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男人联谊会的日常4

→ CP:黒晴狗 晴博 茨酒 因为是最终章所以大家和我都放飞自我 OOC绝对算我的 

→ 出了阴阳师坑又回刀剑坑所以忘了还有这个了......

→ 关于茨木爱说的吾,我把它定为口癖,也算好区分

→ 接下来就看你们产粮啦 这篇就当给大家娱乐开心一下

   “各位,开会。”

     三尾心领神会地将门“啪”地一声紧紧关上,力道之大连在一楼的九命猫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大天狗丢掉了手中写着“祭”字的团扇,从屁股后面抽出一把写着大大的“黑晴明大人俺嫁”的应援扇,站在沙发上,指着在座的几个人。

   “从我们公司一开始成立时候的初心你们都还记得吗?”

   “记得!”

   “雪女你说!”

   “没有搞不了的事,只有不会搞的人!秀得了恩爱,上得了前线!”

   “没错!” 大天狗从沙发上跳到了椅子上,“如今终于被我等来了机会!我终于可以和黑晴明大人一起去参加联谊会了!就在今晚,我们公司投资的酒店里。”

      三尾表情肃穆地举手,“所以我们该怎么做?大人”

    “嗨,这个好办!” 跳跳哥哥一拍自己的棺材玩偶,“雪女负责讲冷笑话冻死人,三尾就骂,骂不过就打,打不过我替你收尸。这可是咱们的地盘,要真比CP,大人您还不需要动手,就我们几个两两搭配委屈一下彼此,实在不行还有我妹妹和她那不靠谱的男朋友充个数,都能壮壮场面。”

      大天狗严肃地又从沙发垫子里掏出了一根深紫色应援棒,眼里充满了对美好未来的向往:“总之,我希望你们能贯彻公司的方针,结合平日里的教学,千万不能在自己的场子里丢人!”

     “是!”

     会议室里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掌声和欢呼,吓得在走廊安心扫地的帚神头一歪扯断了心爱的扫帚。

   

      白晴明和源博雅被满脸冷漠的雪女领到酒店包房的时候,就看见三尾在一旁姿态妖娆地在门口嗑瓜子。

    “两位随便坐,茨木大人和酒吞大人已经到了。” 三尾一边说着,一边从碗里捡了一大把瓜子。

     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白晴明和明显不在状况的源博雅刚要推开门,就听得三尾娇喘了一声, 瓜子翻了一地。   

   “瞧我这记性,两位大人记得别坐有白印的那两把,昨天总裁和大天狗大人才在上面玩过,你们要一坐,他不高兴了我们可担不起。”

  “什么?这也可以……” “禽兽!”       

     白晴明咒骂了几句,源博雅更是气的把门开得贼响,硬是把在陪酒吞喝酒的茨木吓得弹了起来。

   “干什么!吓到了挚友你赔得起吗?”

   “毛病!”

     源博雅翻了个白眼,看着肩并肩坐着的茨木和酒吞,招呼了一声,便和晴明面对面坐下了。

      黑晴明和大天狗是最后一对抵达的。

      黑晴明抬眼看了下座位分配,眼神瞟了老半天,最后拉着大天狗,自己一屁股坐了下来,随后手一挥,就这么把大天狗带到了怀里,让人坐在了自己腿上。

     而大天狗也只是咳了几声,扬着好看的下巴,没有任何不满或挣扎。

    “怎么了,都大眼瞪小眼的。我和狗子平时都这样,对不起,习惯了。”

    “是的,不这么坐我和黑晴明大人都会很难受。”

      大天狗拼命点头,一唱一和,遥相呼应。

    【行了,行了,今年红白开场就看你们表演】

      茨木咧着嘴,看着朝他挤眉弄眼的白晴明,心一横,便可怜兮兮地望着酒吞。

      酒吞都没打算理他,还是自顾自地在那儿喝酒。

    “哈哈哈哈。” 茨木撇过头干笑了起来,然后突然一个发力,在众目睽睽之下,整个人都坐到了酒吞腿上,右手执胸,左手抚酒吞背,不顾拼命在抗议的酒吞,硬是拼凑出一副和美的画面。

    “茨木你发什么神经,重得要死,滚下去!”

    “挚友,你再乱动,吾现在就办了你,吾认真的,昨天晚上你也体会过吧?”

      然后酒吞就尴尬地原地不动了,保持着双手高举酒杯的姿势。

    “不好意思,吾和挚友也一直这么做,人太多,挚友放不开,在其他地方还不止这些。”

     【能耐了啊,茨木,有出息了】

      黑晴明淡定地圈紧了大天狗。

    “博雅,那个,我们也……”白晴明见机行事,讨好地望着对面的源博雅。

    “休想。”

      安倍晴明,门面担当,公司第一看板郎,感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危机。

   

    “话说,这几天那最新的电影看了没?” 源博雅扒着白晴明给他夹的菜,转动着桌上的圆盘。

    “不就动画片吗?没兴趣。” 酒吞拍打着茨木越来越放肆的手,却被对方一捏就没了脾气。

    “源博雅你竟然推荐挚友看这种东西?下作!”

      黑晴明“嗯哼哼哼”地怪笑了几声,紫粉落了一桌子,要不是大天狗眼疾手快地拍掉,面前的白米饭都得变成糯米饭。

    “无知。动画片怎么了?重要的不是内容,是和家人一起看时候的氛围啊!” 他把桌子拍得山响,让进来送菜的雪女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没错,” 大天狗又点头了,“和首无以及黑晴明大人一起观看的时候,就算是长达两小时的广告我都能写整整20页观后感。”

     白晴明听后,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刷刷”地按了几下,然后深情款款地握住源博雅的手,“博雅,电影票我订好了,明天我们也和神乐一起去看吧。”

    “啊?我没想去看啊,再说神乐也不一定要看。”

    “乖女儿怎么会不愿意看呢?”

     酒吞叼着菜的筷子都险些落下,他歪着被茨木挨着的脖子,有些惶恐,“神乐不是源博雅妹妹?”

    “怎么了?只许你们放火,不许我家点灯?从今天起她就是我和博雅的孩子!”

    “开什么玩笑?适可而止一点!” 

    “嫉妒了是吗?羡慕博雅和神乐有血缘的羁绊是吗?”

    “我看你快去把你的大脑和医院的羁绊加固些吧。” 大天狗一脸嫌弃地看着自我得意的白晴明,就差没拿扇子打过去了。

    “那个,晴明啊,虽然你这么喜欢我的妹妹让我感激不尽,” 源博雅挠了挠头,拉着白晴明,“可……”

      他还没说完,一直紧黏着酒吞的茨木不服气地哽着脖子叫了起来,“吾和挚友这电影都五周目了,和吾们的孩子一起,那叫什么,狸猫吧,对,挚友上个月刚生的,忘了和你们报喜了。”

    “哈?本大爷生了什么?” 酒吞惊讶地连重点都抓错了。

    “你那完全是宠物吧……” 黑晴明吃饭的心思都没了,撩起衣袖,磨着牙。

    “你不是说你没看过吗?这会儿就五周目了?” 白晴明把高帽子一扔,扯起裤腿,绷着脸。

      坐下,抬头看了眼手中不知何时换上应援扇的大天狗和虽抱怨着但任由茨木胡说八道为非作歹的酒吞,源博雅满脸铁青地拿起筷子,安心自顾自地默默吃饭。

   

    “大人,您点的汤。” 雪女终于逮住了机会,毕恭毕敬地进来放下汤锅,离开的时候还心机地捎走了大天狗的餐具。

    【大人,小的们只能助攻到这了!】

      饭桌上谁都不敢先动手,几个人都屏气凝神地互相盯着对方。

     黑晴明勾起涂着紫色唇膏的嘴角,慢悠悠地拍着大天狗,“狗子,我们只有一副餐具怎么办啊?” 还一副凄凄切切被人欺负了的表情。

   “黑晴明大人,我们在家不是一直都只用一副的吗?你忘了吗?”

     大天狗端正地趴在黑晴明怀里,拿着面前的碗倒满了汤,然后面无表情地吹了几下,给黑晴明递了过去。

     黑晴明就差没吹起口哨了,他响指一打,命令了一声,“狗子你先喝。”

     大天狗虽不明所以,但仍点着头喝了一口,随后便被黑晴明用力一拉,他还云里雾里的,黑晴明就就这么吻了下来,还未来得及咽下去的汤也被掠夺掉了一些。

    “嗯,好喝。” 黑晴明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替懵逼的大天狗擦掉了嘴角残留的液体。

   【够了,今年年度奖颁给你们了!】白晴明用力踩着地板。

   【靠!本大爷今天过来是干嘛的?】酒吞被茨木搂得喘不上气,直接放弃思考。

   【这是我认识的大天狗?不,我以前肯定认识的是鸦天狗……】源博雅在一旁做着推理。

    【卧槽,爷当年追挚友的时候你黑晴明还在一旁玩COS呢,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演技!】茨木阴沉着脸对酒吞上下其手,神态自若地一踢桌角,“啪”一声,靠边上对应着酒吞位置的餐具就掉在了地上,碎成了豆腐渣。

    “茨木……你是不是今天脑子放家里出门没带出来?”

    “挚友,这可不能怪吾,今天的地心引力实在是太强了。” 茨木痛心疾首地拿起自己的餐具倒了一碗汤,心满意足地递给酒吞共享,还不忘愤愤跺着地。

    【这个碰瓷的演技我给零分啊!】

    白晴明怨念地看着源博雅,眼睛瞪得溜圆,“博雅,像平时那样喂我吧。”

    “哈?我们平时从来不这样。”

    “瞎说什么呢,面对面坐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我明白的,博雅你不要害羞。来吧,喂我吧!”

    源博雅满脸黑线地接过硬将自己饭勺塞在他手里,笑得满面春风的白晴明,“就,就这一次啊,以后可不会这么做了!”

   “好,好。”

 

     饭局的最后上来的总是水果。好不容易等来它的黑晴明一拍大腿,想着终于是可以安心地吃上一点东西了。鬼知道前面冒着火花互怼的时候可惜了多少热腾腾的菜,他几乎都没怎么吃东西。

     “黑晴明大人,” 一直坐在腿上的大天狗看了眼手表,“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家我怕首无会睡不着。”

     “哦,对,咱们还有儿子呢,真的不能和其他人比,挂念的事太多了。”

     黑晴明将大天狗放了下来,即使双腿麻木到没知觉,他还是强忍微笑,坚强地站得笔挺,连衣服店里的人体模特都站得不如他。他拍着手做着最后的总结陈词:“那什么,你们接着吃啊,水果我就打包回去了,儿子喜欢呢,唉真是羡慕你们啊,压根不用操心这些事,过得多潇洒自在。”

     一旁的大天狗很默契地拿出几个保鲜袋,开始装水果。

     “等一下,” 白晴明一个用力,把水杯给捏爆了,“给我留点啊,我们家神乐也要吃的,孩子还在长身体。”

    “嗨!” 茨木一急,忘记了自己还搁在酒吞身上,猛地一坐,愣是把酒吞坐得喝下去的酒都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他不甘示弱地也跟着收拾起来,“狸猫最喜欢吃这个菜了,都别动啊,这个吾要了,今天有吾在,连张餐巾纸都别想拿。”

     源博雅看着半昏迷的酒吞,不知道在瞎起劲打包什么的白晴明和茨木,装水果动作快得都出现幻影的大天狗和微笑着缩在一旁揉腿的黑晴明,他仰头45度,倔强地不肯让眼泪流下来。 

     以后我要是再参加这种联谊,立马从DPS改做奶,还是群奶不要火的那种!

 

     黑晴明瘫在床上,得意洋洋地看着联谊会的群主换成了自己,敷着面膜的脸扯着僵硬的笑容,把面膜都挤压得变了形。

   “黑晴明大人,黄瓜片准备好了。”

   “好的,辛苦狗子了,来,快进来陪我一起看电视。”

     自那次茨木得了些便宜之后,就越战越勇,恨不得天天见面磨嘴皮子,还说什么一天不练习就会生疏的屁话,有时候半夜还发起群聊,不回复他就打电话来骚扰,让黑晴明觉得自己的眼影都快遮不住黑眼圈了。

     他突然想到自己愈发有长进的徒弟鬼使黑,决定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下,是时候让他和茨木白晴明他们斗把技。

   【别低头妆会掉:下一次见面你们全来吧,地点是……】

  FIN



评论(22)
热度(144)

© 千夏 | Powered by LOFTER