     “酒吞童子不肯来?”

     “哼,吾友很忙的,” 茨木以一个“C”的姿势优雅地靠在大门口,表情充满了不屑,“我心疼他,就不让他来了。毕竟吾友这么优秀高贵的人怎么适合游乐场这种地方?他是得坐在世界顶端俯瞰中心的男人。”

     “哦,酒吞不愿意来啊。”

       换了个肯定句呢,源博雅。和晴明在一起之后,嘴皮子越来越快了啊。

    “所以我们要什么时候开始讨论项目?”

       项目?什么项目?吾们有项目这东西?联谊会有存在过这两个字吗?黑晴明到底给大天狗灌输了什么玩意儿?

       不过既然大天狗这么说了,茨木也顺水推舟地,讪笑地应着,推着大天狗让他走在前头,自个儿拉着源博雅跟在后头。

       大天狗倒是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他本来也想一个人好好实地考察一番。

    “你怎么这么没用?” 源博雅压低声音,用手肘推着他。

    “哈?吾怎么了?你说清楚,不说清楚吾今天拉你坐十回过山车。”

    “我本来是想酒吞来了那我就和他联手今天让大天狗赌输什么,然后下次见面商会让黑晴明跳舞。你看看现在就直接内定是你了。唉我还打算靠黑晴明的舞姿来降低大天狗对他的好感度。”

       吾认为大天狗会在旁边默默打CALL并且录下后发放至整个公司所有员工,包括保洁大妈们。还有源博雅你是多看不惯黑晴明啊!人家怎么说也是你男人弟弟!你们可还有一层密不可分的亲戚关系啊!

     “那你现在还有没有方法帮吾从这窘境中救出来?”

     “没了,你好好排练一下,不要跳太难看,不然我怕酒吞会和你离婚。”

       ……妖琴师,出来和吾斗技吧!

     “喂,去坐那个吧。”  走在前头的大天狗停了下来,指了指不远处的游乐项目。

       茨木顺着望了过去。

     “摩天轮???”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天狗!

 

       茨木童子,一代最强,现坐在移动缓慢的摩天轮里,落下了两行面宽般的泪水。

       他看了看左边欲言又止的源博雅,又看了看对面掐着手指不知道在计算什么的大天狗,仰天长叹,泪眼婆娑,无语凝噎。

       吾累了,吾真的累了。吾和他们两个在床上不同的位置注定了跨年代的代沟。想以前吾茨木童子号称一拳超人,一招下去肯定不留活口,现在也沦落到帮人调解矛盾的地步了吗.......吾友,吾想你了。

     “吾们联谊会的时候都是有话直说的,不如你们就......”

     “好啊,大天狗,” 源博雅抱着膀子把憋了老半天的话喷了出来,“我倒想听听你是看上黑晴明哪一点了?怎么那个时候二话不说就跑了?不会你其实喜欢的是晴明,但眼神不大好地把黑晴明当做是晴明了吧?”

        别说了别说了,没看见他脸都黑了下来吗?   

     “你妨碍我计算这个摩天轮的运转速度了,这样我没办法回去汇报给黑晴明大人。”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源博雅又改为插着腰的姿势,一脸沧桑,“那个黑晴明有什么好的?他是不是威胁你了?没事你说出来,我可以让鬼使黑他们来帮你联系高层解决。”

       可惜鬼使黑上星期已经拜了黑晴明为师傅,打算钻研他那舌战群儒的技巧了。茨木贴着玻璃窗,翻着白眼开始数天上的云彩。

     “那要不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会和白晴明在一起的。” 大天狗不怒反笑,反过来问着源博雅。

     “什么?这,晴明这么有魅力的人,喜欢上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啊,吾友,你不在的这两个小时里,吾很想你,吾现在恨不得跳出去和你团聚。

     “他怎么告白把你追到手的?”

       大天狗,你说话的语气和黑晴明真是越来越像了,请你坚持做自己,像吾友学习。

     “就那样呗,” 源博雅红着张脸,视线撇来撇去,“我也一直对他感觉很不一样,他一说我就想啊我好像也是喜欢他的,就答应了,话说重点不是我啦,现在是我在问你吧,大天狗!”

      “那晴明还真是太平淡了,” 茨木适时地加入了讨论,“根本不如吾。吾和吾友是在篮球场上。他因为失恋,长时间意志消沉,吾就再一次去劝他,期间他本就喝醉了,随后倒在吾身上,吾当时觉得他这样脆弱吾也很不高兴,就下意识地说了句类似一直在一起吧这样的话。原本以为他肯定听不见,没想到第二天吾友来找吾还害羞炸毛地对吾说混蛋不是说在一起吗!吾友真是可爱的要命,世界第一可爱!”

     “哇,才没有羡慕呢,完全比不上晴明的暖意.....” 源博雅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现在该你说了吧大天狗。”

       茨木也兴奋地望过去。笑话,眼前这么好的机会,不抓点他不知道的细节下次说赢黑晴明他都觉得自己这元老的脸都没了。难怪这几天判官看他都是只看见鼻孔没见着眼睛的。

      “没什么好说的,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他会是我的信仰。”

      “不是吧,” 茨木摸着下巴回忆着,“吾记得有段时间你一直缺勤,那个时候你就遇见黑晴明了?莫非.....莫非是在那个校园祭?”

      “是啊,就是那个时候我遇见了黑晴明大人。他是交换生,我缺席的时间就是跑去他学校了,有什么问题吗?你现在才知道?” 大天狗一脸面瘫样子的嘲讽道。

      “茨木茨木,你对黑晴明那会儿还有没有印象了?” 源博雅一把扯过茨木的领子,死命摇着他,激动又好奇地问。

      “吾不知道那人是黑晴明,你们也知道,吾除了吾友其他都不关心。吾只记得那个时候大天狗一直盯着的那个人.....好像是COS部的?那天那人还给大家来了段黑魔法表演。”

     

        沉默,安静到茨木能清晰地听到在座几人的呼吸声。他想铤而走险打破这气氛的时候,源博雅突然爆笑了起来,笑得绑着的辫子都松散了,手不停地捶着窗户,险些让茨木以为他们会因此掉下去。直到被大天狗随身的笔一扔,源博雅才立马绷紧了脸,虽然他的身体还是剧烈抖动着。

      “噗,后来呢?你在他学校和他告白的?”

       大天狗乖乖地点头:“我有帮黑晴明大人一起排练他的部活。他经常让我戴着一副黑色的翅膀,说是好让他入戏。在剧本里我是为他出生入死的手下,可以把生命献祭给他。那个时候,黑晴明大人认真的样子让我觉得我的确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在最后结束前,我就直接问他能不能和我交往试试。”

     “他犹豫了很久,久到我觉得我应该离开,然后盘算未来的事时,他答应了。他说他不知道对我是什么感觉,所以他想用交往来明白让自己困惑的原因。”

      啊原来黑晴明演技好的原因是因为有老本行撑着啊,学到了。

     “什么啊,他好渣啊。”

       源博雅,吾求求你了,能不能不要耿直地什么都说出来。

       大天狗忍不住了,拿起扇子弹了起来,震地座椅“啪啪”直响,“再说黑晴明大人的不是,现在就把你们丢出去,让你们体会一下自由落体。”

     “这点吾能理解,对吾来说,酒吞童子就是最好的代名词,他就算是发脾气吾都觉得情有可原,谁说他坏话吾早就一拳砸过去了,屁都不让那人多放一个。”

     “切,我也是啊,谁说晴明不好,我第一个不同意,不过也没人会说晴明坏话。”

       那你还好意思批判黑晴明啊,不要双标啊朋友!

     “可是黑晴明的风评一直很糟糕吧。我记得之前有传过黑晴明的公司有压榨员工的习惯,还有员工搬砖搬到累晕的传闻,这都是真的吧?”

       源博雅,没希望了,吾认为你这辈子只好被安倍晴明牵着鼻子走了。

       大天狗摇着扇子,歪着头,哼哼地笑了起来,就差没唱小曲儿了,“不好意思,那都是我的主意,再说能为黑晴明大人做事是他们的荣幸吧?他们也很喜欢黑晴明大人啊。”

       大天狗,病得不轻,没救了没救了,奶不动了。

     “你原来不是这样的!还有没有良心了,你这个黑心包头工!”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源博雅,是你自己识人不清。”

     “都是一个爹妈生的,怎么晴明就能比黑晴明好这么多?你看见过他干这种缺德的事吗?我们坐下好好讲道理。” 源博雅夸张地用手势比划着。

        大天狗不甘示弱地反击:“白晴明那种愿望是世界和平没有野心的是我最讨厌的。而且又不需要所有人来认可黑晴明大人,只要我带给他一个周围的人都爱戴他的环境就够了。更不需要其他人来喜欢黑晴明大人,喜欢他的事我一个人来做就可以了。黑晴明大人在我心里是最优秀的。你们对我对黑晴明大人的感情一无所知。”

      “你就护着他吧,到时候发现他那黑的和他妆一样的本性,别哭唧唧地跑我这来让我收留你。”

      “你以为你是我娘家?再说小时候谁更爱哭你自己心里有数。”

      “能耐了啊,皮痒了啊,还给我翻旧账!晴明的优点我能说个一百条,黑晴明的你能吗?你说一条我都能给你举出一堆反例,还不带重复的。”

      “这太简单了,一百条还太少,我能说满一千条。来啊,黑晴明大人他啊......”

         就这样,大天狗一个一个地说,源博雅一条一条地抬杠。

         茨木不耐烦地听着,阴沉的脸都挤在窗上扯不下来了。联谊会的核心理念是不能打架,所以他又没其他事可以干,只好在脑子里继续思念酒吞,把他从头到脚都摸了一遍。

      “你们两位要不要心平气和地听吾酒吞童子的安利?”

      “滚!” “一边儿玩去!”

        茨木愤恨地趴在玻璃窗上,咬牙切齿地数着底下逐渐清晰的树木。

        吾友,吾友,吾友啊!总有一天吾要翻身做主,骂赢黑晴明,怼赢白晴明,吵赢大天狗,打赢源博雅!!!

    

        吾输了,输了。茨木童子黑金色的眼睛里,流露出被命运捉弄的不甘。

        他想着源博雅绕到最后竟然被套路还勉强接受了黑晴明并且向大天狗保证不再语言攻击他,不再剪他海报,不再扎他照片后,神色惨淡地晃着脑袋。

        没想到啊没想到,黑晴明口技之厉害,就连他的人也道行很深,最后那段辩论说的茨木这种跟着晴明混从两面佛骂到帚神,当中还不带喘气不打嗝的人一愣一愣的,也跟着夸奖起黑晴明来了。

        茨木童子哭丧着脸,决定下次见面时一定要建议黑晴明去开一个洗脑讲座,保证一开班就占满,还得靠专门人员来抢位子才能进,一份笔记炒他个几十万,赚得铁定能比雪女他们的本子还快。

        吾友啊,下次请一定和吾双双出席,吾就不信了,凭吾们两人的智慧和力量还赢不过这几股恶势力!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 下回三对一起出场,这个段子系列也就结束啦!至于茨木能不能最后赢一盘,就看你们奶不奶他了!

* 想要黑晴明大人的皮肤啊啊啊啊(嚎叫)


评论(10)
热度(178)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